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边芹:一条精神轨道上的模仿和接力(上)(2)

2013-07-09 15:02:28 作者: 边芹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自柏杨及其浮表的中西比对模式出现后,这种模式因为容易做,而且颇能附送道德优越感,台湾、大陆的文人们只要出去转一圈,吃到几粒谷子就能下一个蛋,并把蛋无限放大,可以由点及面、由面触根,把任何缺失都放大到文明根本。那种西人兼优唯我独劣的思维漏斗早已超出自我批评,自我批评不必拉他人的光鲜作浮表比对,而是一条精神轨道上的模仿和接力。这条轨道从十九世纪就由西人与一小撮被挑出来的中国人搭建,西人的目的是经营古老帝国的道德卑贱,以此精神轨道将文明巨人倭化、压倒、悄悄地送进坟墓;作下手的国人看不到这层,他作帮凶还满腹情怀。

我抵法的第一年,某天在奥赛博物馆游览,进厕所间捡到一枚镶碎钻金戒指,从小受“拾金不昧”教育的我本能地觉得拾人之财不义,便拿去交给博物馆管理员。我沾沾自喜地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不想接过去的人冰冷的眼神当头一盆冷水,人家不但诧异而且颇不以为然,我从投过来的莫名其妙的眼神,意识到人家这里不兴做这事,也就根本算不上好事。我后来发现此间没有“拾金不昧”的教育,谁发现是谁的天经地义,良心上不会有磕碰的。到了那会儿我才明白为什么巴黎、伦敦、纽约的博物馆满是他文明的宝藏,展起来毫无愧疚。多年后我自己在巴黎电影院遗失一枚金戒,果然没有奇迹发生,没人好心送还。利益和礼仪在这里是分得非常清的,前者属于私行为,后者属于公共行为,两类行为像有一扇分割利索的门阻隔,“好人好事”一般只发生在礼仪这一边,绝少会通到另一边。所以严格意义上的“好人文化”是在中国,而不是在我们的大作家浮皮碎谷领略的西方。

可为什么这些文人们纷至踏来地会挤上这条精神轨道呢?是什么让他们浅尝即止,误把味精的鲜美算作整锅汤的浓厚?且看下面分解。

在以西方文明、西方社会、西方国民为标准的当今世界,中国人并不特别地比普通人类缺少什么,只是初入与传统社会背道而驰的现代社会,未经驯化(若以西方国民作标准须经驯化)。未经驯化的一个最重要标志就是自我意识缺乏,我现在还没有科学根据证明自我意识强弱跟人种有无关联,但我观察到自我意识是可以后天教育和驯化的。以西方为标准的现代社会,国民须经集体优越感驯化,这种驯化不是道德感化、品质教育或更无效的贴标语挂横幅,而是培养自我意识。有人可能会问:自我意识是一种心理暗示,看不见摸不着怎么培养呢?培养自我意识除了需时漫长的文化教育(养得出养不出也因人而异,饱读诗书而缺乏自我意识的人有的是,在中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中相当普遍),还有一种非知识教养的驯化方法,比前者有效,即通过行为驯化硬性教导人将自身行为分成私行为与公共行为,且两种行为必须绝对分开。

自我意识解剖开来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属性意识,意识到自己来自哪里,关键是意识到自己与所属群体的关系,意识到所属群体与外部世界的内与外关系(界之意识);二是思考自己行为后果的水平,水平越高自我意识越强。我们知道成人与小孩的最主要差别就是成人擅于思考自己行为的后果,而小孩尚不具备此种能力,他们多凭本能行事。所以培养自我意识,首先要训导他们思考自己行为的后果之能力,捷径就是行为驯化,第一步是将行为分成私行为与公共行为两部分,让人从小就懂得要另造一个外在的“我”,这个“我”有一个基本框架,就是统一标准的公共行为。强制分离的两个“我”正好分出自我意识思考必备的内与外,是内外两点之间的这条轴线的长短界定着自我意识的强弱。

这也是培养集体优越感的一条捷径,一两代人就能达到,无须等待全民富裕和全民教育水平,一切都取决于上层建筑自我意识的强弱。记得我看过一部韩国人自述崛起的纪录片,讲到一个驯化个体的细节,就是从小学开始,每天老师站在校门口检查,凡遇身体或服饰不洁不整的孩子(每个指甲都要查),不让进教室,带到后面洗干净了才能上课。没有现代洗浴设备(淋浴之类),旧式澡盆脸盆照样完成了这场深及根本且不能绕开的人的革命。这是教育小孩将私行为与公共行为分开的第一步,不管你家庭经济条件如何,不管你父母怎么样,你走出家门进入公共领域都必须另造一个“我”,以符合公共标准。这个“我”是由社会用硬性标准锻造的,时常不讲人情,甚至非常残酷,从儿时就强制性地将本源的“我”与社会的“我”分开,像驯服小狗一样驯化出将私行为与公共行为分开的本能。用此驯养法,几乎一两代人就改造出来了,且大城市与乡村的孩子走出校门就消除了基本城乡差别。这才是西学首先必须掌握的真传,而不是虚无飘渺地学一些“个体、自由、独立、公德”之类的花架子,或空想出什么“好人文化”,为建空中楼阁而自砸后院。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