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黄树东:警惕全球化抑制中国技术创新

2013-01-11 10:49:20 作者: 黄树东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谁控制了核心技术,谁就能通过世界分工控制全世界的整个产业,谁就可以通过这种技术上的垄断地位获取超额利润,谁就可以通过市场力量压制乃至扼杀其他国家的自主技术创新,谁就可以将其他国家的相关产业置于自己的利益需要和仁慈之下。在今天的世界上,控制或垄断核心高技术是实现世界财富分配的一个重要方式。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极少的国家有成为世界强国的潜力。中国理所当然是这些少数中的一员。然而,在强国崛起和竞争中技术竞争是关键。纵观世界近现代史,只有在关键技术竞争中能争一雌雄的国家,才有可能摘取强国的桂冠。从经济学上讲,决定一个国家经济的起飞不是生产要素规模的扩大,更重要的是生产率的提高。而生产率提高的核心是技术的进步。从工业革命以来,科技进步在发达国家的财富增长和积累中一直起着最重要的作用。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技术进步的这种作用更加重要。科学技术的重要性,在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体系和国际分工下尤其明显。谁控制了核心技术,谁就能通过世界分工控制全世界的整个产业,谁就可以通过这种技术上的垄断地位获取超额利润,谁就可以通过市场力量压制乃至扼杀其他国家的自主技术创新,谁就可以将其他国家的相关产业置于自己的利益需要和仁慈之下。在今天的世界上,控制或垄断核心高技术是实现世界财富分配的一个重要方式。

由于西方国家对高技术的垄断,当今的国际分工在高技术领域里形成了处于中心的技术中心国和处于边缘的产品组装国的两极格局。这种完全符合比较利益学说的世界分工,为不同国家带来了不同的利益。我们中国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就把发展科技提到国家兴废盛衰的战略高度。在30多年的发展中,科技进步在经济战略中也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目前“世界工厂”的特定模式缺乏推动中国实现技术创新突破的内在动力,因为我们的重点是加工装配。中国的出口产业往往处于产业链的底部。即使是高科技领域,也没有掌握核心技术。“世界工厂”使中国的许多产业已经扁平化到组装车间的地步。中国出口产业在世界许多高技术产业中的主要贡献就是装配,中国在这些产业上的优势仅是提供廉价劳动力。

我们许多的新兴产业,包括那些产量巨大并拿了许多世界第一的新兴产业,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自己的产业群,没有自己的产业支撑。产业模式是“买进—组装—出口”,技术和市场产业链都在国外。这种没有产业纵深的产业模式,有如一个没有战略纵深的军队,在国际竞争中难免进退失据,受制于人。没有产业自主性,遑论攻占产业制高点。在高科技领域,生产数量的巨大增加和生产规模的巨大扩大并没有给中国带来产业的独立自主,并没有催生出技术先进的产业群,没有带来核心技术的突破。我们的“世界工厂”在忙于将别人的技术和配件组合在一起,在忙于为别人技术和产品通向市场的道路上铺平最后一公里的时候,似乎忙得无瑕培育自己的技术创新和产业。由于缺乏核心技术,这种大规模的数量增加,加深了中国企业对握有核心技术的对手的依赖。

结果是越发展越依赖。这种增长模式变成了中国技术发展的陷阱。

掌握核心技术的对手,通过中国的世界工厂,通过廉价的中国制造,几乎垄断了世界市场。中国的廉价劳动力为其带来了高度的市场占有率。这种高度的占有率给任何后起和新生的竞争对手带来了巨大的“进入障碍”。面对这种高度的市场垄断和WTO承诺的零关税,中国民族高技术的创新很难形成规模巨大的商业市场,包括很难在自己的国家内占有大规模的市场。没有这种大规模的商业市场,中国民族技术的创新很难大规模产生和迅速推进。在全球化的过程中,中国的世界工厂在急剧拉动GDP的数量扩张的同时,将中国拖入了一个巨大的技术陷阱。这个陷阱抑制中国的创新,加剧中国在新兴产业上的对外依赖。

