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边芹:真实与话语谁在主导世界(上)(3)

2013-08-30 11:37:39 作者: 边芹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西方“精英文化”的精髓之一就是“话语统治”,而“话语统治”的实质又是什么呢?是温柔的独裁。不深解这一点,对心仪的 “精英文化”形同只见橱窗里的幌子,不知车间里的技艺,爱什么却尽做得不到它的反事。

当然在法你到专科名医的私人诊所花十倍于公费的钱,一切也可解决。但高卢民族与中国人在花钱上大不同,他们一般即便掏得出钱,也愿意在公共医院求个平等收费,宁肯等着。这源于他们收入虽比中国人高,但税收也高得多,一个人支付了生活必需,手头闲钱不多;此外也普遍吝啬,能少付钱绝不多付,怎么要面子都延伸不到这块;再就是有较强的自我意识,我们以前说过自我意识缘自属性意识,他们会本能地意识到,公共医院的平等收费是病人手中的权利,如果为自己便利便参与“破坏”统一收费,去助长高收费,那么这个权利有一天就会失手。前一段法国专科医生上街游行,要求国家放宽在公共医院的收费标准(一律25欧元门诊费),允许不同的门诊收费(类似我国动辄上百的专家号)。实际上要的就是在公共医院也按私营方式,让医生可以自行定价,同时让有能力出钱的人少排队。专科医生的借口是急需的人可以早看上,可老百姓认为他们是想多收费。

有人可能会问,看专科要等这么长时间,病耽误了怎么办?有急诊啊。公共医院急诊室是法国人唯一可以不预约自行跑去看病的地方,也是唯一如有必要不必等两个月可以看到专科医生的地方。给病人太多自主权的地方自然也就离“地狱”不太远,这种地方人们在中国医院里能碰到的所有问题都有,有时更糟。你在中国医院有多少次遇到感冒发高烧,上午十点跑去看急诊,直到晚上十点悻悻而归,而且还没看成?然而为何法国人并没有怨声载道?法国公共医疗在外的形象还相当好?

这就进入了本文的主题:事实与话语。事实是一回事,话语是另一回事,事实不能用来统治,话语却是统治的重要工具。人对世事的感知来自话语,而非来自事实。法国媒体报不报看病难的问题?报,但不会像中国电视台这样报。事实不可回避,但话语却不必跪在事实面前,它有得是技巧和手腕让自己作主子。如果掌握话语的人有主人意识,他就会意识到在暴露问题的同时,应避免让画面(与国家、与城市、与医院实际上是连在一起的)不堪入目,暴露问题与献丑之间只隔着掌握话语的人的自我意识!自我意识可以阻止掌握话语权的人只把自己当成看客,因为做看客是人的天性,看客与窥癖者之间只有微妙的一线之隔,这细若游丝的界限,小小的本能可一越而过。没有自我意识的话语,统治就是虚话,掌控者连自己的角色都难以把握。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5 6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