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郑若麟:也谈如何才能有效遏制“网络谣言”(5)

2013-09-04 09:08:00 作者: 郑若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法国,国家对付谣言基本上采用法律手段。法国总统萨科齐曾多次起诉记者,因为在他看来,某些记者所写的某些内容就属于“谣言”。但这类官司很少有人关注,即便打赢了对谣言本身也起不了多大的辟谣作用。更何况法国很多谣言都查无来源,不知道谁是始作俑者,因而最终往往不了了之。我常驻巴黎二十年,有一则针对华人的谣言一直在流传:据说十三区的“中国城”每年的宣布死亡的“讣告”只有两、三则,而正常情况下对于一个居住了二十万居民的区域,每年至少应该有一百名左右的人去世才是正常的比率。因而一直有这么一则谣言,称华裔将尸体运往比利时安葬,而逝者的身份证则被交给了新来的中国移民……于是,“中国城”便“不死人”。这则谣言早就被披露是不实的。但多少年来始终在流传。华人社会也只能听之任之[2]。只有那种针对个人的谣言,因为涉及个人名誉,因而最终很有可能对簿公堂,争个水落石出。或有足够的知名度,可以动员传统媒体来为自己辟谣。如上述阿佳妮的成功辟谣就是一个范例。

要打击中国“网络谣言”,关键在传谣的“大V们”;那么问题恰恰在于,为什么大V们要故意传播谣言?所谓“谣言倒逼真相”、“围观就是力量”的说法,其潜台词是“中国没有新闻自由”,所以才要以谣言的方式来“倒逼真相”。那么我们如何来解释在新闻“自由”的法国也同样有各种各样的政治谣言呢?事实上所有这些说法都是传谣的籍口而已,其政治目的是很明确的。因此,如果说卡普费雷分析的法国谣言是一种社会现象的话,中国“网络谣言”却绝对属于政治的范畴,是一种政治现象。也正是因为这个政治属性,国际上反华势力往往支持中国的“网络谣言”的存在和传播。如法国“记者无疆界组织”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出面为因造谣、传谣而在中国遭到法律惩处的“记者”撑腰。

据说在秦火火之流被拘留后,很多曾经传播、转发过秦火火谣言的“大V们”纷纷删除其传谣微博。这很遗憾。如果“大V们”有勇气将其转发的谣言和辟谣声明同时发表在自己的微博上,至少可以证明他们并非“有目的地”传播谣言,至少可以赢得人们对他们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的喝彩。在法国,一个知识分子的诚信比其才华还要重要。我经常参加法国电视节目辩论。在辩论中,攻击对方最为严重的一句话,就是“你撒谎”。因为在基督教文明国家,社会对诚信的要求异乎寻常的高。一个人一旦诚信遭到质疑的话,他的职业生涯就将很有可能面临终结。法国前政府部长卡于扎克被媒体揭露在瑞士有一个银行帐户,他矢口否认;这就是撒谎。结果谎言被揭穿,他在舆论的压力下被迫辞职;本来辞职部长如果是在进入政府前就是国会议员的话,是可以重新参选恢复议席的,但正因为他辞职的原因是撒了谎,结果他连议员的席位也丢掉了。可以说,他的政治生涯已岌岌可危。这一点,无论是对政治家、知识分子或是企业家都是一样的。我曾将中国“大V们”传谣的现象与法国社会学专家们一起探讨过。这种现象在法国是无法想象的。任何一个稍有地位和名声的法国名流,如果他传过一次谣,这一谣言就将成为绑在他脚上的锁链而永远跟随着他。我曾亲身经历过这样一件事:法国电视五台一名著名的晚间新闻节目明星主持人吉约姆·杜朗在一次新闻节目轻率地传播了一则谣言:失踪数日的电影演员宝丽娜·拉芳(曾应邀在中国影片《京都球侠》中扮演女主角)活着,她实际上是自愿出走,目前正在隐居处静思。然而事实上拉芳是在森林中远足时失足摔下悬崖身亡。杜朗正是因为传播了这则谣言而引起轩然大波,倍受舆论和媒体同行的指责。最终他离开了晚间新闻主播的宝座,从此一蹶不振……

鉴于此,我以为要想遏止大V们传谣,也许要求传谣者永远保持所有原帖比司法惩处更有效。当然,前提是这位大V有一定的自尊,并勇于承担责任。因为一个传播了谣言的大V,如果不让其简单地删除传谣的微博,而将辟谣声明与其传播的谣言共存,这样,读到谣言的读者能够同时读到辟谣,这样就能起到遏制谣言传播的作用。因为一方面读者将明白他所读的作者曾是一个虚假消息的转发者,因而在读其微博时将会倍加警惕;同时另一方面这样做也必将会对传谣者产生威慑作用:一旦在其微博上这样共存的谣言和辟谣增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其传谣的可信度必然下降,最终将会影响到其诚信度。而如果简单地将谣言一删了之,所起的作用往往是相反的。因为人们既不知道被删信息究竟是因为失实被删,还是政治性被删;而且简单删除的做法更容易给传谣者戴上“反抗者”的桂冠……这样做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在言论自由和传播谣言之间划出一道鸿沟,使任何人无法再以言论自由的名义传播谣言,在遏制谣言的同时也保障网络言论的自由流通。

卡普费雷还告诉我们,谣言也不尽产生绝对的负面影响。如果我们能够深入研究和分析谣言,我们就可以通过谣言来更好地理解我们的社会。因为谣言往往反映了某种社会需求,是对我们的一种预先警告,反映了某种社会集体焦虑,并对我们提出了某种潜在的诉求……如果说,大V们有选择的转发某些谣言是反映了一种政治诸求的话,其他谣言,特别是自发产生的谣言,则更多的反映了某种社会心理需求。对此,我们应该重视并及时做出反应。

[1] 关于“政治正确”这个概念我已经多次介绍、阐述和分析。可参见拙文《从法国媒体的“政治正确”说开去》,刊于《同舟共进》2009年第10期。

[2] 参见《谣言:世界最古老的传媒》第170页,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5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