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美国新丝绸之路战略探析(2)

2013-04-19 14:07:00 作者: 赵华胜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美国中亚、阿富汗、南亚政策的嬗变中,新丝绸之路战略是迄今为止的最新政策,反映了美国对这一地区最新的思路和设计。

三、新丝绸之路战略的轮廓

新丝绸之路战略已不是抽象的想象,事实上,它已经有了基本的轮廓。构成这一轮廓的骨架是中亚-阿富汗-南亚贸易商路的逐步打开,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TAPI)的建设,铁路和公路的修筑,中亚-阿富汗-南亚电力网 (CASA-1000)项目的推进等等。

中亚-阿富汗-南亚贸易商路的逐步打开。2010年7月,在美国的大力推动下,巴基斯坦与阿富汗签署了过境贸易协议。这一协议的签署被认为是一个战略性突破,具有历史性意义。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出席了签字仪式。协议的签署不仅是阿巴政治关系的一大进展,而且为区域经济合作敞开了一扇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自1965年以来没有签订过贸易协定。在新贸易协定签署之前,阿富汗商品进入巴基斯坦只能通过两个口岸,而且阿富汗只能把货卸在口岸,再由巴基斯坦的车队运抵卡拉奇港。按照新签署的过境贸易协定,巴基斯坦将再向阿富汗开放18个口岸,并在卡拉奇港外再增加瓜达尔(Gwadar)和嘎西木两个港口(Qasim),阿富汗货物可通过这三个港口进出。(13)贸易协议使阿富汗货车能够进入巴基斯坦,但仍不能直接进入印度,货物只能在巴基斯坦靠近印度的旁遮普省口岸卸货。不过,这已经向直接进入印度大大接近了一步。美国希望未来阿巴边境贸易协定扩大到印度,并且也在着手打通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贸易通道。

2011年6月,印度与巴基斯坦达成协议,在瓦格赫(Wagah)地区开辟一条新的过境通道,以满足贸易扩大的需要。瓦格赫是印度与巴基斯坦之间唯一的边界口岸,它位于印度旁遮普邦阿姆利则(Amritsar)和巴基斯坦旁遮普省拉合尔市之间。瓦格赫原是一个村镇,1947年印巴分治时被分为两部分,东部归印度,西部归巴基斯坦。每天日落之前,印巴两国边防军人都要在这里举行炫耀和华丽的降旗闭关仪式,成为旅游观光的一大景观,但却使货物往来更不通畅。新通道开辟后,老通道继续保留,不过将主要用于仪式表演。印度为改善瓦格赫新通道设施投入了3 000万美元。新的口岸检查站预计在2012年底启用。从瓦格赫经拉合尔、伊斯兰堡、白沙瓦到阿富汗边境的车程约需8小时,这条路线被认为将承当起从阿富汗进入印度的通道的功能。

2011年8月,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签署协议,接受阿富汗加入过境运输协议(Cross- Border Transport Agreement)。过境运输协议是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在中亚经济合作规划框架内于2010年12月签订的,它也是中亚区域经济合作规划框架内第一个过境运输协议。过境运输协议旨在改善过境运输环境,提高过境运输效率,这特别关系到中亚区域经济合作规划框架内的5号线路。5号线路连接东亚和阿拉伯海,它起始于中国,途径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进入巴基斯坦。相关国家过于繁琐和昂贵的海关手续、入境程序、检验检疫、道路限额等问题严重影响着运输能力,签订过境运输协议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美国对阿塔吉签署过境运输协议表示支持,并且为此做了“艰苦的工作”。(14)

这样,看似孤立的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阿富汗与巴基斯坦、巴基斯坦与印度的双边行为,放到一起就具有了整体的意义,它们在三个关节上分别打通,使中亚-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的陆地贸易运输线初露端倪。

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项目。土阿巴印天然气管道项目从1990年初开始酝酿,前后已历时20年之久。项目最初是在土库曼斯坦、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三国之间,印度在2008年后加入。

土阿巴印管道全长1680公里,其中土库曼斯坦境内144公里,阿富汗境内735公里,巴基斯坦800公里。管道的走向是从土库曼斯坦进入阿富汗后沿赫拉特、坎大哈,从杰曼(Chaman)附近进入巴基斯坦,经遮布(Zhob)、德拉加齐汗(DG Khan)、木尔坦(Multan)到达印巴边境,从阿姆利则以西的印度旁遮普邦的法则卡镇(Fazilka)进入印度。亚行的资料说管道的长度为 1800公里,这应是加上了进入印度后的一段距离。土阿巴印管道的气源最初为土库曼斯坦的道勒塔巴德(Dauletabad)气田,后变更为南约罗坦-奥斯曼及附近地区气田(SouthYolotan/Osman)。

