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杨锐:警惕右派幼稚病(3)

2012-11-30 13:55:26 作者: 杨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内忧大于外患。所以,我们的国际形象首先是自己国内形象的塑造,公平公正与和谐。我们最大的对手永远是自己。明乎此理,我们也就成熟和坦然了,面对外界善意的批评或恶意的攻击我们就会从容而优雅地面对,不会情绪化,更没有必要慌乱。

 

国家形象中不可避免的是对意识形态的辩论。我们要警惕右倾幼稚病。

这三十年,西方对我们诟病最多的是意识形态,执政党的合法性和民族主义。我们的对外公关和国际传播一定要丢掉幻想:欧美国家会绝对不会认可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他们认为,冷战后的国际政治在东西方之间就是以俄中所谓集权国家autocracy为一方,和以美欧民主国家democracy为另一方的国际政治秩序的和平竞争,但不是平行的,也不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和敌对的竞争。国际产业链的调整与分工让世界各国更加相互依赖和交融,为地缘政治上的博弈提出新的挑战,硬实力的直接碰撞当事方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两害相权,自然和为贵;更何况,金融危机后,自上个世纪继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干预政策以来实行的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neo liberlism正在被社会自由主义social liberalism的经济理论所修正和取代,国家干预也充分体现在奥巴马总统的一揽子金融监管方案里,成为自罗斯福总统以来最严厉的联邦政府对自由市场的监管。克林顿时期追求的小政府大社会的理想被小政府大市场的金融产业的无政府主义无情地嘲弄整个世界为此付出巨大代价,冰岛国差点破产。自由市场和民主政治的联姻在金融业的惨败让冷战结束后唱衰非西方集权制度的福山《历史终结》与九十年代初“华盛顿共识”一样受到广泛质疑。中国政府在金融危机后实施的宏观调控和刺激计划导致的国进民退虽然很有争议,但依然让中国成为最有活力的经济体,成为外商直接投资的最有吸引力的市场。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对西方提出巨大挑战,这是二十一世纪西方中心论衰落,和后来者崛起的最有力的佐证。

关于意识形态右倾幼稚病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政府绝对没有完全超越十八世纪欧洲《威斯特法利亚》条约规定的传统的主权民族国家利益,而轻松和超然地进入后现代社会。欧盟一体化没有摆脱无法建立一个共同对外声音的尴尬。主权的国家利益永远至上。美国在追求其自由世界领袖的“善良帝国”的角色和理想时,其对外政策里充满了务实和自私的国家利益考量,这受冷战思维的影响,成为准零和游戏:所谓一方的胜利和获得是另一方的损失和挫败。这也是工业革命到现在的西方中心论的做崇。

9.11以后,美国的新保守主义主宰了美国反恐战略的制定,基督教文明为代表的民主力量的十字军东征造成伊拉克十万人的死亡,和境内外三百五十万人的伊拉克难民;匆忙撤军伊拉克致使这个中东的产油大国教派暴力突起,以军事手段推进的民主化进程令中东,中亚和南亚地区更加动荡。什叶派和逊尼派的角力又如何让我们信奉国会选举后伊拉克始终没有组阁的事实是民主的胜利。

美国在国际社会,特别是在黄海和南海炫耀武力,以世界警察自居,摆出主持国际公道的架势,又怎么能说服它不是以蓝水海军维系海上霸权的国家利益?又怎么能说服美国其它关键领域如国际金融领域没有自私。以美国国家主权为基础的美元成为世界贸易结算和储蓄的国际货币。但是危机后,美国财政部和央行狼狈为奸操纵自己主权货币来转嫁经济负担到其他经济体,并且以国内立法压迫经济竞争对手的货币升值,满足国内的政治需要,前有八十年代日本的《广场协议》,日元大幅升值和十年经济衰退。当年幕后的同样推手又在唆使现在根本不懂汇率政策的参议员舒默挥舞大棒,威胁敦促国会通过对华惩罚性关税。两败俱伤的贸易保护战一触即发。

在利益和意识形态之间,在国家利益和国际主义之间,没有哪一个政治家天真到信奉真正的利他的国际主义。美国最近国内兴起的反全球化思潮就是针对中国受益全球化的事实,做出的“合理”反应。西方有句话,所有政治都是地方的。选举年的美国对外贸易政策是荒唐而非理性的,是自毁其国际公信力的做法。但是,美国人的天真与霸气联袂,所谓我是流氓我怕谁。江湖老大都这德性,谁奈我何。对中国,把自己建设得绝对强大是硬道理。

那么,绝对维护自己西方利益,默契西方中心论的西方媒体,特别是美国新闻报道下的中国国家形象到底是客观和全面的吗?答案已经清楚。

被广为接受的中国的正面国际形象的塑造可能在相当一段时间都会只是一个奋斗目标,是一种理想,作为国家长远战略更是必要的,主要因为我们的国内挑战太多,腐败,贫富不均,环境恶化,医疗保障,水污染和水匮乏等等。

内忧大于外患。所以,我们的国际形象首先是自己国内形象的塑造,公平公正与和谐。我们最大的对手永远是自己。明乎此理,我们也就成熟和坦然了,面对外界善意的批评或恶意的攻击我们就会从容而优雅地面对,不会情绪化,更没有必要慌乱。

这种形象建设是以制度建设为前提,以人的现代化为基础,以全球化的中西融合为结果。差异是相对的,共同是绝对的,因为我们在谈论公民社会的人的尊严和权利。

责任编辑:godstear4u
来源: 四月网
1 2 3
相关推荐: 幼稚病杨锐右派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