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周树智:论马克思主义的普世价值观

2014-02-16 01:56:18 作者: 周树智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自去年以来,在“普世价值观” 问题上“左”、右两派发生了激烈争论,但是他们都不讲马克思主义的普世价值观。

作者按:2009年学界和政界因“**宪章” 风波引发的普世价值观上的争论闹得沸沸扬扬。作者时任陕西省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会会长和陕西省价值哲学学会会长,为此,于2009年6月6日冒着风险组织了在西北大学召开的陕西省价值哲学学会“普世价值与和谐社会构建学术研讨会”,并在研讨会上作了“论马克思主义的普世价值观--兼评‘左’、右两派在普世价值观上的争论” 的发言;7月4日,作者参加了在西宁召开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年会”,在大会上作了 “以人为本与普世价值” 的发言,并与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党委书记侯惠勤研究员在大会上发生激烈辩论,在大会上产生强烈反响。发言文章随后被《文化学刊》总编辑曲彦斌先生以“总编辑特约稿”方式在该刊2009年第6期全文公开发表。时过5年,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我发现此文不仅还有学术理论价值,似还有些现实实用价值,故再次公布于世,以飨读者。

《文化学刊》 2009年第6期、人大A1《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2010年第4期全文转载

论马克思主义的普世价值观

——兼评“左”、右两派在普世价值观上的争论

周树智

(西北大学哲学研究所 陕西西安 710069)

自去年以来,学界在“普世价值观”问题上发生了激烈的争论。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审视这场争论,我发现有“左”、右两种观点。右的观点强调西方当代学者讲的自由、民主是普世价值,有的提出应在中国推行西方资产阶级国家的政府体制、多党制的政治模式。我认为,西方当代学者讲的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的原则和精神,我们是可以借鉴吸取的;当代西方资产阶级国家的政府体制、多党制的政治模式不适合当代中国的国情,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不可采用。“左”的观点不仅简单地否定西方学者讲的自由、民主是普世价值,而且完全否认一切普世价值的存在,他们把宣传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的人,一概斥之为要在中国搞全盘西化,要改变中国的政治发展方向。我认为,这种“左”的观点形左实右,它在形式上好像是在维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其实质是给党和政府帮倒忙,阻止中国改革开放,阻止中国的民主政治体制改革,不利于改善和加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不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向前发展。“左”、右两派都以为马克思主义是不讲普世价值的,都只字不提马克思主义的普世价值观。我认为,马克思主义有自己的普世价值观,就是劳动发展价值论和无产阶级对共产主义社会理想的价值追求。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普世价值观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反“左” 防右,才能排除“左”、右两派的干扰,坚持改革开放的总方针,顺利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中国人民的幸福和全人类的进步发展作出新贡献。本文想就马克思主义的普世价值观做一些探索,兼评“左”、右两派在普世价值问题上的争论。

马克思指出:历史唯物主义“是从对人类历史发展的观察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的结果的综合。这些抽象本身离开现实的历史就没有任何价值。”[1](P31)(重点号为引者所加)这就是说,唯物史观从现实历史中科学抽象出的人类历史发展的本质和规律的科学理论,具有科学的普世价值。

马克思指出:“在社会主义的人看来,全部所谓世界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的诞生,是自然界对人说来的生成,所以,在他那里有着关于自己依靠自己本身的诞生,关于自己的产生过程的显而易见的、无可辩驳的证明。”[2](P84)说明劳动创造人,劳动创造世界,人的劳动就是普世价值。

马克思指出:“我们首先应当确定一切人类生存的第一个前提也就是说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衣、食、住以及其他东西。因此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生产满足这些需要的资料,即生产物质生活本身。同时这也是人们为了能够生活就必须每日每时都要进行的(现在也和几千年前一样)一种历史活动,即一切历史的基本条件。即使感性在圣布鲁诺那里被归结为像一根棍子那样微不足道的东西,但它仍需以生产这根棍子的活动为前提。因此任何历史观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必须注意上述基本事实的全部意义和全部范围,并给予应有的重视。”[1](P32)(着重号为引者所加)这就是说,现实的个人的物质生活资料的劳动生产是决定人类生存、发展和全部历史的具有第一位重要意义的普世价值。

马克思指出:“市民社会包括各个个人在生产力发展的一定阶段上的一切物质交往。”“这一名称(市民社会--引者注)始终标志着直接从生产和交往中发展起来的社会组织,这种社会组织在一切时代都构成国家的基础以及任何其他的观念的上层建筑的基础。” [1](P41-42)就是说,由人类的物质交往形成的经济基础是决定人类政治和观念上层建筑的普世价值。

马克思创立唯物史观四十年后恩格斯回顾说:唯物史观是“在劳动发展史中找到了理解全部社会史锁钥的新派别。”[3](P234)(着重号为引者所加)说明马克思的劳动发展价值论就是普世价值论。

