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黄力之:1946——利益集团毁掉了中国的民主

2012-12-20 14:28:12 作者: 黄力之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这样一个历史关头,共产党的表现是令今人感慨的。在长达近二十年的武装冲突中,共产党可以说是用鲜血书写自己的历史。

1946年1月,在国共双方公布《关于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协定》并各自发布《停战通告》的同时,由国共两党和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开幕。

为了显示政府推进民主宪政的愿望,蒋介石在政协开幕当天做出四项郑重承诺:从今以后,各政党在法律之前一律平等,并得在法律范围之内,公开活动;人民享有身体、信仰、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之自由,现行法令,依此原则分别予以废止或修正,司法与警察以外机关,不得拘捕、审讯及处罚人民;各地积极推行地方自治,依法实行自下而上的普选;政治犯除汉奸及确有危害民国之行为者外,分别予以释放。

经过二十天的激烈争论,会议于1月31日闭幕。通过了五项议案,分别为《政府组织案》、《国民大会案》、《和平建国纲领》、《军事问题案》和《宪法草案案》。按照《宪法草案案》之规定,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将成为历史,中国将建立一个民主宪政国家。当然,共产党也将放弃武装夺取政权的做法,将自己纳入民主宪政国家的体制。

政治协商会议的成果标志着,自1927年开始的国共武装斗争终将结束——它们都不再追求单独统治这个国家,中国将要成为一个英美式宪政的国家。

当然,历史的结局是相反的。回过来看,人们会发现,利益集团毁掉了中国的民主,而当时的利益集团就是国民党。

在这样一个历史关头,共产党的表现是令今人感慨的。在长达近二十年的武装冲突中,共产党可以说是用鲜血书写自己的历史。1930年中国红色救济会报告称,从1927年到1930年上半年,被国民党杀害的共产党革命人士近60万;1934年中央红军出发长征时8.6万人,1935年10月进入陕北时只剩6000人;1941年皖南事变,新四军被俘或阵亡达7000余人。而到抗战结束时,中共军队有了120多万人,国民党军队则有430万。如果继续冲突,共产党即使不能预测马上取胜,但还是有打的优势--已经不是当年东北军和西北军围剿时的恶劣态势了。

但共产党接受了政治协商会议的结果,放弃了打的想法,让中国成为一个英美式、而非苏俄式的民主国家。在谈判中,共产党意识到当时要把苏联制度拿出来是不行的,周恩来对马歇尔说过:“我们要英美式宪法,假如能像美国宪法那样,我们便满意了,只怕不可得。”

政治协商会议刚结束,1946年2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目前形势与任务》的党内指示。这份指示强调的是,中国走上了和平民主建设的新阶段。指示中说:“武装斗争是一般的停止了”,“中国的主要斗争形式目前已由武装斗争转变为非武装的群众的议会斗争,国内问题改由政治方式来解决。党的全部工作,必须适应这一新形势”。“从此中国即走上了和平民主建设的新阶段”,“党的全部工作,必须适应这一新的形势。”强调党准备实行军队国家化及“实行军党分立,军民分治”,“我党即将参加政府,各党派亦将到解放区进行各种社会活动,以至参加解放区政权,我们的军队即将整编为正式国军及地方保安队、自卫队等。在整编后的军队中,政治委员、党的支部、党务委员会等即将取消,党将停止对军队的直接领导(在几个月之后开始实行),不再向军队超出直接的命令。”中共甚至具体准备了谁谁谁去南京做官,决定以毛泽东、林伯渠、董必武、吴玉章、周恩来、刘少奇、范明枢、张闻天等为国民政府委员,以周、董、林、王(若飞)为行政院副院长和两个部部长及不管部部长的人选。同时,中共准备参加整军谈判了。想一想,共产党连枪杆子都不准备要了,难道不可称为观念巨变吗?

