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影视书评 / 正文

王小东:《云图》是人类在回答弱肉强食这个问题

2013-01-30 09:49:00 作者: 王小东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云图》的主题到底是什么呢?笔者认为就是一是弱肉强食的问题能不能解决?二是应该不应该解决?三是怎么解决。

昨晚(2013年1月28日)朋友邀请去看《云图》的评论家专场。在首都影院金融街店。一进放映厅,发觉满是熟人,这且表过不提。散了电影,走廊上碰到黄纪苏夫妇,纪苏问我:主题当然是明白的,线索你理得清吗?我说:理不清,恐怕电影的创作者也没想让我们理清吧。

按说我要想理清《云图》的线索应该还相对容易点,因为评论家专场的主办方给我提供了理清线索的资料,但我承认,还是理不清。回家后我又从网上查了查更多的理清线索的资料,发觉也没多大参考价值。其实,很可能还是我一开始的感觉,这不是一个你应该去费尽脑汁理清线索的电影——当然,你要是以费脑子为乐,也不妨去做这个智力游戏,不是还有下围棋的人吗?

在没看之前,我就知道《云图》是一个在各个时空穿越的穿越剧。但我还以为,是从A时空到B时空到C时空……的有序穿越,看了才知道是在各个时空随心所欲、随机的,犹如打乱了的拼图的来回穿插,所以理线索就难了。

我一向以为,穿越剧——还有科幻剧也一样——有个两个好处,(1)打破现实主义的时空幻境对于艺术家发挥想象力的限制,可以敞开了编故事;(2)可以躲避现在在世界各国肆虐的政治正确性对于人类重大问题探讨的限制。第一个好处基本上属于娱乐范畴,暂且不谈,第二个好处则是我所喜欢的。

好莱坞的大部分片子都是属于头脑按摩类的,你工作累了,头脑木了,给你按摩下放松放松,但确实也有相当精彩的思考人类重大问题的,相当具有思想性的影片,我认为这里面以科幻剧和穿越剧为主。就近期说,《时间规划局》和《云图》都算是相当不错的。至于《阿凡达》、《2012》等,虽然视觉效果相当震撼,还是仅仅属于头脑按摩类——当然头脑按摩类的也很重要,我自己也要消费不少头脑按摩类的文娱作品。

说了半天,《云图》的主题到底是什么呢?我认为就是(1)弱肉强食的问题能不能解决,(2)应该不应该解决,(3)怎么解决。古代的人类是不怎么问这些问题的(这样说也许也不准确,也许只是问的方式不一样),但近几百年来则一直在问,时不时的有人出来说已经找到答案了,大家也以为找到答案了,后来又发现根本没找到,于是又问。这问里面就触及了很多的政治敏感性,也包括了很多的复杂性。别以为这政治敏感性只有在中国会妨碍思想的表达,其实在美国也一样会。除了政治敏感性,还有一个问题复杂性的问题,这么多、这么杂、这么难的问题,用电影怎么表现?《云图》是一种尝试,把这些问题像搅乱的拼图一样扑面摔给你,你自己去整理,自己去脑补,自己去回答吧。

总之,我还是挺喜欢《云图》的,它是一部有思想性的影片。

说到这里,我要批评一下当今中国的影视界了。中国的影视界,穿越剧也不少,用于头脑按摩则尚可,思想性则看不出来;科幻就更惨了,干脆交白卷了(这两者要是说小说,则还有具备点思想性的)。中国的电影电视人一点都没有运用这两种形式探讨重大问题的能力。不讲穿越或科幻的特定形式,就讲整个影视界,有这能力么?倒也有过探讨的尝试,如影片《英雄》貌似探讨了,最后给出了一答案:“不杀”——这不是笑话么?人类的问题居然这么好解决,有了“不杀”的理念就行了,这都不是幼儿园的智力水平了,这压根就够不上哺乳动物的智力水平!唉,太惨了。

问题表现在影视界,根子还在思想界。首先是中国的思想界,一直是跪倒在西方人面前的:他们以为“智慧”且“高尚”的西方人对于人类的一切重大问题早都有了答案,我们中国人只要有了“不杀”的理念,即不再想和西方人一争短长,老老实实跪倒在西方人面前,则人类的问题早都解决了。长此以往,整个中国思想界的智力就严重退化了,退化到了今天,都推出了哺乳动物的等级了。

所幸的是,并非每个中国人的智力都像中国思想界的那些头面人物那么退化。就在去看《云图》之前,我去一个地方做视频节目,和几个年轻人谈了谈。我们做的视频节目主要是谈最近试飞成功的我国大型运输机和反导试验的,但在吃饭时谈了不少人类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这些问题在视频上不能谈,也是因为政治正确性的缘故)。我认为我们的谈话的水平相当不低,很可能还高过西方人的水平呢。刚才我夸了好莱坞,夸了西方,其实西方的水平也有限,说了半天,他们的答案不也就是《云图》末尾,坐着飞船离开地球到另一个行星,坐在那里看着地球指指戳戳么——你还别跟我提西方学术界,西方学术界还不如好莱坞呢,基本上跟中国学术界差不多,码些让你看不懂,其实他们自己也不懂的字母混吃混喝。可惜的是,我们没有资源把这些思想通过电影这样的形式表现出来,警醒世人。

最后,说点《云图》里的种族意识。还是和西方的几乎所有影片一样,英雄肯定都是西方人,非西方人,就算是好人(过去往往是猥琐的坏人,现在往往是好人了,这也算是一点进步吧),也是属于等待被拯救的奴隶,前工业时代的标准形象是黑人,工业时代的标准形象是亚洲人(周迅就跟这儿用上了)。《云图》这里有个例外,就是张海柱,从原文看,应该是韩国人(《云图》很拍韩国人马屁啊,里面的未来城市是新首尔),但演员还得是白人。白人你们就扯吧,意淫吧。人类的未来不可能就是你们说了算,我跟那些年轻人的谈话就是种下的种子,这些种子必会生根发芽,铺满地球的表面。

责任编辑:puren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