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中国部委撤并后公务员去哪了?

2013-03-15 10:54:56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北京,又一场机构改革已启动。最牵动基层公务员人心的是部委拆并中的人员重组分流。过去15年给许多公务员留下进退沉浮的人生轨迹。

北京,又一场机构改革已启动。像前六次一样,每次改革都是一次“革命”,而机构的人员分流和职能转变,是这场“革命”成败的关键。最牵动基层公务员人心的,是部委拆并中的人员重组分流。过去15年间的机构改革,给许多公务员留下进退沉浮的人生轨迹。

拿什么赎买你,公务员资格?

1998年机构改革时,国务院机关分流人员在1万人以上,几乎裁员一半。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人事部、教育部关于国务院各部门分流人员学习和培训实施方案的通知,规定具有高中毕业及其以上学历的分流人员均可报名,免试入学,参加人事部、教育部统一组织的定向专业培训,攻读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课程进修班、研究生学历教育。培训时间为2至2年半。培训容量13000人左右。

当时各部委给出的条件不尽相同,吕青所在的财政部作为强势部门是当时分流政策最好的部委之一。

1998年精简的时候,财政部给了18项优惠政策,比如分一套房子;由公费出钱去读书两年,有去英国剑桥美国哈佛的也有在清华中央财经的;还可以选择去财政部下相关的事业单位。等等。当然这些政策不可能一人独占,只能在其中择一。

有人级别不变,有人读书后重进编制内

1998年各部委的分流安置主要是三个途径:一是离退休还有几年的老公务员提前退休;第二条途径则是政府拿钱去大学学习三年,本科毕业的去读硕士,硕士学历的去读博士,三年期间各种待遇不变;第三条途径则是调到直属国有企事业单位。

因为去直属单位原则上是级别不变,直属单位受制于上级领导部门,一般对分流来的人员不能不接受。这些单位当时被人形象地称为“分洪区”,“几次改革之后,那些分洪区也已经是汪洋大海了。”分流到一家事业单位的王贤说。

分洪区也不是国家财政直接支付的,也不会给国家财政带来财政压力,很多事业部门财政主要是靠收费,比如王贤分流去的那家,国家给30%的经费,其他靠收费。

虽说人员减少了近一半,但部级官员和司局级官员的职位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处级职位减少也不多。比如薛剑那个司仅仅将8个处减少为7个处,老干部局和机关服务局从公务员编制就地变为事业编制——这样就不占编制名额。

减少的主要是科级和科级以下的职位。比如原来每个处四人,处长、副处长各一,现在变成一个处仅三人或二人,处长、副处长职数不变,每个处要么留一个科员要么一个科员都不留,全是官员。对具体办事者来说,首先要平衡各方面利益,再然后就是考虑分流工作的难易程度。

但是这场惊心动魄涉及多方利益的改革并没有出现曾经预想中的尖锐矛盾。就像官方学者声称的那样,上世纪的几次机构改革已为冗员安置探索出了宝贵经验。

外交部的蒋琦选择了去北大读书。蒋琦在北大和所有在校研究生一起上学一起考试,不同的是,各定点专业都有一个“国务院班”,都是从各部委通过考试进来的。事实上,蒋琦后来又回去了,“我知道的班上像我一样回去的至少有十几个人。”

2003年被分流的公务员同样可以到名牌高校进修,学费由国家买单,这部分人几年后从高校进修毕业后,正好赶上有一些编制内到了年龄的人退下来,空出一些岗位,因此一些原来分流的人重新进入编制内得到任用。

U形人生:重考公务员,5年回到正处级

李然(化名),大学时代就选择投考公务员,很年轻就做到国家经贸委的一名处长,前程无量之时,赶上2003年的机构改革,国家经贸委被撤并,原有职能被拆分到商务部、发改委和国资委三个部委中,李然在改革中失去了公务员编制,被分流到业务相关的一个协会。

李然很快从协会辞职,重新参加有国考之称公务员资格考试,再度跻身公务员行列,进入国务院的另一个部委,从最底层的科员干起,沿着副科长、科长、副处长、处长,逐级而上。2008年他成为所在部门一位副部长的秘书。5年,从处长又回到了正处级,走了一个U形轨迹。

并不是所有人的第一志愿都是留下

小人物的选择和被选择不仅可以给大时代作出贡献和牺牲,大时代也为小人物提供了新的机会和位置。并不是所有人的第一志愿都是留下,如果自己所在的部委在改革中职能被削减了,不少人更愿意到福利待遇好的直属机构去。

某部委的一位处长,2003年机构改革时到了直属出版社任副社长,年收入一下子从5万多元上到10万多元,福利也更好。

2008年推进大部制改革前夕,就有一位在主管经济的部委工作的处长流露过,他正在努力争取,想离开现在的部门,到新成立的中国投资公司去的意向。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BWCHINESE中文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