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刘学伟:阶级共和还是平民共和

2013-01-13 21:02:00 作者: 刘学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第二共和的第一份宪法性文件是新政协在1949年制定的《共同纲领》。它的总纲确立的是一个阶级共和国,没有任何地方提到要消灭私有制。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国旗五星红旗的意涵是,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四个阶级拥戴共产党的领导。这个阶级共和的概念从1954年宪法开始就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人民民主专政和逐步消灭私有制的宣言。改革开放以来,1982年有了一个新的宪法,以后还有四次修改,私有制的合法地位逐步恢复。但专政和“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的提法依然宛在。

近些日子,寒竹先生在《观察者网》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从各个角度阐述一个新的观念,叫做“平民主义”。寒竹先生还为这个现代的平民主义在中国的历史上挖出一个“扁平化结构”的根。

个人感觉,寒竹先生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学者,理论素养比本人显然深厚。他的很多观点与笔者接近,但也显然有相当多的分歧。在笔者看来,这些分歧的程度恰好可以做一个不伤和气,不伤感情的学术争论的素材。笔者甚至通过《观察者网》的编辑部与寒竹先生和文扬先生通过电邮,双方都表达了进行建设性探讨的良好愿望。

我们可以讨论的题目似乎很多,今天就算是个开头吧。

我们先来讨论中国是不是一个扁平化的社会。我对寒竹先生的这个判断持基本支持态度。

与古代的西方、中世纪的西方、明治维新之前的日本,甚至今日的印度相比,的确正如寒竹先生揭示的,中国的贵族势力,已经被春秋战国时代的私田运动、战国到秦始皇时代的郡县制、和隋唐以后的科举制度剿灭。中国的确没有普遍的奴隶制度、种姓制度。甚至魏晋时代的九品中正制、西汉初年的异姓王同姓王、唐五代的藩镇割据,还有各种过渡时期的军阀割据,统统都已经成为历史。当今的中国,和历史上的大部分时段的中国一样,上面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和它所控制的全国各级行政机构,然后下面就都是编户齐民。人民的身份真的没有什么差别。在绝大多数的时段,农民也好,市民也罢,都可以自由迁徙,就是佃农雇工,都有人身自由。像第二共和前半期中国农民被僵硬地固定在集体土地上,以及后半期被相对地固定在承包土地上,实属例外。像古希腊罗马那样的大规模奴隶制度,(还把奴隶拿去与野兽相斗,供自由民取乐。)印度那样的根深蒂固的种姓制度,中国人做梦也想不出来。

但是,历史上的中国既然是一个充分发展的农耕文明,社会上自然还是会有结构,就是在中央之下,齐民之上,无论农村还是城市,依然有着强大的士绅势力。比如在广大农村,政权一般只到县级。乡村里面,都是乡绅们在自治。富裕的农村阶层,是中国历代皇朝的中坚基础。他们维系着广大农村的基层统治,并通过科举制度,为政府的各级统治集团提供血液营养。所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还是有一些美化。其实那些登上天子堂的士子,绝大部分都不是真正的田舍郎,而是乡绅的子弟,至少也是耕读世家。城市里面的情况也类似,不细说。

这个社会结构,其实与西方在工业革命以后,资产阶级革命以后,把世袭贵族的权力推翻以后,只保留了资本或者说钱的权力以后的情形类似。

接下来想要推翻“钱”或者说有产阶级的权力的革命,就不像以前推翻贵族权力那么顺遂了。

笔者来举个例子,上点岁数的人都会记得文革年代的“万票”。香烟肥皂白糖粮油自行车手表……,万般商品,在钞票之外,还要另外的票才能买到。改革开放以来,生产力飞速发展,那一万种票中,9999种都迅速地从历史上消失,只剩最后一种就是钞票,大家都明白,那是无论如何也消灭不了的。

说到底,要想消灭有产阶级,就像要想消灭钞票一样,实践已经充分证明,那是万万做不到的事情。所以笔者说《中共的原错是共产,改革的原对是走资》。当然现在官方的说法是用“市场经济”这四个字来代替“私有制”这三个字,但问题的实质并不因此而有任何改变。

这下面所说看来就是笔者和寒竹先生基本分歧点了。

第二共和前三十年的几乎所有的实践,似乎都可以用寒竹先生揭示的平民主义来解释。共产革命当然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平民的革命。

但是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用平民主义来解释,就很困难了。如果说,改革开放解放了一个什么力量,才取得了现在的成就,一言以蔽之,那就只能说是解放了 “钱”的力量,资本的力量,人民发家致富的力量。从社会阶级结构而言,就是解放了在前三十年被消灭殆尽的中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力量。如果笔者说,除了共产党的始终如一的强有力的领导(和前三十年不同,这后三十年基本上都是正确的领导)这一最大因素外,企业家阶级的崛起,是第二大的功臣,不知寒竹先生是否会同意。

城市里的平民,以前都在国营企业中以主人公的身份做工,现在则大多在私营企业中以完全的雇员的身份做工,他们的法律和社会地位有很大的实质性的改善吗?经济地位大有改善倒是毫无疑义的。

倒是农民,前三十年像不像农奴我不好说,后三十年至少有了承包土地的完全经营权,这倒是巨大的改善。其效果不用说,所有跟农产品相关的票证除了钞票不是都不用了吗?

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第二共和的第一份宪法性文件是新政协在1949年制定的《共同纲领》。它的总纲确立的是一个阶级共和国,没有任何地方提到要消灭私有制。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国旗五星红旗的意涵是,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四个阶级拥戴共产党的领导。

这个阶级共和的概念从1954年宪法开始就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人民民主专政和逐步消灭私有制的宣言。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相关推荐: 共和阶级平民刘学伟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