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白益民:东海合作的弃选逻辑

2013-02-18 09:20:46 作者: 白益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上世纪90年代末期,美国“投资银行”这个新兴的概念开始进入中国企业的视野,以中海油为代表的央企在美国投行的帮助下,为与国际资本市场接轨接二连三地奔赴美国上市融资,然后在这些投行的引导下逐渐实现其国际化的梦想。

而与此对应的则是,中国石油工业此前的“合作者”帝国石油株式会社、石油资源开发株式会社等日本公司逐渐被冷落,三井物产、丸红等日本综合商社也接连受到打击。

中国企业的发力以及中美在石油开采上的联袂,让日本坐立不安,此后日本政府单方面收购钓鱼岛以对抗中国的合法权益。这一行为为当时愈演愈烈的钓鱼岛冲突埋下了伏笔,也直接导致了中日在东海上的长期纠葛不断。

外资触角

1997年秋,中海油看到美国资本的强大力量,先后接触了40多家境外投资银行,最终聘请了美国花旗集团旗下的所罗门美邦公司和中国银行(601988,股吧)旗下的中银国际为主承销商,准备海外融资。然而中海油第一次路演没有获得外国资本的青睐,订单寥寥无几,主承销商所罗门美邦最终建议因为订单不足而放弃IPO(首次公开募股)计划。

1999年底,中海油计划二次上市。时任中海油总经理卫留成决定选择美国美林证券公司和第一波士顿公司作为主承销商,并邀请刚刚加入美林证券(中国)公司的刘二飞亲自操盘。此前,身在东方汇理财务公司的刘二飞作为中海油总裁卫留成的财务顾问,目睹了首次上市的失败。接下来,美林证券的刘二飞开始为中海油二次上市做了大量细致的准备工作。

2000年,在美林证券的帮助下,中海油通过私下配售,引入美国国际集团、美邦保险百慕大、美邦保险香港、新加坡国家投资公司、亚洲基建基金等八大策略投资者,合计持有5.57亿股中海油股份,占扩大后已发行股本的6.96%,筹集共计4.6亿美元。随后,中海油在招股书中对自身的定位进行了调整,诉求点从专营权转向了自营能力。

成功上市让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中海油)完成了与国际资本以及国际石油巨头的对接,然而,美国资本也借此启动了与中国合作共同开发东海油气的计划。

事实上,就在2000年11月13日中海油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上市计划书当天,英荷壳牌集团旗下的壳牌海外投资有限公司就与中海油签署了战略联盟协议,以共同开发在油气勘探与生产以及天然气市场销售领域的广泛合作机会。

协议的内容主要包括:双方共同勘探与开发东海距上海西南三百五十公里处西湖凹陷区域的天然气资源以及渤海湾的几个油气田。此前,壳牌海外投资有限公司已经同意至少斥资2亿美元向中海油认购20%的股份。

2001年2月12日,就在距中海油上市定价的一周前,彭博资讯突然发表一位政府职员的讲话,说中国政府为支持西气东输,在2003年之前不会批准中海油东海天然气的开发。一石激起千层浪,投资者立即把矛头转向“中国概念”的政策风险,无疑又增加了投资者对中海油股票定价时中国风险折让的要求。

国务院为了使中海油开采海上石油的独家地位得以维持,所以在中海油上市前,决定将西湖凹陷项目五成股权授予中海油。

西湖凹陷天然气田,可采储量约3000亿立方米,主要开采地区集中在春晓、平湖及黄岩地区,其中春晓是内地发现的三个近海气田之一,也是西湖凹陷区在上海以东发现的最大天然气田。此前该地区由新星石油公司所有,2000年2月29日,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中石化)收购了中国新星石油公司在西湖凹陷的天然气资源,不过该气田涉及到海上石油开采权的问题,因此国务院将50%的股权划归中海油。

联袂开发

在成功上市后不久,2001年5月18日,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表示将集中在中国南海及东海西湖凹陷地区进行天然气勘探和开发,其外国合作伙伴则专注于渤海湾的原油开发。6月18日,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就合作勘探开发西湖凹陷天然气资源一事达成协议。根据协议,中海油和中石化双方各拥有50%的权益,将携手对外合作,按照国际石油上游行业的惯例组成联合管理委员会,由中海油担任作业者。

根据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将西湖凹陷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的承诺,2001年8月,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中海油)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签订一份收购协议,以代价4500万美元收购总公司在中国东海西湖凹陷地区的石油及天然气权益。中石化也通过其香港上市公司购买新星石油公司的方式,于当月以91亿元人民币向母公司收购从事天然气和石油开采的中石化新星公司,获得西湖凹陷资产。这笔资金由7月份中石化在A股上市募得的118.16亿人民币支付。

