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黄树东:世界真的是平的吗?

2013-01-15 09:38:53 作者: 黄树东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人类历史上产生过许多不同的世界体系。在每个这样的体系中,权力都高度集中在强权身上。全球化体系是否改变了历史?全球化没有摆脱历史的宿命。和历史上所有世界体系的权力结构一样,权力都高度集中在强权身上。

全球化把世界描绘成一个彼此依赖的世界村。全球化认为,货物、要素、国际资本在世界的流动,加深了世界各个国家间的相互依赖关系。这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观点,一种有意的战略模糊,模糊了现有国际体系的权力结构特点。全球化的浪潮,依靠金融资本把不同国家的市场编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世界市场。许多跨国公司的决策对许多国家的就业和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而千千万万散居世界各地的消费者的行为导致许多跨国公司盈利的波动。印度偏远村庄的穷人可以用付费手机和外部世界联系;亚马逊丛林的电视可以收到华尔街的金融动态。世界变小了,世界变平了。许多人断定,相互依赖的世界市场,导致了相互依赖的国家关系,导致了全球决策体系的扁平化。但是,一个雄视古今的强国,会因为进口了别人生产的童鞋而依赖后者?无论这种童鞋有多精美,这种所谓的依赖假如不是一种有意营造的谎言,就是有意营造的战略烟幕;假如不是天真的无知,就是无可救药的迷信。在全球化体系中,强者的市场是控制发展中国家经济战略的武器。

不论世界“相互依赖”的理论有多么精致,关于世界经济秩序和规则的决策,从来就不是在那些边远山区中或消费者市场上做出的,而是在国际机构的总部和发达国家的首府做出的。有人说,全球化是历史的必然,中国要融入全球化,中国正在融入全球化。作为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中国应当了解,全球化作为一种世界体系,是一个有着复杂权力结构的金字塔。这个权力结构类似于权力高度集中的帝国体制。

第一,全球化体系是一个以霸权为中心的权力结构。全球化体系不是平的。表面上看,全球化是互联网、手机、微电子,是麦当劳、可口可乐、好莱坞电影,世界正在趋同,信息正在加速流动,世界范围内的决策权正在分散。其实全球化体系是发达国家在20—21世纪建造的金字塔。站在塔尖的是当今唯一的超级大国。尽管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权力平衡,是保持金字塔稳定的重要因素,但是,在全球化体系中,美国是唯一起支配作用的国家,其他国家都从属于它。霸权不是全球化独有的现象。在国际竞争中,任何一个实力资源(经济、军事和文化)占有绝对优势的国家,一个有追求扩张性国家利益的意志和战略的国家,一个能高效动员战略资源的国家,都可能成为世界霸权,成为在国际竞争中享有最大自由的国家。和历史上任何霸权一样,美国是实力资源、意志和动员能力结合在一起的产物,是硬霸权和软霸权相结合的产物。迄今为止的人类历史,是一个霸权迭出的历史。霸权每个时代都有,然而全球化却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人类历史的独特现象。

人类历史上产生过许多不同的世界体系。在每个这样的体系中,权力都高度集中在强权身上。全球化体系是否改变了历史?

全球化没有摆脱历史的宿命。和历史上所有世界体系的权力结构一样,权力都高度集中在强权身上。全球化并不存在超国家的政府。和任何国际贸易体系或其他跨国家的国际组织一样,全球化以一定的权力结构和利益结构为基础。其实质就是国家间的权力和利益分配。这种权力分配的结构从来不是建立在世界范围的民主基础上,它建立在某个强权的基础上,并依赖这个强权而存在。在构建和控制这个世界秩序时,偏远地区的部落和超级大国,世界上的弱小民族和强权国家,世界上那些渴望繁荣的人们和那些希望维护自己繁荣的人们,那些坐在互联网面前收集信息的人和那些在跨国公司总部里发号施令的人的作用是不一样的。平等不是这类世界体系的基础和特点,强权才是推动这个体系的动力,是维护这个体系的中心。没有这种强权的存在,国家间的彼此竞争将导致任何类似的世界体系的崩溃。

这个处于权力中心的强权,具有以自己的意志和愿望来界定国际经济或贸易秩序的能力;有捍卫这个体系、实施这个体系的规则和价值的决心;有动员其他国家或追随者的能力;是这种体系的价值代表;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有通过这个体系实现自己战略利益的实力。历史上以大英帝国为中心的世界贸易体系是这样,以苏联为中心的华沙体系是这样,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在金本位上的以美元为中心的西方贸易体系是这样,20世纪70年代以后建立在与黄金脱钩的美元基础上的全球化经济体系也是这样。霸权是这类体系的锚。在这个体系中,霸权不仅要制定规则,还要控制程序;不仅要“经济寻租”,还要“体制寻租”;不仅要通过这个体系实现自己的霸权,还要通过这个体系维持自己的霸权。这类国际体系的实质是不平等的。以苏联体系为例,到了20世纪50年代末,苏联霸权和中国的独立自主发生了矛盾。为了捍卫中华民族的平等和尊严,中国从苏联体系中退了出来。

这种权力中心必须只有一个。假如多中心,基于权力和利益冲突,这种体系将分崩离析,世界市场就会解体为不同的区域市场。而成为这个中心国的必然是综合实力最强的超级大国。在全球化体系中这个国家就是美国,而其他国家则处于从属地位。融入这个体系的每个国家,要么接受霸权的统治,服从霸权的利益,成为二流或三流国家;要么与霸权发生冲突。这是希望崛起的民族的历史宿命,是希望融入世界体系的民族的宿命。这就是为什么,近代历史上真正强权的崛起,都是在既存的世界经济体系以外崛起,在孤立中崛起。美国是这样,苏联也是这样,更早一些的大英帝国也是这样,曾经的欧洲大陆强权德国也是这样。假如日本算是经济强权的话,日本是通过融入美国体系而崛起的唯一一个经济强权。但正如我们在《大国兴衰》一书中所描述的,日本最终没有逃脱历史的宿命,它对美国经济上的从属,使它进入了漫长的衰退。这种权力结构特点,在中国入世的过程和入世的条件上有充分的体现。

孤独造就伟大的英雄,孤独也造就伟大的民族。只有能够享受孤独的民族,才能创造自己的历史,才能最终以自己的风貌走进世界,为世界创造历史。

责任编辑:魅影
来源: 四月网
1 2
相关推荐: 世界黄树东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