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金融时报:伊拉克战争十年祭

2013-03-15 14:22:00 作者: 袁立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2003年3月,美英两国决定入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在那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最引人注目的是“阿拉伯之春”革命浪潮。如果这场革命浪潮能席卷伊拉克,那么萨达姆可能会被伊民众赶下台,根本无需国际社会对伊进行干预。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伊拉克战争已过去十年,而美国、英国和中东仍生活在这一重大决定的阴影下。

关于这件事,主要有两个问题需要回答。这场入侵是否正确?我们从中汲取了什么教训?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不错,萨达姆是一个暴君,他在科威特以及在打击库尔德人方面的记录确实让西方感到担忧。但在“9·11”恐怖袭击后,小布什(Bush)政府却企图把他与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联系在一起,将二者的所作所为视为某些穆斯林向美国发起的粗暴挑战的一部分——小布什政府的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美英两国严重夸大了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两国发动这场战争的依据是,西方能在转瞬之间让伊拉克实现民主。最重要的是,这场战争让美英卷入了一场长达8年的冲突,让它们无法专注于确保阿富汗的安定,从而耽误并最终损害了阿富汗的进展。伊拉克战争可以说是二战以后最大的一场外交失误。

说到教训,美英两国可以说都汲取到了一个关键的教训、并用之指导实践,那就是不轻易采取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采取的那种“地面战争”干预方式。在利比亚,西方正确地将打击限制在空中和海上,减少了利比亚平民以及北约(Nato)自身的伤亡。但更重要的是,西方国家政府现在更强调中东和非洲国家参与到地区干预中。法国在马里已派出地面部队。但法国从一开始就强调,马里和非洲国家必须承担起确保更长期安全的责任。

然而,并非所有教训都是有益的。这种新的消极干预使得西方大国无法在一场已导致7万人死亡的冲突中向叙利亚叛军提供关键的军事援助。但至少,美国现在已正确地调整了方针、倾向于向非伊斯兰圣战派别的武装分子提供更多直接援助。

伊拉克战争还对西方外交产生了深刻影响。现在有一个非正式的规则,即实施军事干预先要获得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的支持。这个规则令人担忧。1999年,北约在未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支持的情况下采取军事行动,把塞尔维亚的势力赶出了科索沃。如今,这被人们颂为一场正义的战争。是否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首先获得联合国安理会的支持,人们对此应重新斟酌。

最后,伊拉克战争让西方公众对关于“贱民国家”可能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产生了很大的怀疑。这场战争后,西方情报机构往往会低估伊朗、朝鲜和叙利亚制造这种武器的能力——伊朗和朝鲜秘密铀浓缩工厂的突然曝光、以及叙利亚的核反应堆就证明了这一点。

2003年夸大萨达姆政权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潜力是一个可怕的错误,但我们不应假定伊朗和朝鲜在这方面的潜力也被夸大。或许,西方正在犯下一个完全相反的错误。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金融时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