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边芹:真实与话语谁在主导世界(上)(4)

2013-08-30 11:37:39 作者: 边芹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西方“精英文化”的精髓之一就是“话语统治”,而“话语统治”的实质又是什么呢?是温柔的独裁。不深解这一点,对心仪的 “精英文化”形同只见橱窗里的幌子,不知车间里的技艺,爱什么却尽做得不到它的反事。

区分事实与话语并不是撒谎骗人、逃避现实,而是看事实以什么视角及如何诠释事实的问题。说白了,就是事实与话语谁主谁仆。比如,法国电视台绝不会被允许进入医院像中国电视台那样几乎无限制地拍摄,如果是一家法国专科医院,首先它根本不会让病人像进百货店似地大量无序地涌入,更不会允许他们睡在医院地上!不管以什么理由。尊严首先来自一个人的耻辱感,其次才是客观环境和条件。你如果只有自利自便的本能,什么样的环境和条件足以让你拥有尊严呢?其次即便记者抢拍或偷拍到了,电视台剪辑也不会让类似中国电视台拍到的那些画面放出来,因为暴露问题不等于晒家丑,这涉及到医院的形象,甚至城市和国家的形象。画面是非常具有杀伤力的,它甚至能远远超出制作者的意志,进行另类叙述,不慎用,它传递的东西非制作者能左右。如果法国电视记者也像中国记者那样,把镜头架在急诊室的等候大厅甚至走廊里,毫无耻辱感(自己没有也不考虑被拍的人)地拍下因长久等待、因拥护、因病痛、因失望而暴露无遗的不雅表情和失态举止(想想那些躺在急诊室走廊的担架上数小时没人理的老人们),那么法国公共医疗存在的问题从整体来说就不是被暴露而是事实上被夸大和被丑化了。因为透过这样的画面,人们感知的已经不是事实本身,而是负面话语,如此话语在没有自我意识的人手里就像脱缰的马,一路践踏。

由此看来,中国人被深深锁定的那条精神轨道,是由话语经营的,这里面又分两部分:西人和他们在中国挑中的卒子有意经营的部分和中国大多数媒体无意识地推波助澜的部分。上面这个例子就属于无意识地推波助澜,我们看到,事实是一回事,如何经营话语是另一回事,而话语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事实本身。在当今世界,新闻话语早已超出“记录发生了什么”这一功能,而是文明战场的武器——你意识得到,它就为你服务;意识不到,它就成为打击你的利器。不要因我这些话就直线理解成我反对记者揭发社会问题,我一点都不反对,而且赞赏发现问题并以曝光问题为己任的人。我要说的是怎样既暴露问题又避免让百姓走上自贱的精神轨道,这就需要制作话语的人有话语主人的意识,那样他们就能体会自己手上的惊人权力。

同样报道看病难问题,如果去儿童医院报道的是法国电视记者,他对如何报道就会有两种选择,若他报道的是中国儿童医院,那他的报道方式会与中国电视台类同,会拍摄同样的画面、播放同样的画面,然后解说词会百分百锁定为体制问题(不这么解释是通不过意识形态审查的);若报道的是自己国家的儿童医院,他就会在同样曝光问题的情况下对报道细节做很大改动,如很多直接画面(为连夜排队挂号睡在医院地上,像动物一样被大声吆喝着遵守秩序,因沮丧、失望、疲劳而丑陋的人脸特写,等等)不会拍摄或拍了也不会播出,至多只会将现象用词语带过。用一句话“有人不得不睡在挂号厅的地上”和直接用画面表现,虽针对的是同一事实,从话语的角度作用却相去甚远,一个在陈述事实的范畴,一个却不以报道者意志为转移地冲出这个范畴,执行起负面话语的任务。西方记者深知话语(此处以画面作为表现形式)运用不当很容易便让揭示问题滑向献丑,这就成了一个自己有没有耻辱感及被拍摄者有无耻辱感的问题,也就是说话语实际已使原来的问题换了一个性质,收看到这些画面的人留在潜意识里的已不是看儿童专科医生难这个具体问题,而是这国这民从根本上有问题。这就是话语的力量,它对潜意识的移变,悄无声息,却难以逆转。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5 6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