中国这一世界工厂在大力抑制民族创新的同时,大力推动美国等技术中心国的技术创新。中国出口产业在技术、市场、产品结构和财富分配上长期受制于人。掌握核心技术的对手,在产品配置和财富分配中长期居于支配地位,中国工人创造的大量财富,通过核心技术配件的高额利润而源源不断地支付给了技术中心国。技术中心国的超额利润,使他们有能力投入更多的资源开发新技术和新产品,开发市场,得以巩固他们的垄断地位。

以中国的计算机产业为例。计算机是高科技产业。在当今世界上,计算机技术主要是芯片技术已经成了决定一个国家综合竞争力的关键因素。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有长远的战略眼光,它认为芯片产业是“战略性”产业,关系到国家的安全。几十年来,美国政府为了提高美国芯片业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为美国芯片业提供了许多政策、财力,甚至外交上的支持。我们中国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就认识到自主计算机产业的战略意义,并从1956年开始制定实施了一系列发展自己计算机技术的政策。我们早在1958年就开发了自己的第一部计算机。在以后的20几年里,中国自主开发了一系列计算机,包括“银河Ⅰ号”巨型计算机。虽然我们计算机的商业化不够,但是我们的自主研制能力和成果是举世瞩目的。但是从1982年开始,中国的计算机战略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发生了从自主开发到引进和研制并重的转变。从单纯的商业角度看,由于西方国家市场化和商业化做得比我们好,所谓的并重,实际结果是引进为主。国外商业化的计算机开始大量涌进中国,中国的计算机产业开始为外国技术垄断。从那时候起到现在,中国计算机产量已位居世界第一。由于优惠政策和廉价的高素质人才以及巨大的市场潜力,欧美等发达国家的企业纷纷将计算机组装迁移至中国。中国成了全球最大的计算机产品生产基地。据工信部公布的数据,2011年中国计算机产量占全球90.6%。我们计算机产业成绩斐然。

从1982年算起,中国制造计算机已经走了20几年的历史。20几年几乎是咱们共和国年龄的1/2。从1956年制定计算机发展战略开始,在那以后只用了27年,中国自主开发了一系列计算机,成功研制出当时堪称先进的每秒钟运行上亿次的“银河Ⅰ号”巨型计算机。20几年过去了。在日新月异的高科技领域,20几年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和许多类似的情况一样,20几年后的今天,由于缺乏核心技术,中国计算机行业依然是别人技术和配件的组装车间。“计算机产量世界第一”这顶皇冠并没带给中国计算机产业多少独立自主。计算机的关键部件和核心技术大多依赖进口,中国企业扮演着“组装工人”的角色。用业内人士的话讲:“模具是台湾的,关键部件是美国的,设计是日本的,中国企业只能做加工和组装。”

今天中国产量超过3亿台的计算机产业,它所创造的那一部分GDP完全依赖于别人的技术,依赖于别人的仁慈,依赖于别人的产业战略。握有核心技术的对手只要掐断核心部件的供应,就能置“繁荣”的中国计算机产业于死地。甚至不必如此,只要对方把核心技术的价格提高到超越承受能力的地步,中国的计算机产业将繁荣不再!在今天,这也许只是一种遥远的可能,但是谁能否认这种可能的存在?在世界分工和国际化中,不只存在商业利益,还有国家利益。谁能保证我们和对方永远没有较大的利益冲突?

这种计算机产业战略不仅危及产业安全,而且不利于国家安全。计算机已经深入了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计算机成了现代经济的神经,在通信、交通和信息等关键领域有广泛的运用。然而,中国经济体的这个神经网络却建立在别人的技术上!让我们做一个100%的假设,假设将来什么时候台海有事,第三方介入。假如这个第三方断绝所有高科技关键配件的供应,中国怎么办?

从财富分配看,高额利润都让国际上游企业赚去了。中国计算机产业长期面临同质化和低利润的困境,长期在渠道和价格的恶性竞争上挣扎。业内人士指出:“市场和产能越大,只能说明受剥削的程度越高。”美国优秀的芯片厂商的毛利长期在50%左右,而中国组装一台计算机只有5%的利润。而美国芯片厂家的50%毛利,有相当大一部分就是通过中国组装的一台台计算机而实现的。

责任编辑:魅影
来源: 四月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