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康鲁达:中国梦,不安天命顺天命

2013-12-26 14:05:51 作者: 康鲁达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一:此天命非彼“天命”

1.中国的“天命观”

在中国人的历史观中才有“天命”二字,最早出现“天命”一词自尚书起,《书·盘庚上》:“先王有服,恪谨只有天命。”天子之命是为“天命”,但是天子之命未必真是天命,故而后来有“时日曷丧,余及汝偕亡”的句子。

天命为何,众口不一。据孔子的老师老子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孔子以天下为己任,云游四海而无果,便只能叹曰:不患不寡患不均。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据李零考证,孔子得了《易经》韦编三绝而知天命。后来孔子长叹:久不梦周公矣。孔子讲仁爱,说:四海之内皆兄弟,这也算是落寞贵族的亲民思想。

荀子说:制天命而用之;墨子则说:天欲义而恶不义。这些语句就把天命给道德意义化了。所以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有不义之君可杀之取而自立,这是中国数千年改朝换代的基础理论思想。

天命观到了朱熹那里成为“天理”,最流行的是“存天理灭人欲”。但这句话被误读了,成了类似中世纪欧洲禁欲主义的教条。但朱熹当时所提之事,乃是因为宋之苟安享乐,朱熹以天理观抗争南宋的投降派(如秦桧)。当然以“天理”杀人者并不在少数,但这实与“天理”无关。

天命与天理在民间常关联于一词即:天。比如老百姓讲:没天理了;官员或皇上讲天命所归。天命所归于何地,即在“理”上。天命在理,天道昭昭,皆是人民所愿。

正因为“天命”与公理相连,所以帝王无一不选择“敬天而爱民”。天不降福,乃帝王对百姓不好,天要降罪。故而第三期儒家有“内圣而外王”的说法。历代做官为宦的也要恪守“天降大任于斯人,安天命,敬鬼神”的准则。

天命也有坏的时候,那就是把天命当成天子之命,天子为昏君不在少数,但是如果不将儒道墨释法各家对天命的定义作为准则,则此“天命”就是假天命。周厉王防民之口,奔彘而亡;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便遭民反,为犬戎杀之……

综上,天命在中国语境里是含有道德意义和亲民思想的,所以中山先生虽以革命起家,但其中却有着丰富的中华内蕴:所谓“革命”,始于“汤武革命”,商纣无道,故革新自立。而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归结为一点就是:天下为公。毛泽东更简化为:为人民服务。

而作为现代意义上的天命不是天子之命,为人民服才是最基本的天命。

2.关于“民主”

近代受西方影响,人们说,民主是个舶来品,中国没有。而事实上,民主一词恰恰出自东方,《尚书》有载“天惟时求民主,乃大降显休命于成汤”。有人立刻翻译成:中国的民主乃是“为民做主”,不是有句话叫“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吗?

于是有人起哄:包青天、海瑞只有一个,只有demos(democracy)才算是真正的民主,一人一票,轮流坐庄。可是这样,如果抽出的签儿是赵高、严嵩怎么办?所以柏拉图才想出了理想国,哲学家为王。而柏拉图的政治体制设想参考的恰恰是专制的斯巴达!何新有论著,希腊的民主中只存在于雅典和西方人幻想出的希腊。

如果没有“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基本伦理观和价值观,要民主有何意义?而当今贩卖民主的人,却又斥责民众运动为“暴民运动”,以至于有“民主之后杀你全家”之论。其“民主”实质则是法西斯专制。王绍光有论,所谓近代之民主,无非是选主。

民主沦陷为“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的演绎行为。

3.“普世价值”是天命?

普世:oecumenicus的意译,这个词来源于希腊文,据说查士丁尼大帝宣称他的号召是“普世价值”。基督教会也凑热闹,19~20世纪间,主张终止基督教各大教派及各大宗教的对立,提倡相互间的对话,建设“以自由、和平、正义为基础”的“大社会”。

可是,这里面就是没有人民什么事。在此之前人民还要靠赎罪券升入天堂,而他们的上帝可以发起洪水、建造巴别塔。

往前推溯,什么十字军东征,争夺耶路撒冷之类的行径也都是罄竹难书,而有些研究历史的专家却对成吉思汗纷纷不满,此为“五十步笑百步”。当华盛顿用印第安人的头盖骨喝酒时,为什么没想:人人生而平等?

进入冷战后期,西方国家开始利用一些国家的反对派势力宣传“普世价值”,植入人脑的是“民主、自由、法制、人权”。一些国家国内反对势力得意了:比如城管执法粗暴,于是突尼斯政变;穆巴拉克腐败,于是推翻之;利比亚卡扎菲独裁,于是解放阵线运动了。可是,“好傻、好天真”的民众们并没有看到民主、人权、自由、法制,他们看到的是飞机、大炮、死尸、鲜血!于是卡尔扎伊愤怒地说:“美军又在炸我们的人民”“美军开始勾结塔利班”。

如果这样子是“普世价值”,那么整个地球都是阿鼻地狱!如此而论,所谓“普世价值”不仅不是“天命”,它简直就是一个“死命”!是美国对全世界人民下的死命令!

有人会说:美国人或者欧洲人是当年的雅典人,殖民希洛人,内部民主。那么笔者想问:欧洲民众浪潮不断,远有五月风暴近有伦敦暴乱;美国更是华尔街大游行,各州请愿独立,这是普世价值的恶果乎?

刘仰曾论,中国的价值才具有普世性。诚如斯言,没有价值导向和道德基础的民主或普世价值只能是“昏君之命”,可废止,可除之。

天命在人心。普世价值只能算是伪天命。

责任编辑:李寒秋
来源: 四月网首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