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郭伯文:当今中国,已无专制

2013-11-25 09:32:19 作者: 郭伯文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对宣传话语权的挑战,其实折射的是对政权的挑战;保卫宣传话语权,就是保卫政权自己——或者专制,或者涣散、崩析,之间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现汉》对“专制”一词的解释:“统治者独自掌握政权,操纵一切。”其中有一点词典不够贴切——“政权”应改为“权力”,因为政权只是权力的一部分,政权——政府的权力,从来也没有,事实上也不可能笼括一切。“专制”一词,说出口容易,做到极难,要不你也来个专制专制看看?

古代君主制貌似专制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嘛,不过接近做到专制的就“秦皇汉武”等那么几个战功赫赫牛气逼人的角儿,熬不了几代,诸王、权相、宦党、戚党等一个个山头,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于是就有汉宣帝与威相霍光在一起总感到“芒刺在背”,明神宗小时候因读错一个字被重臣张居正厉声纠正,“悚然而惊”;更悲催的如汉献帝,一辈子像个皮夹子似的被董卓、曹操拎着东奔西跑,提心吊胆过日子,哪里还与专制有缘,做什么圣君哪怕暴君的春秋大梦?

有人发话了,“专制”是指那种制度,皇帝不行了,那个政府——就是朝廷了,还是专制的。这种不过大脑、似是而非的话很对那些同样懒于动脑思考的人的胃口,他们异口同声之下,许多东西俨俨然就成为真理了。好,咱今天不细谈这个,就假设那种制度——君主制,为如假包换的专制,但这种制度已经被辛亥革命了,虽然之后有过三两次不成气候的短暂复辟。

当然,公知们所喋喋不休的“独裁、专制”,是有其特指的,矛头专门对着某特定个人和某政治组织,他们才不关心什么秦始皇希特勒是哪门子的独裁专制,他们只热衷于在这些历史人物的脑门上贴个专制的标签,然后急吼吼地用来指桑骂槐——但谁都明白,指桑骂槐只是手段,真正目的路人皆知。

先不说专制好不好,看看专制是怎么来的。古往今来但凡专制得了,皆由人心,没有一个独裁者是因为自己刀枪不入、武功盖世、泰山金刚、东方不败,谁敢不听话,则探囊取物般的立取其首级。秦始皇是因为有一大批天下无敌的铁甲战士心帮衬他才扫平六合,不可一世;牛皮哄哄的希特勒呢,走的可是标准普世民主道路,是德国人民亲自投票请他上去独裁的,是民心而不是其枪法全国第一。

专制好不好?这其实是个深度脑残的问题,现代人大多已经被成功洗脑,以为这世界上还有“非专制”。专制的权力的本质和属性,但凡权力,无不专制。法院会跟犯人商量判你三年行不行,不行就减半?税务局乞求纳税户别逃税了行不行,否则我就关门啦?拜托拜托别再继续占领华尔街行不行,每人发10万慰问金总可以了吧……“统治者独自掌握权力,操纵一切”——这种“专制”没有任何商量余地,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

只有脑残才会认为专制的反义词是什么“民主、自由”。如果要在汉语中挑一个勉强合适的反义词,我会选择:失控——权力的失控。

目前世界上有两种专制。一种是政权专制,为数不多的神权国家亦可归入此列;另一种是金权专制。西方社会属于后者,其政府机构及台面上的政治人物只是金权的白手套、奴仆,已被“关进笼子”,所谓投票“民主”出来的只是这等货色,他们受到的掣肘多多,自然“专制”不起来。但金权的专制却是实实在在的。几乎所有西方国家的央行都是私人财团的,政府向其借贷以维持财政运转,然后依靠税收偿还本息,利滚利如雪球越滚越大,永无止境,于是全民世世代代绑定为其打工,纳税还债,或供其驱驰,充当对外掠夺的打手——当然,战利品的一部分就是“民主”最好的犒赏。这也是“民主制”得以运转的基础。不想接受金权的专制?让你失业就好了。政府、政客不听话?“财政悬崖”、政府停摆随时恭候。比如在美国吧,FBI、中情局甚至军队,名义上是国家、政府的,实际上是凌驾其上,因为它们吃的不是政府的“皇粮”——政府自己的“粮”都指望别人呢。政府、贵为三军总司令的总统及其三军,都得服服帖帖地接受金权的专制。