马克思指出,无产阶级是社会化的人或人的社会化;无产阶级是人类历史上具有最宽大胸怀的和最广大包容性的阶级,因此,无产阶级能够继承和发展人类文明取得的一切优秀成果。无产阶级占社会人口的绝大多数,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运动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为绝大多数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失去的将是锁链,他们得到的将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无产阶级对共产主义社会理想的价值追求就是普世价值论。

令人遗憾和不解的是在普世价值的争论中,无论“左”、右两方,都只字不提马克思创立的劳动发展的普世价值论。然而,马克思创立的劳动发展的普世价值论在当代中国具有特别重要的价值。正如邓小平所说:“发展才是硬道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4](P377)江泽民也讲:“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5](P538)胡锦涛在中共十七大报告里也强调指出:“科学发展观的第一要义是发展”。[6]他们讲的“发展”二字,就是指物质劳动生产力的发展。

众所周知,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个伟大成果,毛泽东思想最根本的一条原则就是“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 毛泽东把马克思创立的无产阶级对共产主义社会理想的价值追求的普世价值论运用于中国,指导中国革命取得了成功。毛泽东讲“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说明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有普世价值意义。

根据马克思主义者对劳动发展的普世价值论和无产阶级对共产主义社会理想的价值追求的普世价值论的论述,我们可以给一般“普世价值”概念下一个定义:所谓普世价值,就是指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由人类社会里的个人和群体创造的能够向全世界普遍推广的有益于全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科学理论、实践方式和存在物。

这个定义包含这样几层意思:其一,普世价值的载体是科学理论、人的实践行为和存在物。就是说,普世价值只有通过这些价值物才能存在,否则,它就无法存在。其二,普世价值的目的和本质是有益于全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就是说,那些对全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没有促进作用的理论、实践方式和存在物,就不是普世价值。其三,普世价值有一个推广和为全世界所普遍接受的过程;就是说,那些不能推广、不能为全世界所普遍接受的理论、实践行为和事物,就不会成为普世价值。其四,普世价值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发生、形成的,由人类社会里的个人和群体创造的;随着历史条件的变化,普世价值必然会更新和发展;就是说,普世价值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没有永恒不变的永久存在的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有自己的内在结构体系,它由实然的应然、应然的实然和未然的应然的三类普世价值构成。实然的应然的普世价值,是历史现实中已经应该存在的普世价值。应然的实然的普世价值,是对历史中不应该存在的现实的革命和变革过程中的普世价值。未然的应然的普世价值,是一种理想的普世价值理论,未来是可以实现的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概念是相对于特殊价值和个别价值而言的。就是说,“普世价值”概念并不否定特殊价值和个别价值的存在,有些价值只是适用于人类社会里不同群体需要的特殊价值,有些价值只是适用于人类社会里不同个体需要的个别价值,它们都不属于普世价值范畴。即是说,价值体系是由个别价值、特殊价值和普世价值三个层级的三类价值构成的价值系统。

普世价值的根本规定性或特性是普适性,即普世价值具有普遍的适用性。这个特性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普世价值是关系全人类生命的价值。例如,当今世界治理环境污染、建设生态文明、保护自然环境的价值,防治H1N1流感等传染疾病的价值,抗震救灾的价值等等,都是当今世界的普世价值。

其二,全人类在经济活动中需要的共同交往方式就是普世价值,例如,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的跨国公司、银行股市、世界市场经济、互惠互利的经济合作等,就是普世价值。1979年11月,邓小平会见美国《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编委会副主席吉布尼等人时就明确地指出:“说市场经济只限于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不能说只是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 [7] (P236)。中国的经济正是在对外开放,加入世界经市场济贸易体系后发展繁荣起来的。

其三,全人类在政治生活中共同追求的价值也是普世价值,例如,和平、和谐、安全、人权、民主、自由、平等、博爱、公平、正义、法制、廉洁等,就是普世价值。当前争论的焦点集中在这个方面。仅以“民主”为例,“民主”作为政治生活的目的和基本原则,其含义用马克思的话讲:“‘民主的’这个词在德文里意思是‘人民当权的’”。[8](P19)用我们中国语言讲:“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说明东西方对民主本质的理解是一致的。2007年3月16日,温家宝总理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中外记者见面会上说:“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推进社会的公平与正义,特别是让正义成为社会主义制度的首要价值。” 2008年5月7日胡锦涛代表中国和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福田康夫在东京共同签署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中指出:“为进一步理解和追求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和普遍价值进行紧密合作,不断加深对在长期交流中共同培育、共同拥有的文化的理解。”2006年4月胡锦涛在耶鲁大学的演讲中说:“保障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仍是中国的首要任务。我们将大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依法保障人民享有自由、民主和人权,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使13亿中国人民过上幸福生活。”可见,简单的否定民主是普世价值,显然是不能成立的。

责任编辑:阿布
来源: 共识网
1 2 3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