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边芹:真实与话语谁在主导世界(上)(5)

2013-08-30 11:37:39 作者: 边芹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西方“精英文化”的精髓之一就是“话语统治”,而“话语统治”的实质又是什么呢?是温柔的独裁。不深解这一点,对心仪的 “精英文化”形同只见橱窗里的幌子,不知车间里的技艺,爱什么却尽做得不到它的反事。

另外报道这样一个社会问题,最后把意见的终点推向哪个方向(其实就是解释权这个根本权力怎么用的问题),法国记者在涉及自己国家时也会与中国记者不同。中国记者在报道儿童医院看病难时最终把意见的方向推到国家头上(尽管也点到分流不够),因为他总结问题时得出成因是医院规模不够大、医生不够多、设备不够好,归根到底是国家不发达、政府重视和投入不够(以我对所述问题的观察,再建两栋楼、添一百个医生,也只能缓解,因为问题的根不在此),并暗示西方国家看病要方便得多(不知是具体去调查了还是想当然)。而法国记者最终的思维导向一般不会这样,他会认为问题的关键是管理分流不够,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让全市及整个京郊甚至全国(现在人有钱又宝贝孩子)有病孩的人这么随己所愿挤进一家专科医院,那样多大的医院、多少医生都是不够的。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儿,我从前带孩子去看过病,那时北京儿童医院的条件还远不如现在,但却未见如今这番乱象,且小孩住在北京也就去过不得已的一次。所以话语不仅仅是呈现真实,它更重要的是舆论导向,它如何解释一件事,比事件本身还重要。法国记者最后在寻找责任时,往往会与中国记者正相反,或至少是将责任对半分,他可能也会呼吁政府做更多投入,但他会将主要责任落在随意且大量涌来、不遵守秩序且缺乏耻辱感的看病人身上。因为“自由”社会的“合同”就是每个人首先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并承担其后果,尊严不是他人给予,而是自己把控。

我们看到,话语的主人在此呈现的还是自我意识强弱的问题,强的人懂到话语的边界在哪里,不光耻辱感强避免献丑,而且并不只扮演“绿林好汉”一种角色;弱的人则献不献丑本身都无意识,且只会扮“绿林好汉”。 “话语统治”说白了,首先是握有此权力的人有没有自我意识,如果自我意识薄弱甚至没有,则这个统治权放到你手里,你也抓不住。所以权力大小与人称职与否是成正比的,世上不存在没有边界的权力,只存在不胜任的人。

我再举法国电视台今年八月中旬对全法八百多公里大堵车的报道,以供比较。发生这么大件事,尤其是暑期人人关注的问题,电视台不会回避肯定要报,但仔细看,对内对外、对外时对敌对国还是盟国,报道技巧是非常讲究的,对话语的权力(如何攻击别国保护自家)有充分认识,并且自己颇有主人意识。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5 6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