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联合早报:埃及政治乱局走上不归路

2013-08-16 15:48:57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埃及军事政变后混沌的形势于8月14日急转直下,在幕后掌握实权的军方,对持续在首都开罗扎营抗争的前总统穆尔西的支持者,动用暴力清场,造成至少有500多人死亡,受伤者数以千计,死者还包括在现场采访的国际媒体记者。穆尔西所属的政治组织穆斯林兄弟会,公开谴责军方的作为是“大屠杀”,并号召国民上街制止军方杀戮。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以及土耳其、伊朗、卡塔尔等伊斯兰世界国家,都纷纷谴责这次血腥的镇压行动。

血腥镇压摧毁了朝野进行政治和解的可能性,代表自由派在军事政变后出任临时副总统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巴拉迪,在事变后宣布辞职,以抗议军方血腥镇压穆尔西支持者。至此,组成政府的就剩下赤裸裸的军方势力。过渡政府总理贝卜拉维为镇压辩护,宣称政府必须维护公共秩序与安全;临时总统曼苏尔则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和宵禁,为期一个月。在镇压的前一天,临时政府撤换了25名省长,其中新任的19人来自军警系统,似乎倒退到革命前穆巴拉克政权的独裁时代。

借阿拉伯之春东风兴起的埃及民主运动,至此宣告完全失败。这个影响,恐怕将左右未来阿拉伯及伊斯兰世界的政治走向。首先,穆兄会是伊斯兰世界最大且最具政治组织能力的团体,在参与民主运动过程里,由选举执政到政变下台,或许会从中得出惨痛的教训,选择放弃和平参政的路线。军方对其支持者的血腥镇压,意味着穆兄会在埃及势必被视为非法组织,而被迫转入地下武力斗争的道路。

其次,在全球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恐怖袭击运动中,埃及穆兄会本来是代表和平理性参政的重要对立面,其目标是参照土耳其伊斯兰党的经验,在一个世俗的国度里适当地推行带有伊斯兰精神的政策。但是,穆尔西政府执政后非但没有重视基本的民生需求,在推动伊斯兰统治方面也显得操之过急,激起了埃及世俗力量的反弹和军方的猜忌,在缺乏政治妥协文化的环境里,终于酿成具有相当规模民意基础的军事政变。穆兄会和平参政失败,恐怕将助长伊斯兰世界里极端恐怖主义的气焰。

最后,镇压后的敌对恐怖气氛,将进一步让步履蹒跚的埃及民主运动更无力,一旦外部恐怖主义势力介入穆兄会的武装抗争,埃及社会今后恐怕将无宁日。在建立世俗国家或宗教统治之间摸索的阿拉伯世界其他国家,也会面对更大的困惑。作为中东人口最多的大国,埃及的动荡不安自然要威胁该地区的稳定。因阿拉伯之春爆发的叙利亚内战方兴未艾,而且越来越成为不同伊斯兰宗派和各种极端势力的代理战争;如果埃及也因为穆兄会的全面武装斗争而陷入准内战状态,后果恐更不堪设想。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因为忌惮于泛伊斯兰力量的崛起,一开始就对穆兄会赢得选举组织政府心存疑虑,之后也对军方的政变采取默许的态度。如今养虎为患,不但埃及可能重返独裁统治,并陷入长期的内部暴力斗争,阿拉伯世界民众对民主运动的憧憬,恐怕也会随之破灭,给激进的宗教势力制造更大的民意市场,让西方所代表及鼓吹的自由民主理念,丧失了道德的正当性。亡羊补牢之道,还在于向埃及军方施加巨大压力,争取让穆兄会所代表的社会力量重返主流政治进程,避免各方在歧途上越走越远,形成另一个国际政治棘手的无解难题。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16日社评 文章有删减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联合早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