土阿巴印管道由亚行主持和协调,它也是亚行中亚区域经济合作规划中的重点项目。项目的造价最初估计为33亿美元,2008年重新估价为76亿美元。分析认为,到实际建造时,总费用很可能达到10亿-120亿美元。

管道年输气量计划为330亿立方米,期限为30年。它的分配是在每日9 000万立方米的输气量中,阿富汗得1 400万立方米,巴基斯坦和印度各得3800万立方米。

土阿巴印管道项目经历了无数谈判,过程极为复杂,进展颇为艰难。在2008年4月土阿巴印签署框架协议时,当时计划2010年开工建设,2015年投入运营,但未能实现。2012年5月,巴基斯坦和印度与土库曼斯坦签署了天然气购销协议,是漫长的马拉松谈判中的一个突破。不过,谈判仍未全部完成。现在项目预计在2018年投入运营。

美国是土阿巴印管道项目的积极推动者。布雷克助理国务卿说:“我们一直支持土库曼斯坦和其他国家管道的多方向发展,支持他们的能源独立。而土阿巴印管道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它把这一地区的两个端点即土库曼斯坦和印度连接起来。”(15)美国把土阿巴印管道项目称之为“能源多元化和一体化的完美范例”,认为它是新丝绸之路战略的关键一环,对它的发展表示“强烈的支持”。(16)

美国对土阿巴印管道项目的作用有很高的期望,认为它可产生多方面的重大政治、经济和地缘战略效应。中亚能源将增加新的输出方向,阿巴印将得到天然气,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还可得到可观的天然气过境费。据预算,阿富汗每年可获得过境费约3.5亿-4亿美元,而阿富汗年财政收入只有约16亿美元(2011)。除此之外,土阿巴印管道抑制了伊朗向中亚输出天然气的计划。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从1995年也开始酝酿,印巴也曾进行了多次谈判。这条管道长2 300公里,可避开动荡不安的阿富汗南部地区,造价预计75亿美元,与土阿巴印管道接近。美国一直反对修建从伊朗到南亚天然气管道的计划,并劝阻巴基斯坦放弃这个项目。(17)印度看来受到了美国的压力,它在2008年脱离了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项目,除了商业性原因外,可能与美国的作用不无关系。2006年3月,美印达成了民用核能合作协议,2008年10月,这一协议正式生效,美国取消了对印度长达34年的核出口限制,意味着对印度国际大国地位的承认。在这一背景下,印度对美国孤立伊朗不能不有所合作。在脱离伊巴印管道项目的同时,印度加入了土阿巴印管道项目。

中亚-南亚 1000项目。中亚电力已经输入到阿富汗,来自乌孜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的电力已经接入了阿富汗的电网。不过,这都是双边的电力合作,它们虽十分重要,但规模不大,有一定的局限性。中亚-南亚1000是多边电力合作项目,对新丝绸之路战略有更重要的意义。(18)

中亚-南亚 1000项目的参加国是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四国,它的目标是把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富裕的水电输送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拥有丰富的水电资源,而且还有尚未开发的巨大潜能,而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电力不足,价格也远高于中亚。这是中亚-南亚1000项目成立的基本条件。项目的具体目标是每年向南亚输送约1000兆瓦电力,项目的名称也由此而来。它的电力来源依托于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已有和在建的发电能力。计划中的电网全长750公里,它的走向是:从吉尔吉斯斯坦纳伦(Naryn)水电站,到塔吉克斯坦的苦盏(Khujand),继续到喀布尔,从白沙瓦进入巴基斯坦。该项目被认为不仅会给各国带来可见的利益,而且对推动区域合作也将产生无形的重大影响。按照世界银行的设想,最终的目标是形成中南亚地区电力市场(CASAREM)。中亚-南亚1000项目仅是这一设想的第一阶段,未来可能有更多国家加入。项目的构成包括架设从塔吉克斯坦经阿富汗到巴基斯坦的直流高压线;建造喀布尔变电站;架设从吉尔吉斯斯坦经塔吉克斯坦向南亚供电的交流电线;以及相关的法律和机制准备。项目的造价估计为9.5亿美元左右。(19)

