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中国的战略抉择——城乡融合(上篇)

2013-11-04 10:34:37 作者: 曾飞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为了13亿人民大众,为了华夏子孙万代,中国当今的战略抉择应该是“城乡融合”,也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城乡一体化”,而绝不是“城镇化”。

中国的战略抉择——城乡融合(上篇)

曾飞

为了13亿人民大众,为了华夏子孙万代,中国当今的战略抉择应该是“城乡融合”,也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城乡一体化”,而绝不是“城镇化”。本编只阐述抉择的缘由,至于实现“城乡融合”的路线图留待下篇阐述。

一.“城乡融合”或者“城乡一体化”是建立在农村信息化、机械化基础上的农林渔业生产力的大发展,是几十年来中国二元经济,工农业剪刀差的消除,是民生、社会的真正进步。“城乡融合”实现城乡一体化而形成一个自组织——在开放、远离平衡态、要素间存在非线性相互作用机制等条件下能够自动地由无序走向有序,由低级有序走向高级有序的社会系统。它不是绝对平均的死寂的社会组织,更不是依靠外部国际垄断资本的指令而维持的僵死的他组织。在英文和法文的城市科学资料中,有城乡融合Urban-rural composition的概念,没有“城乡一体化”的词语,但两者的含义有些相近。恩格斯是最早提出“城乡融合”概念的人。他在《共产主义原理》中说:“乡村农业人口的分散和大城市工业人口的集中只是工农业发展水平还不够高的表现”,“通过消除旧的分工,进行生产教育、变换工种、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以及城乡的融合,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第224页)恩格斯认为实现城乡融合就是:工人和农民之间阶级差别的消失,城市和乡村的对立消失,人口分布不均衡现象的消失以及大家共同享受福利。而农村“城镇化”则是反其道而行之,是城市和乡村对立的加剧,人口分布不均衡现象的继续扩大,这与社会进步的方向背道而驰。农村“城镇化”其实是英国“羊吃人”圈地运动的重演,是使用侵占耕地 和宅基地的卑劣手段迫使农民破产把他们赶入城市充当官僚资本的廉价劳动力,同时让官僚资本乘虚而入掠夺更多的廉价土地发展房地产业等而牟取暴利,这是剥削农民财富的血腥的原始资本积累方式在中国的重演。因此站在人民大众利益的立场上只能选择“城乡融合”,而摒弃 “城镇化”。

二.从国土安全的战略高度上看问题,美日城市化程度特别高,美国43%的人口居住在少数的大城市里,日本60%,而中国只占18%;美国前十强都会圈占全国GDP总量比例的35%,而中国只占22%;全球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80%的美国人居住在大西洋和太平洋沿岸的美国大城市,对美国GDP的贡献率高达85%。正因为如此,美国经济受到核战争的威慑程度远比中国要高得多,也就是更加经受不起对手的核攻击。美国的战略家出于实现“彻底解决中国”的战略需要急切希望逼迫中国就范,把中国的人口和经济重心高度集中起来,其途径就是所谓的农村城镇化。因而中国从国家安全的角度考虑,也就更应该学习北欧的经验——“出于政治和国土安全的考虑,要保持人口在全国的平均分布;让人们住在根之所在,住在家乡,防止他们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因此中国也就只能选择“城乡融合”,而摒弃“城镇化”。

三.从农村七亿人的现实利益上看问题,目前农村空心化现象已经相当严重的,也就是青壮年劳动力纷纷逃离农村,挤进城市,土地开始被闲置,农田只能粗放耕作,加上建国初期兴修的水利灌溉系统日渐荒废,农资和农产品的供销渠道受制于人,农业科技的支持不力,劳动力素质偏低,严重的水土污染与气候异常,大量的土地被政府低价征用,耕地面积不断萎缩,农业生产日益疲惫,严重削弱了农业生产力,从根本上抽掉了农民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这也就迫使许多农民不得不逃离土地,流落他乡,成为任人宰割的弱势群体,在城市里跪求归还欠薪,跳楼自杀,甚至冻死桥下。因此,城市反哺农村,用科技、市场信息、农资、机械、人才培训等全面支持和武装农业,推动农业生产力的发展是当务之急。有了农业生产力的实质性提高,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制造与服务业转移才是顺理成章的事。没有农业生产力的实质性提高,而是残忍地故意破坏农业生产,强迫农村劳动力挤进城市,充当过剩的、廉价的劳动力而谋取所谓的“人口红利”则是土匪行径,惨无人道!对此,网友“lilichfy”说道:“我来自农村,姊妹兄弟6个,都离开土地了,我是15岁离开,其他人都是成年后分别在南京、合肥、上海、北京干着收废品、养猪、养鱼、卖服装、开车等社会底层生活着,没有文化,有的仅是小学2-3年 级水平。只留下老母亲70岁在家,已不能耕种土地了,所以荒着或给别人了。他们都认为在家务农一年很难赚到1-2万元。”现实的中国农村就是这样一步步走向凋零的。同样是中国的农村环境,祖国的宝岛台湾的农业近年来却逐步走入了良性发展的道路。中国台湾地区于1991年订定“农业综合调整方案”,强调“三生农业”——生产、生活、生态,三生一体,“提高农业经营效率,强化国产品市场竞争力”、“加强农村建设,增进农民福祉及维护环境资源,促进生态和谐”,以科技、经济、环境与国际导向推动农业发展,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来源:台湾财团法人农村发展基金会涂勋著《台湾农业发展历程与演变》)2011年第一财经日报《中国未来改革的核心是城乡一体化》的报道说: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关注中国多年,有新著《中国大趋势:成都模式》。约翰·奈斯比特及夫人、《中国大趋势:成都模式》的合著者多丽丝·奈斯比特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第一财经日报:你的研究院设立在天津,为什么研究的却是成都模式而不是天津模式?约翰和多丽丝:我们认为,中国未来改革的核心内容是中国城乡一体化,在研究这个问题时,我们发现,解决中国日益加大的收入差距的最富创意的方式并非出现在中国富裕的沿海地区,而是成都。成都作为中国正式批准设立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城市,在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过程中,闯出了一条崭新的途径,有非常多的宝贵经验值得我们研究与借鉴。在重庆的城乡一体发展示范区也取得了不少经验。譬如试验区巴南正在成为本地人自豪、外地人称羡的幸福家园。巴南区是重庆市的全息原,大城市与大农村并存,城乡二元结构典型,城乡差距较大;只有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发展,才能实现缩差共富目标。 在欧洲,城乡融合之后的农村已经令人向往。中新网2012年发布的图片(http://www.chinanews.com/tp/hd2011/2012/07-25/117144.shtml )英伦乡村田园风的说明写道:“世界大同的理想生活,就是住在英国的乡村……”林语堂的一句笑谈,引发了无数旅者对英国乡村生活的憧憬与向往,而在简·奥斯汀和勃朗特姐妹的笔触之下,乡村生活更是如同一幅迤逦的水彩画般,朦胧中凝聚着不可触及的无限风光与细腻情感。因而,当前的中国只能选择“城乡融合”,而摒弃“城镇化”。

责任编辑:李寒秋
来源: 四月网首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