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网友之声 / 正文

现在很少听到的一个词:阶级

2013-10-13 07:28:02 作者: 工贼野渡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阶级这个词,现在很少听得到了。小时候倒是经常听到。上初中、高中的时候,还学过《政治经济学》之类的课程。虽然在高考时,这门课我据说是考了个全市第二,但我没觉得自己对它有特别的感情。对里面所学的,一点也没有血肉相连的感情。虽然厌恶是谈不上的。人总是有点自我或自恋的。对自己较擅长的,总不会厌恶。但我个人的经验,对学校读书生涯基本是厌恶的。没有美好的记忆,只有不好的记忆。大概与我有相同记忆的人很多。

最近在重新学习与阶级有关的内容。现在不流行阶级了,咱反而开始学习阶级了。是不是有点逆反心理在起作用?还真没有。这一回倒真是在顺着自个的心。这话还得从高中毕业那会说起。虽然《政治经济学》考得很牛,但别的课程很不牛,结果大学是没得上,只有上大专的命。加上对在学校读书极不美好的记忆,干脆工作了。咱工作那一年十八周岁还不到。别的不说了,就说进厂后,刚发了工作服与安全帽,咱就穿着戴着,上街吃了碗面。当时的感觉还是很牛的。工作服、安全帽,在那个岁月也只比“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的军装军帽差一点点。虽然那年已是八七年,但这种“WG精神”的余孽还在。工作服、安全帽穿在身上的感觉,相比较现在怕是与很多潮人穿着世界名牌走在街上,有一比。那时咱是工人阶级。那时咱是工人老大哥。虽然那年咱不足十八周岁不足。虽然这老大哥三字在不断的贬值中。

我儿子现在已读初中,已经看得出,他也厌恶他的读书生涯了。生子如父,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虽然也还在想方设法,帮助他,或迫害,使他继续保持读书的勇气,但几乎可以准确地预见到,他小子必然要走上,现在所谓的农民工的行列。虽然他老子,也就是我,根本就不是农民。用以前的话说,他会成为一个普通工人或职员。用以前的话说,他会成为工人老大哥。只是现在不是以前。与他老子现在一样。生子如父,没什么不好的。如果说有缺撼的话,那还是有一点的,那就是不能重复他老子,在进厂后,穿着一身崭新的工作服,很牛B地到大街上去吃碗面时的感觉了。我很容易地就可以估计到,看着满电视屏幕都是名牌服装长大的他,以及他模模糊糊感觉到的现实,不会因为那身必将发给他,并必须在单位或工厂里穿的工作服有他老子那份感情的。我现在经常会想到这个。想到这个的时候,我对儿子有一种愧疚。觉得我这个当老子的不应该享受了自己儿子享受不到的东西。你觉得呢?

阶级这个词是怎么丢掉的呢?说实在的,我还真想不明白。虽然工作了二十几年,也读了二十几年书,想了二十几年事,现在猛回头,还真不知道这阶级二字是怎么丢掉的。前几天重读《毛泽东传》,中共文献出版社的那部。看到五三年开始的《过渡时期总路线》章节。当初对民族资本家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行的仿佛就是“温水煮青蛙”策略。再想想不戒兄在文章及与网友互动的留言中看到的这个词。没想到啊!这四十年来,进行的资本主义改造也是此策略。有种苍海桑田的感觉。老话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报应来得还真快。想当初,一代神人毛泽东,带领着咱工农两大阶级,通过《过渡时期总路线》这一光辉的灯塔,“温水煮青蛙”,于不知不觉中改造了民族资本,建立了完全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咱也算抄着了。捞了个尾巴尖。主席这个神人去了。他终会去的。主席虽然去了,但他身边还有很多人没去。他们活得有滋有味的。还有一些东西没去,例如这个“温水煮青蛙”,他们跟在主席后面,学了多少年,终于将这个学到手了。他们将主席毕生最为看重的“人民”、“阶级”都送给主席,作了陪葬,却将“温水煮青蛙”发扬光大了。他们没有让主席空着手走。这也算是“扬弃”吧。资产阶级于是不知不觉满街走了。换了个词:外资、民资。尤其后面一个:民资。多精彩的创造。多伟大的创造。一不小心,还以为是人民的资本呢。说句不好意思的话,我一直认为是人民的资本,老百姓的资本。要不怎么说咱傻呢!别的诸如此类的话就不说了。晓平在其著名的《在80年代中央理论务虚会上的讲话全文》中讲得很清楚。(这篇文章我博客里有,转别人博客里的,未必是真,仅供参考。)晓平的文风还是好的,有什么说什么,不搞弯弯绕,也不怎么引经据典,以显得自己水平高。虽然他水平的确很差。虽然他很多方面都很差。本文且不论。