专制吗?你看懂了,说“很专制”。腐败吗?很多人看不懂。文古子告诉你,西方政府征税,几百年的定向利益输送,还不腐败?相比之下,土鳖这点人人喊打、几欲动摇国本的腐败算什么呀?西方的叫做结构性腐败、制度性腐败!西方百姓不管看不看得懂,只要能分得战利品的一杯羹,自己滋润流油,管他腐败不腐败呢!问题是现在战利品获得难度越来越大,他们却以为自己的好日子是“民主制度”带来的,因此越来越耽于享受不想干活,一朝醒来发现已跻身“99%”了,于是蜂拥至华尔街,痛骂金权“腐败”!

权力越专制,也就越高效,不管用于发展还是用于腐败,步幅都比权力涣散快得多。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就如绝对金权专制造成西方社会的绝对腐败。而权力涣散的社会是一种高危的社会,势必导致豪强并起,战国争雄,直到重新实现权力的专制。今世权力涣散者有几家?索马里、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等是也。权力的专制在政治上叫做“大一统”,只有实现权力专制了,国家和社会才有发展的可能。再重申一遍,不要跟我提什么西方民主,他们票选出来的人没有多少“权力”。

现在切入本文主题:当今中国,有失去权力专制之虞!是的,不要说“前三十年”,就是在“前四五十年”,中国基本上都做到了权力的大一统,如此规模的高效专制,是西方资本金权做梦都在想的事。高度的集权让中国做成许许多多的大事,如社会主义改造,削平了两极分化,让无数的赤贫之众拥有了土地等生产资料,虽然在相当长的时期里为了工业化,这些财产以“公有制”、国家实际控制的形式存在。1978年后的“包产到户”等,其实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财富均化,也成为后三十年中国“经济腾飞”的物质基础。顺便说一下,土地国有、分田到户才是接近真正意义的“民主”,相较而言,投票选出一干戏子、表演艺术家算是哪门子民主?

经济“高速发展”,说白了,就是急速市场化、资本主义化,做到这点的功劳,恐怕还是要归到集权的高效上。大干快上、项目至上、“政绩”挂帅,以举国体制推动资本主义发展竞赛,君不见市长书记见到大老板比见到大爷、爹娘还亲哪!没有高效专制的权力,这种事谁干得动?GDP呼呼地往上蹿,这个块头的这种发展方式,那些小鼻子小眼睛的西方资本何尝见识过?再这样发展下去还得了!他们心里发毛啊。

当然,这种发展方式造成内部贫富分化和社会撕裂的痛苦也是无与伦比的,中国人民一直忍受下来是因为心底还坚信“改革”会最终让大家都更好,因为当初有“先富带后富”的承诺,更因为这个党的名号没变、国家“根本制度”没变。主政者当然也深刻体认到这一点,他们想艰难校正一点航向,侧重一下民生、“共富”——这其实是该党名号的题中之义,否则航船就有翻覆的危险。结果一试之下却发现,这种“艰难”的程度远超想象。因为权力不再能任意专制,而是多有掣肘,阻力重重。

有势力已经坐大,想要“夺权”!夺权能否成功不一定,但会致乱却是肯定。夺权和乱政,孰为目的?恐怕“内”“外”有别。利比亚现在是否有谁真正掌控了政权我不知道,利比亚人民和眼下的叙利亚人民倒了大霉那是地球人都知道。利比亚们的“乱”,恐怕就是始作俑者的目的。

