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童大焕:三一迁都、权力凶猛与城镇化陷阱

2012-12-27 11:31:33 作者: 童大焕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很显然,三一重工是受到了有权力背景的竞争对手的强大压力,才选择迁都北京,一个这么大的企业到了被迫搬迁的地步,即使打击的力量主要来自竞争对手,没有权力的配合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如果只能用两个词描述当下国人的心理和行为状态,我会选择“恐惧”与“逃离”。底层是对生活压力的恐惧,中上层和高层是对安全的恐惧;而逃离的路径相当单一,走的是一条“单向街”:小乡村奔向城镇,城镇奔向省会和市县所在地,县市省会奔向北上广深等一线大都市,大都市则奔向海外。当然,整体趋势如此,并不是每个狼奔豕突的“逃离”者都严格遵循这样一种按部就班的路径,一步到位者大有人在。

在《世纪大迁徙——决定中国命运的大城市化》一书中,笔者分析了中国的城市化与世界各国城市化一个最大的不同,是权力几乎控制一切社会资源,越到基层(除了鸟不拉屎的偏远山乡),越到小城镇,这种权力单极化控制一切的倾程度就越厉害,公平与自由竞争就越不可能。因此,中国的城市化除了在自然环境上遵循人口地理线——胡焕庸线的规律之外,还必须遵循另一条线——人文社会线——百万人口线的规律限制。只有在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个体才获得相对的自由与公平。越大的城市,自由度和公平度也越大。这也正是为什么,许多人宁要大城市一张床,不要小城市一套房;宁可忍受大城市极其恶劣的交通拥堵和汽车尾气污染,也不稀罕小城镇清新的空气、便捷的交通和悠闲的生活。

不论在书里、课堂还是在日常生活中,我都告诫年轻人,尽一切可能到大都市去。“溪水正急于奔向大海,浪潮却渴望重回陆地”,当你还是一滴水的时候,融入大海才不至于干涸;只有当你成为浪花甚至巨浪,才有回到内地、小城镇和乡村的“资格与本钱”。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中国内地和基层的法治状况比我想像的还要恶劣,乃至于即使你已经成为“大鳄”,仍然避免不了被凶猛的权力蚕食的命运,仍然避免不了“逃往北上广”的命运。支撑这个论断的,是一个颇具戏剧性的事件:2012年,三一重工宣布迁都北京!

2012年11月29日,环球企业家网刊出《环球企业家》杂志报道《三一恨别长沙》,文章说:

间谍、绑架、阴谋、诽谤、300亿元融资告吹……是什么样的作恶力量,让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商被逼出走长沙?梁稳根向本刊独家剖白多年来的内心隐忍和愤怒。

在应付无聊诉讼、个人毁谤问题上,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过去数年的做法是以德报怨,他一直对是非敬而远之—不解释,亦极少公开抱怨。不过,眼下他决定摆脱这一切。“结束这一切,只有靠良知回归,可人性之恶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梁稳根愤怒地对《环球企业家》说。在11月23日的早餐会上,绝望之下梁在内部宣布将公司职能总部迁离长沙(搬到北京)。搬迁将在两个月内完成。

梁稳根一手创建的三一集团拥有超过5.8万名员工,2011年营收高达802亿元,上交利税超过160亿元—这一数字在湖南省仅次于湖南中烟工业公司,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三一集团、三一国际)合并市值超过1500亿元。受惠于三一的样板效应,2011年,机械装备工业完成增加值占湖南省规模工业的比重超过25%,利润比重则超过40%。

在财富之外,梁稳根亦收获盛名。早在数年前,梁稳根就已是中央候补委员的热门人选——在旁观者看来,如此荣誉显然足以让梁这样的民营企业家在中国商业环境里游刃有余。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一直身处于长期被有组织的不实举报、谣言和负面报道的冲击之中。诸如“资金链断裂”、“携款潜逃”、“关联交易非法谋利”、“企业涉黑”、“侵占土地”、“偷税漏税”、“公开行贿”、“偷窃技术”等等不绝于耳,甚至有人攻击称其早已病入膏肓,时日无多。“在对手那里,三一除了贩毒、卖淫几乎坏事都做绝了。”梁说。

在三一向湖南省委提交的一份《关于将三一总部迁往北京的请示》里,三一称:“两年来,中联重科不断捏造针对三一的荒诞传闻,不断组织针对三一的负面报道,不断发出针对三一的不实举报,迫使三一投入大量精力接受调查、举证澄清,而始作俑者却丝毫未损”;“处于这样的非理性恶意竞争环境下,三一不可能获得长远发展,产业理想更无从实现;中联也不可能将精力和智慧放到正常经营上来,成长为真正的优秀企业。”

2011年9月7日,胡润研究院在上海公布,梁稳根以财富700亿元首次成为“2011年中国首富”。梁稳根是外界公认的“湖南首富”。

很显然,三一重工是受到了有权力背景的竞争对手的强大压力,才选择迁都北京,一个这么大的企业到了被迫搬迁的地步,即使打击的力量主要来自竞争对手,没有权力的配合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作为当地首富和当地最大企业之一的梁稳根和三一重工,命运尚且如此,其他小人物小企业,在地方“权力凶猛”之下的生存和竞争状态,更是可想而知。

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大城市的空气使人更加自由,不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是如此,凭心而论,北上广深的法治化环境,整体上还是要比内地和中小城市好一些。从江泽民朱镕基时代直到今天,我们一直以来都在倡导和鼓励“城镇化”而不是“城市化”,但如果“城镇化”没有法治做根基,没有法治政府为依据,没有从根本上将权力关进笼子,“城镇化”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它再好的自然环境也只适合养老,而不适合创业。

责任编辑:仲燕
来源: 草根网
相关推荐: 陷阱权力三一迁都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