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罗新:汉语言在东亚的渗透史

2013-05-27 23:55:52 作者: 罗新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2012年1月,我们课题组一行九人到越南进行为期一周的短访,走马观花,略广见闻而已。在河内访问期间,我们拜访了著名的“汉喃研究院”。汉喃研究院是越南最重要的保存和研究汉喃文献的学术机关,现藏汉字和喃字(包括越南泾、侬、傜等族的喃字)古籍两万多种,更为珍贵的是,还藏有十至二十世纪的石碑、铜钟、磬、木牌等各类铭文拓片约四万件,以及木刻版一万五千件。汉喃研究院隶属越南国立社会科学与人文中心,是近年来越南在学术研究的国际合作领域最为活跃的机构,与中国(包括大陆和港台)、日本、韩国、法国和美国等都有很多合作出版与研究项目,整理出版了大量汉喃文献与碑刻资料。我们这次仔细地参观汉喃研究院的收藏及保管情况,还与汉喃研究院的领导及专家座谈,收获甚丰。

严格遵守越南语语法的“汉喃研究院”门匾题字

严格遵守越南语语法的“汉喃研究院”门匾题字

研究院大门入口的门匾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因为匾上写着“院研究汉喃”五个汉字。该院专家介绍说,这是用越南语的语法来写“汉喃研究院”。越南语的语序结构是修饰词(qualifier)在后,被修饰词(qualified)在前,语言学称这种语序为NA结构(noun + adjective),汉语的语序则是相反的AN结构(adjective + noun)。在“汉喃研究院”这一作为专名的词组中,“院”是被修饰词,“院”必须放在最前面,修饰词“汉喃研究”理应放在后面;而在“汉喃研究”这一偏正结构的词组中,“汉喃”是修饰“研究”的,“研究”才是被修饰词,“汉喃”是修饰词,所以“汉喃研究”的“研究”应该放在“汉喃”之前,而写成“研究汉喃”。因而,门匾上的“院研究汉喃”就是严格遵守越南语语法的表达方式。进一步说,由于汉喃、研究和院这三个词组都是越南语的汉语借词,可以视为越南语词汇,所以,“院研究汉喃”就是一个普通的越南语短语,并不是汉语,尽管用汉字来书写。只不过,熟悉汉字和习惯了汉语语序的人猛然读到此匾,难免会大惑不解。

“院研究汉喃”匾文提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在古代多语言社会里,当书写语言与日常口头语言分离时,无论这两种语言之间在语言学意义上差距有多么大,它们事实上正在经历“深度接触”,其结果是两种语言都会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异,而这种变异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社会文化与政治的深刻变迁。语言接触意味着不同文化、不同社会以及不同政治体之间的接触,这种接触导致语言要素的彼此渗透,时间和空间意义上连续、持续的彼此渗透势必造成语言要素的混合。应用语言学和历史比较语言学认为,不同社会文化体的接触与混合会造成不同语言之间的深度接触,而语言深度接触的历史后果就是语言混合。可以断言,当今世界的各主要语言都是所谓“历史混合语言”。

汉语也应该放在这一历史维度中来认识。一方面,研究语言史的学者也同意,汉语是一种年轻的历史混合语言;另一方面,汉语又是东亚历史上最古老、最重要的一种书写语言(很长时期内甚至是唯一的书写语言)。这两个方面之间存在着相辅相成的逻辑与历史关系。历史上,汉语社会和汉语政治体对非汉语社会进行了持久的渗透(深度接触),而汉语及汉语社会自身又因这种渗透所引发的反作用而型塑了自身的变迁。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四月网
1 2 3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