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宋鲁郑:从土耳其之春看伊斯兰现代化之路

2013-06-16 11:51: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2008年西方百年一遇的金融、经济危机席卷全球,危机波及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这些国家均发生了大规模的民众示威浪潮或者骚乱,甚至西方有“和平绿洲”之称的北欧、伊斯兰社会唯一一个民主国家土耳其都未能幸免。许多西方媒体和本人都用“之春”来称呼和定义这一场场民众运动,但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秘书长殷罡先生则否定土耳其是阿拉伯之春,因为它是民主国家。虽然殷罡先生仅以土耳其为例,但根据其逻辑,加拿大、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民众运动都不属于“之春”行列。于是本文从土耳其危机和伊斯兰社会现代化道路谈起。

“之春”一词的由来和演进

冷战时,全球呈现两元对峙:苏联为核心的社会主义阵营与美国为核心的资本主义同盟。每当苏联阵营出现某个国家因为经济困难引发民众不满进而意图改革甚至要以另一个阵营为榜样时,西方一律冠以“春天”的美誉。比如著名的“布拉格之春”、“匈牙利之春”。

不过说来奇特,当西方阵营出现共产党力量崛起而被西方大国镇压或者参与镇压时,苏联阵营则往往视而不见,更别说也发明一个词语来攻击西方。比如希腊共产党在几乎控制全国时,二战中已经精疲力竭的英国仍然派兵将革命烈火扑灭。再比如印尼九三零事件后,亲苏亲共的苏加诺政权被推翻,共产党人以及同情者被残酷镇压,导致五十万人——主要是平民——丧生。除了美国积极卷入,还有澳大利亚。据澳大利亚《悉尼晨报》称,澳知道实情,但仍“一如既往地支持军队的血腥政变“(哪个时候西方大概还不知道什么是人权,也不知道搞人权外交吧)。20世纪90年代初,当时的澳大利亚总理保罗•基廷说,苏哈托的政变,是澳大利亚战后战略史上最重要和最有益的事件。至于西方另一个大国英国,一方面坚决否决参与,另一方面又绝不解密相关文档。

冷战后,西方更是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此时“之春”一词也开始指虽然是民主制度但政权并不亲西方的国家出现的大规模民众抗议行动,突出的有乌克兰、吉尔吉斯、格鲁吉亚等国,当然也包括中东民主成份最大的伊朗。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3 4 5 6 7 8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