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杨锐:警惕右派幼稚病(2)

2012-11-30 13:55:26 作者: 杨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内忧大于外患。所以,我们的国际形象首先是自己国内形象的塑造,公平公正与和谐。我们最大的对手永远是自己。明乎此理,我们也就成熟和坦然了,面对外界善意的批评或恶意的攻击我们就会从容而优雅地面对,不会情绪化,更没有必要慌乱。

 

一个比较令我困惑的现象倒是,目前被提到空前高度的国家形象建立,作为一项伟大的战略工程,似乎最直接的动因首先是为了应对海外的反华言论和不公平的报道所产生的,是对外界的回应,是为了纠偏。然而,塑造国家形象的逻辑起点应该始于内部,也就是先有自己国内公民社会的建立,建设先进的生产力和先进的文化。身正不怕影子斜,不要惧怕批评。这说明我们自身一定有问题了。要敢于面对,更要埋头做好自己家里的事情。外交部副部长,前中国驻英国大使傅莹在最近北京外国语大学公共外交研究中心的讲话中说得很好:“公共外交不是涂脂抹粉,而是坦诚地自我介绍,把中国的真实情况和看法说清楚就好。”危机公关和管理的第一课是诚实和问责,回避和推诿都会减分,适得其反。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莱温斯基性丑闻上如果不肯最后承认自己的不忠,他一定会被以斯塔尔议员为代表的共和党所弹劾,也会被拥戴自己的白宫班子所唾弃。这也是公共外交的必修课。我们的传统和政治文化中缺少这样优雅和坦然的基因。护肤品做不到,应该是社会和文化新陈代谢的DNA。后天的营养摄入和健身运动可以强身健体。

我们的国家形象宣传片以社会精英为代表,只是一种角度和高度,其代表性受到社会广泛质疑。这涉及到中国人的中国形象。这些年中国对外交往的广泛深入其实是全球化背景下普通中国人走向国际的外延扩大。中国人的举手投足在境外就代表了国家的形象,不排队,大声喧哗,随地吐痰,闯红灯,如厕时乱扔纸屑和烟蒂等等严重影响了一个礼仪之邦的国家形象。这就暴露了另外两个问题:形象有内外之分,也有好坏之别。它们是一枚铜币的两面。我们的国家形象的设计是必要的,但是要注意高开低走,就像奥运会开幕式上巨人和精英形象的代表姚明与汶川地震中出现的平民小英雄林颢的高和低的辩证就非常耐人寻味儿,西方也特别接受。关照弱势群体和平民英雄是人性的复归和好莱坞式的美国价值观的宣传手法。

这又涉及到形象推广的行为主体和渠道。政府出钱打造自己的形象在西方广受质疑,因为他们的政治体制设计的就是让执政者永远受到批评和监督,甚至是拷问,议会的反对党和媒体充当的就是这种角色。我们应该学会让民间和非官方的商业媒体以商业的手段润物细无声。这方面好莱坞的《功夫熊猫》中的中国元素的艺术运用,主创人员因此对中国武学和哲学意境的阐释甚至让我们中国人震撼和汗颜。官方做不到的,娱乐和市场可以做得更好。演绎主旋律比较成功国内的影视作品是《建国大业》和六个亿票房的《唐山大地震》。他们分别诠释了民主政治和爱对于一个国家重建的重要和希望。

西方媒体本身就是以报道负面新闻,走市场和舆论监督的路子安身立命于公民社会。中国的国民素质因为若干年前一则13亿人五分之一不刷牙的西方媒体报道而被鲜活地图解,这是我们的新闻形象,虽然这与我们国家的整体形象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在新闻引导舆论,新闻塑造公众认知的信息社会,我们不能坐视。新闻形象不等同于国家形象的另外一个例子是发生在伊拉克的阿布格雷布监狱和美军设在古巴的关塔那摩基地里的虐囚事件的确严重损害了美国倡导公平审判,尊重人权的民主国家形象,但是,披露这些丑闻的恰恰是美国媒体自己,敢于挖粪就是这个超级大国的自信,和体制的设计。美国式的标准并非通用,但是发人深省。加强舆论监督,鼓励批评报道其实是对稳定的促进,是柔性维稳,应该从制度和法律上设计和鼓励社会良知。

全球化对我们敝帚自珍的传统文化而言有些类似进京赶考。中国大而不强,富而不贵,高储蓄,高能耗,高污染和劳动密集型的的发展道路受到质疑。因为这些做法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可以成立,但是这种国情的无奈让越来越多的国人私下里都承认损人不利己。责任二字,重于泰山。我们的政府对内对外都要有所交代,不然怎么可以称其为大国和强国?

责任编辑:godstear4u
来源: 四月网
1 2 3
相关推荐: 幼稚病杨锐右派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