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樊纲:变卖国有资产谁来拍板

2012-12-11 16:44:16 作者: 樊纲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国家、公众、全民,我们的国防利益,我们的社会利益,我们来处置他的时候,谁来做这个决定?是不是还是国务院决定?是不是还是财政部决定?是不是需要一种更高级别的在立法层面级别的这种委员会来确定,作为所有者的代表,而不是作为最高一级代理人,而是作为当然了,永远是代理人,面对全民永远是一个代理人的角色。但是代理的人国有资产的所有权的处置权,而不仅仅是管理权。

2012年11月30日,由《英才》杂志发起,联合新浪网、北京青年报等主流媒体,共同举办的“2012(第十二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在北京举行。图为著名经济学家樊纲发表演讲。(来源:新浪财经 任立殿摄)

2012年11月30日,由《英才》杂志发起,联合新浪网、北京青年报等主流媒体,共同举办的“2012(第十二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在北京举行。图为著名经济学家樊纲发表演讲。(来源:新浪财经 任立殿摄)

2012年11月30日,由《英才》杂志发起,联合新浪网、北京青年报等主流媒体,共同举办的“2012(第十二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在北京举行。图为著名经济学家樊纲发表演讲。

樊纲在演讲时表示,国资委是管理国有资产的委员会,他的任务是保值增值。但是有没有更高一级的机构,来决定国有资产处置的问题,比如说今天我要注资给社保,谁来做这个决定?它不是保值增值,但是从所有者的角度,谁来代表所有者的这个职能,所有者的利益,所有者是谁啊?国家、公众,我们的国防利益,我们的社会利益,我们来处置它的时候,谁来做这个决定?是不是还是国务院决定?是不是还是财政部决定?是不是需要一种更高级别的在立法层级的这种委员会来确定?面对全民,代理的人要有国有资产所有权的处置权,而不仅仅是管理权。

以下为演讲实录:

首先还是多少讲两句关于宏观经济,我个人还是比较乐观的,我们的软着陆已经着陆,二三季度低谷已经基本过去,我个人认为明年是8%(GDP)应该有可能的,中国经济正在经历完这一轮调整,正在稳步复苏,这是第一个小话题吧,作为一个宏观经济的研究者,我多少提一提自己的观点。

第二就是兼并重组,提两个案例。

第一个案例是有一个国企,双方同意卖给了一个民企几亿的股权,然后钱也付了,国企那边就来了争议了,说卖亏了。于是五年的时间那几亿元的人民币在那儿压着,这个交易就没有完成。然后后来就变成了一个法律的案子,工商联还请我们一块儿跟法律专家们一块儿来讨论,怎么来促进这个案子的解决。后面我说不是简单的法律问题,这涉及到一些体制问题。涉及到什么体制呢?涉及到国有资产的买卖、交易,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在座很多国企的老总看看我讲的道理对不对?国有资产不仅仅是全民的资产,它需要各种监督。而且国有资产的当事人,买卖的当事人都是管理者,都是所谓的代理人,而在国企方方面面、上上下下有很多的利益相关人,过去的老总、过去的退休职工,上级主管单位,大家都是国企的主人,都是在运作这个国企。

而每个人对这个资产的评价是不一样的,民营企业他买、卖,作为所有者他的评价就是双方议价的条件了,而国企那边往往是多个人的议价。你卖出去了,有人觉得资产流失,甚至有人觉得他没有从中得到某个利益,他认为就资产流失了。我们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从抓大放小那时候开始,所以国企的兼并重组在一定上很难,兼并别人容易,被人兼并不容易。而所谓资源配置效率,是要在资产的流动当中、在交易当中、在重组当中来实现的。不是说一个资产永远是好资产,不是说一个市场永远是这个市场,要不断来变换、来处置。

第二个例子,最近有人跟我提科技成果,特别是国家机构、国家研究机构创造出来的一些科学研究的一些成果,转化成科技过程当中,怎么转让、怎么定价、怎么拍卖,科技部门的人就跟我讲这个道理,就说将来这个卖出去没用、没有创造价值还好,一旦有用、真正创造价值了,人人都来跟我们说,你这个国有资产流失。这个问题是具有共性的问题,全世界如果有国家的科研机构做这个事情,都有这个问题。

但是这就涉及到很多深层次的一些体制的一些问题,长话短说我们的国有企业这些年有了深刻的变化,我们从管理层越做越好,我们的管理者越来越有专业知识,越来越按照市场规则配置资源等等。但是我说我们现在是不是起个题目叫做再议产权的问题,产权的问题90年代初、90年代中那时候抓大放小之前,我们议论的比较多一点。

那么后来觉得国有企业改革也走上了正轨,管理体制在改革,国有企业都盈利了,这个话题好像就淡漠了一点。但是我想现在是不是这个问题再要思考起来,思考起来有方方面面,要充分认识到国有企业,国有资产处置问题上,国有企业交易问题上,买卖问题上天生所存在的这些问题,然后要想一些机制,来很好的处理这些问题,来尽可能的减少一些不必要的一些摩擦。耽误了资源配置的速度,耽误了市场的机会,使得我们的一些很好的资产可能在由于这种交易的困难,长期处在无效率状态下,本来很好资产,本来能卖很多钱的资产,最后由于市场情况的变化等等,又变成了不良资产。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机制,包括我们的这些资产管理这些机构等等,但是我想想是不是还要在思考产权问题上思考产权的处置问题上,比如说这是我这些年来一直的观点,在上次《国有资产法》修订的时候,曾经人大常委会我们提过这个议案,当然没有纳入日程。什么呢?就是说我们现在的国资委是管理国有资产的委员会,他的任务是保值增值。但是谁,有没有一个机构更高一级的机构,来确定来决定国有资产处置的问题,比如说今天我要注册,给社保住资。比如说今天我要打仗了,我要买两条航母,我要变卖一些国家的资产,来解决这个问题。谁来做这个决定?它不是保值增值,它是从CEO的角度继续是保值增值,但是从所有者的角度,谁来代表所有者的这个职能,所有者的利益,所有者是谁啊?国家、公众、全民,我们的国防利益,我们的社会利益,我们来处置他的时候,谁来做这个决定?是不是还是国务院决定?是不是还是财政部决定?是不是需要一种更高级别的在立法层面级别的这种委员会来确定,作为所有者的代表,而不是作为最高一级代理人,而是作为当然了,永远是代理人,面对全民永远是一个代理人的角色。但是代理的人国有资产的所有权的处置权,而不仅仅是管理权。

讲这个话题呢?在大家吃饭时,这是很沉重的话题了,也是因为现在我们刚才说了,我们宏观经济基本走稳,我们有了新的领导层,下一阶段也不需要宏观调控一天到晚来调来调去,更多集中精力可以搞一些改革,我想我们的改革包括国有资产管理和处置方式的改革,包括我们方方面面的产权保护、产权改革,我想仍然是我们中国经济改革的一个基础性的问题。我个人一直认为产权问题是经济的基础性问题,所以在这把这个话题就再简单提一提,供大家批评,也供大家参考,个人观点,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godstear4u
来源: 新浪财经
相关推荐: 国有资产樊纲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