2002年3月20日,中国国家计委在上海召开东海天然气工作会议,宣布由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和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合作成立东海天然气开发联合管理委员会和东海西湖石油天然气作业公司,正式启动东海天然气联合开发,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任该项目作业者。当时,东海春晓气田群总体开发方案已初步形成,勘探以此为重点和起点,加速区带及周边的勘探,形成以春晓气田群为中心的大型天然气开发基地,并计划2004年实现东海天然气上岸。

2002年6月27日,中海油、中石化透露,将携手美国优尼科石油公司、英荷壳牌石油公司共同开发东海西湖油气田。其实,美国优尼科与英荷壳牌对开发东海油气田一直垂涎三尺。原新星石油公司规划研究院总工程师张抗透露:“优尼科、壳牌等对东海项目一直有持久兴趣。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进行东海项目勘探时,他们就一直缠着要一起做。”

然而,眼看着中国在东海油气资源开发上与美国越走越近,日本政府开始坐立不安。2002年10月,日本政府和所谓的钓鱼岛所有者栗原姐弟签订了“租借”钓鱼岛契约,租金为2200万日元。2003年1月1日,以此为内容,日本主流报纸《读卖新闻》在头版头条位置上赫然刊出一篇报道,题目就叫《强化领土管理,国家租借尖阁(钓鱼岛三岛)》。当中国政府强烈抗议之后,《产经新闻》、《读卖新闻》先后发表社论,大谈日本这一行动的“巨大意义”。

日本翻脸

2003年8月19日,中石化、中海油、美国优尼科和壳牌(美国)的子公司帕克顿东方公司,没有理会日本的一系列反应,在人民大会堂签署了东海油气田开发合同,春晓油气田是其中第一个投入开发的项目。这时,正值中国大陆民间“保钓行动”愈演愈烈之际,从2003年6月到2004年3月,9个月里,中国民间保钓人士4次出海,最后一次登岛成功。

从此以后,中日关系开始每况愈下。2003年底,因中国国内石油需求激增,中日双方就削减出口数量和提高价格未能达成一致,从2004年1月份开始,中国停止对日出口中日长期贸易协定下的大庆原油,从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执行了30年的对日原油出口正式告终。而这也标志着,维系中日友好的纽带彻底终结。

日本两家对华原油进口组织——国际石油株式会社和日本中国石油输入协议会也在随后宣布解散。国际石油株式会社由日本出光兴产等石油公司、新日铁等钢铁公司和一些电力公司于1973年3月成立,专门负责进口中国原油。日本中国石油输入协议会则由三井物产、住友商事等日本财团的大型综合商社于1974年7月成立,主要面向中国展开石油贸易。

2003年3月,时任自民党外交部会长的盐崎恭久带头发难,以中国海洋调查船进入日本近海活动为由,强行搁置日本政府预定向中国提供的172亿日元特别贷款。自1979至2003年底,日本提供援助总金额合计:有偿资金合作(日元贷款)3兆3334亿日元、无偿资金援助1416亿日元、技术合作1446亿日元。该援助一直被认为含有战后补偿之意味,是作为衡量中日关系的指标之一。

不过,日本把这一本属中、日经济合作的问题日益政治化,用作向中国施压的手段。2006年4月日本政府作出决定,新年度的对华日元贷款额度将比上年的858.75亿日元减少100亿日元。至于内阁的审定时间,“要看预定4月召开的日中关于东海油气田开发谈判时中方的表现再定”。

整个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国防经费持续呈现两位数成长。对此,日本有疑虑:中国是不是因日本ODA(政府开发援助)缘故而有财政余力让国防经费增加、或者ODA被使用在其他的军事相关费用、ODA是不是助长了中国军力的现代化。

2004年11月28日,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表示,“对华ODA已经到了该毕业的时候”,表明了准备将在不久的将来,彻底停止对华ODA的想法。2005年3月,日本政府决定大幅删减中国提供的政府开发援助,其中约占90%之长期低利贷款将逐年削减,至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完全终止;至于无偿资金援助(2005年为51亿日元,占当年ODA的4.8%)与技术协助(2003年为62亿日元,占当年ODA的5.7%)的部分则继续提供。

就在中国和美国的石油巨头以及投资银行合作正酣的时候,日本在中国的企业却受到了冷淡的待遇,中日经济关系因此出现了裂痕,日本企业在这场风波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

2000年3月13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办理了一起收受贿赂、泄露国家秘密的案件,披露了三井财团的三井物产(综合商社)与富士财团的丸红(综合商社)通过行贿中国国家机关人员,从而在重大项目中获得招标的行为。

丸红株式会社是富士财团的综合商社,自1858年成立以来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丸红主要从事国内及进出口贸易、国际间商品技术服务贸易,并利用投资、融资等功能,经营领域不断扩大。早在1978年丸红就响应中国对外经济开放政策,积极扩大中国的业务,2002年丸红对华贸易总额达到4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丸红旗下的芙蓉石油开发株式会社此前与乌鲁玛石油资源开发株式会社一同向日本政府申请开发东海石油资源。

责任编辑:宋歌
来源: 《环球财经》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