权力是专制的。生活在专制下的人民至少是和平的,失去专制,就成为“乱离人”。古今中外的成功国家,都是专制国家(还是有人忍不住想举例西方“民主”国家?呵呵)。

前文说到,专制的基础、靠山其实是民心。争取人心除了依靠实实在在的政策举措惠民,以利益均沾乃至“共富”为指针,还有一个极重要的意识形态阵地——舆论宣传,这个阵地,你不去占领,就会被别人占领,从而煽动人心,构成对既有权力的挑战。宣传话语权无疑是政权极端重要而且关键的组成部分。西方金权才是这方面值得学习的榜样。你可以在媒体上批评总统州长议员,因为他们不是“权力”而是其傀儡;但你无法批评金权及其体制,比如要求拆分美联储另立央行,比如全国土地、矿山、油田所有权归全体国民,比如……不会有比如的,几乎所有重要的媒体都掌握在资本金权手里,这些问题没有机会出现在媒体上,即使个别胆大包天的媒体人敢去触碰,丢饭碗是最轻的处罚。资本金权的宣传部,才是铁打的。

兹有新官上任,执掌某省宣,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给什么党报周末的“新年献词”稍微斧正斧正,却引来一阵喧嚣挞伐,斥为“越权”——这是最荒唐的理由;喊着应予免职或责令辞职谢罪——小心别给我那读幼儿园的儿子听见,要不然哪天不乖被我打了屁股,他就敢说我越权并责令给他谢罪!还要赶我这个老爸出门!

文古子喜欢新闻独立,也喜欢民主自由共产主义和天堂极乐世界,可这些东西世界上哪有啊?倒是打着新闻自由和民主等旗号干尽坏事的比比皆是。某某报系就是典型。多年前他们以敢说敢言经常痛贬时弊亮相,赢得无数喝彩,也让文古子由生敬意。可是好景不长。越来越多他们报道的新闻、热点,被事实证明系出于捏造、歪曲,如“缝肛门”事件,“八毛钱治好十万元的病”,“救救我,我是张书记……”等等,意在给社会灌注怨气、戾气,撺掇对抗;断章取义,整出“三妈”、“骂狗”话题,摆出大阵仗围剿抹黑异己;大搞“两个凡是”:凡是美日西方的就是真善美,凡是中国(共)的就是假丑恶,什么汶川地震是“天谴”,沉痛悼念9.11、下流“抗日”9.18,动车事故得出“死亡快车”、“他妈的奇迹!”,石原“反共不反华”(暗含玄妙的价值取向呢)……罄竹难书。

西方金权的宣传部对付这等刺头可谓简单利落而且奇效:解聘!此处不留爷,多半也没有留爷处,不深刻“反省、检讨”,别说新闻饭,其他饭也不一定有得吃。现在中国的某报系就大不相同、大有玄机,怎么能恶心社会、给当局添堵就怎么来,就越有人喝彩,广告费越丰厚。私下如何打赏没有证据我不敢乱说。一边美美地咂吮着体制的奶水,一边对体制拆墙挖基坑爹的干活,天下奇观无出其右耳!

偶也有“事情闹大”的,压力之下开除三两个“替罪羊”,更奇观的景象来了:他们个个像打了胜仗得意洋洋的将军,因为马上会被其他新闻机构聘用,多半还加薪重用——难怪许多人争着想做“替罪羊”哪!

当“辞退”失去惩罚作用,反而能使之变相得到犒赏以后,宣传部对所“主管”党报的权力,事实上也失效了大半,哪敢再奢谈什么“专制”啊!中国已经许久不“专制”,已事实存在虎视眈眈的“夺权者”,且较量已不再是暗潮汹涌,而是浮出水面……谁想夺权、谁有能力夺权、为什么夺权、夺权是什么后果,大家心知肚明。

对宣传话语权的挑战,其实折射的是对政权的挑战;保卫宣传话语权,就是保卫政权自己——或者专制,或者涣散、崩析,之间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责任编辑:李寒秋
来源: 四月网首发
相关推荐: 宣传部夺权专制灌输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