更有意思的是,中共当时发出了反“左”的指示--不相信和平民主为“左”,认为目前党内的主要危险倾向是“一部分同志狭隘的关门主义”,因而要求“全党必须很好地克服那种不相信内战会停止,不相信和平真能实现,以及不相信蒋介石在各方面逼迫下也能实现民主改革,并能与我党合作建国,不相信和平民主新阶段已经到来的‘左’的倾向。”毛泽东亲自修改、审定了这份指示。

国民党当时是中央合法政府,共产党充其量是梁山泊山寨,共产党都愿意让步了,和平民主之门又怎么关闭了呢?问题出在利益集团,即国民党。

国民党为什么当初愿意开政协会议呢?看上去国民党在寻求改革,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国民党人的内部心态是:“政治协商会议有两个特质:一是面临当前的现实困难问题;二是国际的要求。因此政治协商会议不得不开。停止军事冲突,中央开放政权,改编中共军队,以求得交通之恢复,便于政府之还都,人民之还乡。各党各派公开活动,参与政权,国内获一时之安定,国际得广大之同情。如果共党军队不受编,军令不能统一,到彼时人民要求讨伐,国际赞同用兵,则政府只有俯应人民之要求。故此时政治协商会议,希望有成就,而准备共产党之狡赖。”看见,国民党是叶公好龙,想让共产党难堪,以找到用兵之道义立场。殊不知,此一游戏玩成了真的,真正改革下来,既得利益便不可确保了。

参加政协会议的国民党代表共8人,在38名政协会议代表中,国民党代表居于少数,政协会议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况,会议中国民党备受抨击,“政府好似在受裁判,其屈辱难堪,令人难受已极,但又无可如何”。政协闭幕的当天,国民党内的顽固派谷正刚、张道藩等人便在国民党中央大会上嚷嚷着“国民党完蛋了!什么也没有了,投降给共产党了!”蒋介石也表示对宪草(修改原则)不满意,但“事已至此,无法推翻原案,只有姑且通过,将来再说。”

2月4日,国民党“中央党部开中央委员谈话会,出席发言之委员大都为党中某一系统之人,均反对政治协商会议之结果,而尤攻击宪草案”。所谓“党中某一系统之人”即陈果夫、陈立夫的CC系一派人。陈布雷报告称:“本党自政协会议以后,同志之间或则愤激过度,或则消沉已极,或则观望风色另求出路,或则积年怨望,急求发泄。彼一会议,此一叙谈,其状况至为复杂。”“政治协商会议必无好结果。且无论如何,共党已得到好处,本党已受害”,“中国如行多党政治,照现在党、政、军均未健全之际,颇有陷覆辙之可能。”中统局报告称:政协会后,“多数国军干部咸表愤慨,成都军校学生群情哗然,认为……改组后之国府委员会及国防部即无异中共主张之联合政府与联合统帅部之实现。……各党派高呼拥护蒋主席之口号,恐口是而心非,意在逐渐减消委座权力”。

在此背景下,2月10日,蒋介石约集五院院长谈话,称此次政治协商会议议决之宪法草案等,“余事前未能详阅条文”,以致宪草“对五权宪法则多所改易”,“宪草所决定之原则与总理遗教出处颇多”。对此种种,若不能修改,“本党不啻自己取消其党纲,而失其存在之地位。”看得出,这时候的国民党已经意识到,如果实行英美式宪政,民主也许到手,但国民党的既得利益--独裁政治便要坍塌,陷覆辙之可能。想想自己手头还有数倍于共产党的兵力,还可以在抵制共产主义的名义下得到美国的支持,为什么要自毁其利益呢?

于是,内战终而爆发,1946年1月中国上空的民主彩虹一闪而过。回顾这一段短暂的历史,让人意识到利益集团在社会改革中扮演的阻力角色,看来,利益集团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会毁掉国家的光明前途。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本文材料主要见之于金冲及:《毛泽东传》,杨奎松:《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责任编辑:仲燕
来源: 共识网
相关推荐: 中国利益集团民主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