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贾晋京:中国应从“世界工厂”升级为“世界实验室”

2013-08-18 22:03:49 作者: 贾晋京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中国的产业升级必然会带有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升级特征。而第三产业的创新则会体现为生产网络组织结构的创新或者具体环节的技术升级,而这些都是“实验室”意义上的行为。因此,中国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从“世界制造车间”向“世界实验室”升级。

“世界工厂”地位是“中国奇迹”的基础,这种地位如今是否仍然稳固?按照贸易增加值方法统计,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看上去只是承担把中间产品组装起来的角色,这是否说明中国实际上在为世界充当“廉价劳动力”?在欧美提出“再工业化”计划的背景下,“中国制造”前景如何?要回答这些问题,需要从重新认识当代世界工业图景入手。

  “世界工厂”概念已过时

当我们使用“世界工厂”一词的时候,实际上是以工厂为“基元”在讨论问题,即把单个工厂当作最基本的主体来看待全球的产品生产能力分布。这种角度在英国作为“世界工厂”的时代毫无疑问是对的,但用来刻画当前的中国则已经有刻舟求剑之嫌。

很大程度上,工厂(factory)已经不适合作为观察当代工业体系的基础单元。factory一词在中古英语中本意是“代理店”,其词义演化成“制造厂”与工业革命有关。工业革命的特征是使用机器代替手工来进行生产,使用很多机器的企业被称为factory或manufactory以区别于手工为特征的企业firm(工场)。

第二次工业革命后,大批量生产、大规模制造在工业体系中成为主流,于是大型流水线、大车间之类大规模制造的场景便成为“工厂”意象中的主要部分,这构成当今使用“世界工厂”一词时“工厂”的通常意涵。

在这种意义上,“工厂”是工业体系中的主体,输入原材料和零件,输出制成品;要生产出更多制成品,就要建立更大的工厂。说中国是“世界工厂”意思就是说中国在扮演世界最大工厂的角色,为全球生产工业制成品。这样的视角实际上是在以第二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工业认知来看待当代工业。在这样的视角下,如果按照贸易增加值统计体系的方法来看中国所组装的零部件大量来自进口的事实,那就会产生中国只是在全球产业链中在扮演组装厂角色的看法。如果注意到一些新建的组装厂选址出现从中国转向西方国家的迹象的话,就可能得出“制造业回流”、“西方国家正在‘再工业化’”的判断。不过,在当代工业的现实图景下,这种判断需要重新思考。

20世纪90年代之后,随着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远程制造成为现实,工业的每个环节都可以单独拆分出来在全球范围寻找最适合的承包方,制造与设计、管理、销售等以往通常都在“工厂”内部的环节相互分离,在空间上重新划分。于是,全球离岸外包之网蓬勃发展起来。离岸外包是项目的发包方与承包方处在不同国家的外包合同,离岸外包的迅速发展使原先在一国之内甚至在一个工厂之内价值链转移到多个国家之间,成为全球价值链。以此为建立视角的基础,我们可以看到一幅不同以往的全球工业图景。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文化纵横》
1 2 3 4 5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