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郑若麟:也谈如何才能有效遏制“网络谣言”(3)

2013-09-04 09:08:00 作者: 郑若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不过,将中国式“网络谣言”与卡普费雷书中所剖析的六大类谣言再进一步进行比较的时,却可以发现,很多“世界谣言”的规律拿到中国来却并不那么合适。这真是奇哉怪也!过去不明白为何什么事都要冠上“中国特色……”的字眼,原来还真是不假,连谣言都是“中国特色的”。至少有两个特征明显的是中国“网络谣言”所独有的,一是中国“网络谣言”中的绝大多数、特别是经过所谓大V们传播的谣言,显然都是有目的且有意制造出来的,我们甚至可以轻易地找到始作俑者(如最近被捕的秦火火所造的各种谣言。这一特质要是让普费雷来分析,那他将无疑会喜出望外:因为他认为,分析谣言最为困难的一点,就是其来无影、去无踪,不为为何而来、亦不知为何而去;特别是无法知道谣言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但中国近年来流传最广的谣言几乎都有清晰的源头、有传播过程、有最终被扑灭的原因)。二是中国“网络谣言”的矛头所指几乎都是一致的:国家和体制。这一点不需要卡普费雷费尽心机去为谣言分档归类,中国“网络谣言”——小到对个人的诽谤(如张海迪事件)、大到对热门事件造谣(如温州动车事故)——最后攻击的对象就是异常明确:国家和体制。这与法国恰恰相反。在法国,任何谣言都各有动机,绝不会有统一的所指。在政治领域,法国谣言更是与传统媒体所遵循的隐形红线一样,不会越雷池一步。这个雷池就是“政治正确[1]”。这是题外话。

所以,中国“网络谣言”远比卡普费雷所分析的法国式谣言要容易理解得多。因为当谣言的目标明确的时候,分析谣言就等于有了“动机”。这是中国式“网络谣言”与法国和世界其他国家谣言的真正不同之处。

应该强调的一点是,谣言并非一定是虚假的信息。正如卡普费雷所指出的那样,谣言只是一种“反官方”、“反主流媒体”的信息而已;它往往抢在官方信息公布前出现,对官方公布信息不完整之处进行补充,有的最终被证明是确实存在的。这在全世界各国都是一样的。只是,在中国,谣言的猖獗实际上并不在于谣言产生的本身。中国谣言的产生与全世界各国的谣言产生大致吻合,只是“蓄意造谣”(即卡普费雷所谓的“有目的诱发”的谣言)的比例大得惊人而已。目前我们与“网络谣言”斗争的方式是双管齐下。对谣言的始作俑者如秦火火一类运用法律武器进行打击;而对于通过微博扩散谣言的所谓“大V”们则签订“君子协定”:只要你遵守我的(七条)底线,我就容忍你。从这一模式来看,我们的斗争焦点放在了从源头杜绝谣言上。我认为,这很有可能是一个“反网络谣言”的一个战略性失误。

谣言在全世界都是通过口口相传来散布的,惟有中国是通过网络。在法国,任何一位网友都知道在下笔写文并放到网上时要小心翼翼。因为稍有差池、越了“政治正确”红线就会吃官司。因此法国的谣言大多是通过口口相传的,因而传播的速度和范围均为有限。而中国谣言的一大特色,即通过微博的所谓“大V”进行放大和传播。如果说口口相传使谣言呈几何式增长的话,那么网络就是呈爆炸性的百倍甚至千倍的增长。这是全世界都没有的现象。这一事实令我想起周星驰风靡法国的一部电影《功夫》中的一个细节:擅长“狮子吼”的“小龙女”将一座巨大的吊钟作为放大器,一声大吼,终于将“终极杀人王火云邪神”打败在地。大V们“传谣”所起的作用,就类似于这座钟。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5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