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刘仰:薛蛮子蛮不讲理,无理取闹

2012-12-12 09:23:57 作者: 刘仰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刘仰严厉回应薛蛮子的多次谩骂。针对薛蛮子通过微博给刘仰贴上“五毛”、“无知”、“弱智”、“自认一方领袖”、“逻辑混乱”、“是非混淆”等恶毒标签并以此攻击的行为,刘仰一一回击。

这几天,薛蛮子连续多次在转发的微博上加上他针对本人的谩骂。本着毛主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我在微博上毫不客气地及时回敬了他。这里,把针对薛蛮子谩骂的回敬整理一下。对不起了,薛蛮子,要说说你蛮不讲理的事情了。

事情的起因是有人发了微博,说是广州几个外国领事馆搞义卖收到了假钞,我嘲讽了几句领事馆的“义卖”。后来,我不认识的贺铿先生也批评了领事馆“义卖”的做法,我在微博上表示赞同贺铿先生。薛蛮子针对我的谩骂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我当即回敬了薛蛮子,他说:“你还有脸还嘴,无耻加厚颜”。对此我想说,厚颜无耻的正是薛蛮子本人。我在公开的言论中提到过几次薛蛮子,哪一次不是摆事实讲道理?如果事实不对,道理不对,薛蛮子可以指出来,我愿意改正。但薛蛮子不愿讲事实,只会扣帽子、谩骂。为什么我在这里说你“厚颜无耻”?因为你曾经针对本人造谣,在我多次向新浪微博举报后,你造谣的事实被认定了,为此你还被扣了5分信用分。对于这件事情,你道歉了吗?你还好意思说我“有脸还嘴”,说你自己吧?你这个造谣者居然还对举报你造谣的人大肆谩骂,你究竟是脸皮厚呢?还是打击报复呢?

薛蛮子说我是“五毛”。按我的理解,“五毛”就是拿共产党的钱,替中国说话的人。如果真是这样,不也很正常吗?米国不也同样有拿钱替米国、替驴象两党说话的?为何米国可以,中国就不可以?难道这样的“五毛”就大逆不道、十恶不赦?“米分”就是天使?薛蛮子这种逻辑的背后,是否就是认定共产党是邪恶的?你以“米国政治挂帅”,已经把所有拿共产党的钱替中国说话的人都判了罪了?再说,你给我扣“五毛”这个帽子使我很冤枉啊,真比窦娥还冤。你转发别人微博,那条微博说我在杭州某大学挂名教授,工资最高,一年都不来上课。薛蛮子假模假式地要求我说清楚,说“占小便宜不是大罪过”。我在这里完整地回答你一下。

我还真希望这条微博的内容是真实的,由此,我也可以不辜负薛蛮子给我扣的“五毛”这顶帽子。但事实上,多年来我的文章很少有媒体愿意发表。我所写的书,很少有媒体愿意介绍。他们都是主流,跟你一样憎恨“五毛”。但他们也像你一样,不少真的都拿共产党的钱。我没拿,倒被你和你们骂成“五毛”,猪八戒的本事你学得不错啊。但我还得感谢你,传了这个谣,让很多人以为我的身价不低,将来真有人请我做“五毛”或“米分”时,钱少了拿不出手。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会记得你薛蛮子的好。再说,如果想让这一天早一点到来,你薛蛮子亲自给我钱多好?当然,我不要米元、不要米分,我要人民币。我要你把你口袋里从共产党那里弄来的钱,不管是白钱还是黑钱,转给我一点。让我成为你口中名符其实的“五毛”。

因为我知道你得过共产党不少好处。少年时你是共产党高官的公子哥,你为此洋洋得意。网上有不少人说你还占了中国某个大贪官转移到米国的钱。如果是真的,你给我发钱的时候,就请从那一笔钱中出,好让我成为真正的“五毛”。当然,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可能会考虑把这笔钱上交国家,并要求还给那些贫困的中国人。这就算是跟你学的,我也搞一点慈善。但我承认这是假慈善,因为这钱本来就不是我的,而是那些贫困地区的中国人的。我只是想诱惑你一下,让你一不小心,把这笔钱物归原主,多少,也算个意思。你说我“占小便宜不是大罪过”,假设我真的如你传谣那般,占了点小便宜,与你“占大便宜”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你的大便宜是多少“五毛”?我是算不清楚,你可以用你自称的小学算术,给大家算一算。你那么轻而易举地占了不少大便宜,羡慕死多少人啊?对此我甘拜下风,我承认,你是占大便宜的“神”。“占小便宜不是大罪过”,是否占大便宜也不是大罪过?你令人膜拜啊。

薛蛮子说我是左派。左派、右派的学术概念我就不同你争了。我记得当年你自己就是左派。当你雄赳赳、气昂昂地在北京做学生左派的时候,我同被打成“右派”的父母正在劳改农场。你不知道,想起当年,我是多么地羡慕你:想象着你别着红袖章、系着军皮带,还能随便打人,好威风啊。知道我为什么羡慕你吗?因为,当年我还很小,当年像你一样装束的人曾经欺负过我这个“右派黑崽子”。我那时候就幻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弄一身你那样的装束,可能就没人会欺负我了。也许,如今你已背叛了当初自己的左派身份,这也没关系,因为背叛对你来说又不是一次。但我还是羡慕你当年威风左派的模样,我如果写那段时间的小说,一定参照你的左派原型。求你别跟我收知识产权费,好吗?薛蛮子如今虽然背叛了当年学生左派的身份,但使用的手法还是当年那一套:扣帽子、打棍子、喊口号谩骂地整人。我呢,厦门大学毕业的,别误会,“吓大”的。你这一套手法,从小我没少见识、领教,那时候还有点怕,现在已经是浮云了。我只是惊讶,时隔这么多年,都已成白发之人,你还那么没长进,还在玩那么弱智的整人游戏。为你一叹。