就我个人而言,重新找回阶级这两个字,是在心在左边跳兄那里。后来在心左兄那学习了很长时间,发现这斯跟咱一样,是个卖技术加体力的臭工人。臭味相投。难怪这斯嘴里成天念叨个阶级,也不怕丢人。说实在的,我都替他脸红。不过话又说回来。一个啥子都没有的苦哈哈,一个没权没势的苦哈哈,不念叨阶级,难道还念叨河蟹?有个网友给我一篇学习笔记留了个言,意思其实想说,咱与刘项一样不读书的。说这话是因为他不了解咱,虽然咱是个臭不要脸的老工人,但读书二字还是无耻地干了二十几年。经常来我博客串一下的那个中间派,跟咱十几年交情了,对我批评最多的就是:少读点书会死么?不读书,咱还真没可能臭味相投,嗅到心左兄满是汗碱的工作服上,发出的与自己相同的汗酸臭。不是读不读书的问题,而是带不带着阶级二字读书的问题。

由小右一个转为小左,再转为工人阶级,这个历程中读书还是起了一定作用的。这事发生在一年多前,先是读何新的书。后来知道了无有网,读到了张宏良、孔庆东、韩德强、韩毓海诸位老师的书。我这里说老师,没有别的意思,他们的职业身份就是老师。以前也读书,市面上说谁最牛B,咱就读谁。多数主人翁是外国人名。于是咱转为小左。经过网友介绍,读到了不戒兄与心左兄的文章是最近的事。妈的,咱才确认自己是谁。原来既不是小资,也不是小左,而是一个老工人。我为咱以前的乱排队乱插队行为,感到羞耻。明明是个“臭不要脸”的工人,却要往西装笔挺的小资,往大资队里挤,不是无耻是什么呢?别的不说,这最少是背叛我儿子嘛。因为我儿子他注定了是一个小工人。什么样的小工人呢?除了混口饭,啥子都没有的小工人。我不骂自己。真的,我这个人脾气好,不骂自己。

有了这个初步认识,咱回头再去翻看那几位老师的文章,嘿,人家还真没搞错,人家很诚实。人家差不多一字未提阶级二字。我回查这些文章,是有阴暗心理的。这个阴暗心理即是,阶级二字,老师们都写着了,只不过咱水平差,心粗,没留意。人家是毛派嘛。毛派能不写阶级二字?总之是在为自己找一点哪怕不是借口的借口。借口没找着。理想很美丽,现实很残酷。年轻的时候,学着别人学着电视谈恋爱,对一种恋爱方式最痛恨:单相思。草泥马神兽的大爷,步入中年,还玩这一出。我看到最多的两字:大众。当时觉得很牛B的,心里烫烫的。大众就是人民嘛,就是工人、农民阶级嘛。现在咱觉得自己真是无耻,居然信的是“大众”。妈的,还菩萨保佑呢。俺什么时候信了佛教了。成天辛辛苦苦对那些信佛教的朋友说,佛教这玩意是迷信,是人玩人的玩意。结果自己入了套。当然佛学中的辩证法还是有价值的。但佛教绝对是人玩人的玩意。当然这是另外的话题了。

自作多情是要不得的。忘了自己的身份,伪装成小资、小左,这个画皮是会被戳穿的。披着狼皮的羊,是会被狼吃掉的。忘掉阶级这两个字,是会被扁的。是会被扁得很惨的。咱正在被扁,并被扁得很惨,儿子也还会被资产阶级扁得很惨,是怨不得别人的。那样只是羊埋怨狼的幽怨。成天将阶级二字挂在嘴上也是无用的,与佛教徒将阿弥托佛挂在嘴上一样。要得成佛,就得把那阶级两个字,融化在血液里,落实在行动上。那么现在开始学习《政治经济学》吧。

责任编辑:张斌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阶级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