中亚-南亚1000项目形成于2006年。2006年5月,塔吉阿巴在伊斯坦布尔就电力合作的可能性达成了意向,巴基斯坦愿从塔吉购买电力,塔吉两国愿意出售,阿富汗同意为过境提供方便。世行、国际金融公司、亚行、伊斯兰发展银行、美国国际开发署以及一些私人投资者的代表也参加了会议。同年10月,四国签署了建设从塔吉克斯坦经阿富汗到巴基斯坦高压输电网的理解备忘录,并设立了作为协调机构的部长委员会。世行是中亚-南亚 1000项目的主要协调人。

中亚-南亚1000项目存在着许多风险和特别的困难,除了商业性风险和地区安全稳定这些普遍性问题外,这一项目还涉及中亚国家间水资源的矛盾。蓄水发电特别是建造水电站会影响下游国家的灌溉用水,在中亚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容易引发中亚国家间的矛盾和冲突。

乌孜别克斯坦-阿富汗铁路。在公路方面,在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之间的喷赤河上已修建了数座桥梁,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间的公路运输也已开通。在铁路方面,最重要的成果则是阿富汗-乌孜别克斯坦铁路的完成。

乌孜别克斯坦-阿富汗铁路从2003年开始酝酿,2008年11月,阿乌签署了修建乌阿铁路的备忘录。项目由乌国家铁路公司承建。2010年1月,乌阿铁路开工,同年11月完工,12月试运行,计划在2012年下半年正式运营。铁路的运营也由乌国家铁路公司负责。(20)

乌阿铁路全长75公里,它的一端是乌孜别克斯坦的海拉坦(Hairatan),另一端是阿富汗的马扎里-沙里夫(Mazar-e-Sharif)。该项目属中亚区域经济合作规划中的项目,主要由亚行投资,造价1.7亿美元,其中亚行提供了1.65亿美元,阿富汗政府投入了500万美元。

早在19世纪,在阿富汗修建铁路的想法就已经出现,但一直未能实现。在21世纪之前,阿富汗国内只有几十公里的铁路轨道,包括苏联在1980年代修建的一条连接乌孜别克斯坦铁尔梅兹(Termez)和阿富汗的海拉巴德(Kheyrabad)的约15公里长的铁轨。在土库曼斯坦和阿富汗之间,也有一条苏联修建的10公里长的铁轨,连接着土库曼斯坦的谢尔赫塔巴特(Serhetabat)和阿富汗的(Towraghondi)。这段铁轨在2007年重修。

乌阿铁路虽然不长,但它是阿富汗的第一条铁路,对阿富汗国内铁路建设和经济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更重要的是,乌阿铁路的开通为阿富汗与周边国家的铁路连接打下了基础。按照亚行的计划,未来铁路还将延伸到赫拉特,从赫拉特再到喀布尔,再到阿富汗贾拉拉巴德和巴基斯坦白沙瓦之间边界小城托克汗姆(Torkham),以备将来与巴基斯坦铁路联网。巴基斯坦在与阿富汗接壤的地区有两个铁路终端,一个是杰曼,另一个是托克汗姆。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政府在2010年7月签署备忘录,计划修建两条铁路,一条经杰曼连接巴基斯坦的奎达(Quetta)和阿富汗的坎大哈,另一条经托克汗姆连接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和阿富汗的贾拉拉巴德。这项计划已在推进。(21)

除此之外,印度、伊朗、土库曼斯坦和中国都有在阿富汗修建铁路的计划。伊朗在修建从马什哈德 (Mashhad)到赫拉特的铁路,这将使阿富汗和伊朗的铁路联网。印度也计划修建一条从阿富汗哈吉加克到伊朗查巴哈港(Chabahar port)的900公里长的铁路,修建这条铁路的目的是为了运输印度在阿富汗哈吉加克开采的铁矿。(22)2011年5月,阿富汗与土库曼斯坦签署框架协议,准备修建从土库曼斯坦到阿富汗的铁路。土库曼斯坦将承担这条铁路的设计和建设。这条铁路将是从土库曼斯坦的Karki到阿富汗安德胡伊 (Andkhoy)的126公里长的铁路的一部分。

以上地区贸易、天然气管道、电网、铁路结合在一起,共同勾勒出了新丝绸之路战略的大致图景。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