薛蛮子说我“无知”、“弱智”,这个事情很难说清。如果我说的东西你不懂,你说我“无知”、“弱智”,我也没办法。傻瓜总以为自己最聪明,无知者总是无畏,信口开河,蜀犬吠日,夏虫不可语冰……这些道理你懂吗?当然,我不能随便乱说你是傻瓜,万一说错了,你要追究我。万一说对了,你太没面子。但有人质疑你伪造学历这件事,你是否可以说一说?那件事说清楚了,也许有助于分辨我们俩谁是“无知”、“弱智”。你看我对你多好,想帮你澄清啊。

薛蛮子说我“自认一方领袖”,你又在编造谣言了。说这话,你能举个例子吗?我何时自认领袖?我自认哪一方领袖?要放在有皇帝的年代,你这样乱说、乱扣帽子、乱栽赃,要出人命的。也许你这话在说你自己。当初你同韩寒勾肩搭背,在韩寒被“代笔”事件弄得最灰头土脸的时候,你老人家给他送去了温暖,以你高尚的慈善形象,为韩寒背书。你倒真是宛如一方领袖。是不是因米国某杂志封面登了韩寒的照片,米国挺了韩寒,你就来中国给韩寒落实米国政策啊?你在微博上呼风唤雨的派头,的确像是一方领袖,只不过不知道是谁封的。11月29日,你微薄的粉丝数是730多万。十天后,我发了微博,惊讶于你的粉丝数涨到了830多万。这几天与你打嘴仗,你的微薄粉丝数依然以每天10万的数量,稳定持续增加,像是一枝独秀的中国经济。你才是真正的一方领袖,我可不敢与你在这个问题上争锋。你多厉害啊,粉丝怎么来的?透露点秘诀行吗?

薛蛮子说我“逻辑混乱”。对此我想说,本人质疑所有的慈善,从中国的到西方的。质疑文章我的博客上有,不给你链接了。有兴趣你可以搜,为我增加几个点击量。本人一贯质疑慈善,并不否认广大中国民众的善心。汶川地震时,我为中国民众爆发的善心而落泪,我还写过文章赞扬这种大善,你也可以去搜。我也捐过钱,不像你做了好事总要挂在嘴边。毛主席当年就批评过你这种“生怕别人不知道”的人。当然,本人对慈善的一贯质疑态度,也包括外国领事馆,也包括你薛蛮子本人,这个逻辑哪里混乱了?难道只能质疑中国慈善,不能质疑外国慈善?难道中国人天生是坏人,外国人天生是好人?再说,你也并非天生的外国人,怎么就成为不能质疑的好人了?我觉得你好像应该补一下逻辑课。我疑惑的是,一方面鼓吹唯利是图、人人为己、自私自利的价值观,一方面又鼓吹资本家是做慈善的好人,两者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不会造成人格分裂吗?

薛蛮子说我“是非混淆”。我很好奇,你这个在中国翻云覆雨的人,你的是非标准是什么?我记得你自己承认你是米国国籍,在这里抄一下从网上下载的“米国入籍宣誓誓词”:“我在这里郑重的宣誓:完全放弃我对以前所属任何外国亲王、君主、国家或主权之公民资格及忠诚,我将支持及护卫米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对抗国内和国外所有的敌人。我将真诚的效忠米国。当法律要求时,我愿为保卫米国拿起武器,当法律要求时,我会为米国做非战斗性之军事服务,当法律要求时,我会在政府官员指挥下为国家做重要工作,我在此自由宣誓,绝无任何心智障碍、藉口或保留,请上帝帮我。”(英文:I hereby declare, on oath, that I absolutely and entirely renounce and abjure all allegiance and fidelity to any foreign prince, potentate, state, or sovereignty of whom or which I have heretofore been a subject or citizen; that I will support and defend the Constitution and law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gainst all enemies, foreign and domestic; that I will bear true faith and allegiance to the same; that I will bear arms on behalf of the United States when required by the law; that I will perform noncombatant service in the Armed For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when required by the law; that I will perform work of national importance under civilian direction when required by the law; and that I take this obligation freely without any mental reservation or purpose of evasion; so help me God.)这个“誓词”里的是非标准,是否就是你的是非标准?

薛蛮子说我“心底狭隘”。质疑你,质疑你的慈善和你所鼓吹的慈善就是“心底狭隘”?本人在新浪微博举报你造谣,事实清楚,导致你被罚。你就找机会报复,你才“心底狭隘”吧?否则,你为你造谣道个歉啊?你说我“满怀恶意猜忌”,这话有对有错。昨天看到有人发帖说你薛蛮子曾经涉嫌杀人,我没有“恶意猜忌”地跟风,而是回复说这种做法不妥,如有证据应去报案而不该爆料。但是,对于曾经宣誓“我会为美国做非战斗性之军事服务”的人,尤其是在中国折腾的这类人,我的确时刻满怀猜忌。

好了,不多说了。你针对我的全是谩骂,除了上面的举例,还有什么“傻”啊,“见识短浅”啊,“小人”啊,“恶毒”啊,“轻薄”啊,等等。没一点事实,我也懒得一一驳斥你。但我还是愿意同你摆事实、讲道理。你如果蛮不讲理,无理取闹,我也没办法。由你去吧。最后,还是用毛泽东的话来结束这篇文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薛蛮子,有理走遍天下,这个道理相信你会懂。

责任编辑:puren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薛蛮子刘仰五毛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