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河清:魂兮归来,重返中国

2012-11-12 11:15:48 作者: 河清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面对新蒙昧主义笼罩的中国知识界,本丛书殷殷呼唤:魂兮归来,重返中国!中国被西方教化日久,重归自己的精神家园、重续自己的文化根脉,一定充满困难曲折。但重归故乡之路,必定亲切,充满了惊喜……

注:本文是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河清为《重返中国》丛书作的总序,该丛书第一本河清先生的《破解进步论——为中国文化正名》已经由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百年中国,是一个文化上丧魂落魄的中国。

人无魂,行尸走肉。国无魂,国将不国。

六十年前,伟人毛泽东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中国终于走出饱受西方列强掠夺欺凌的悲惨境地,赢得了国家主权独立。六十年的和平,没有受欺挨揍了,来之不易,绝非众多福不知福的知识“精英”无意识的那样自然天然。

六十年中国人民辛勤建设,曾经如一滩烂泥任人践踏的国度,如今已成为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国家,甚至有人在谈论中国的“崛起”……

然而细观之下,今日中国依然在文化上丢魂失魄,没有自己的文化之魂!用时髦话语说,中国没有自己的文化“软实力”。

政论学理,都是西方话语。朝野上下,一片美国鹦鹉。一切皆以西方“普世价值”为归依。

文化上的无魂状态,导致了中国知识“精英”膜拜西方的文化迷狂。这是今日中国最凶险的祸根所在。每时每刻,中国都面临被文化“精英”引向崩溃的危险。

百年中国,何以丢魂?

鸦片战争,惊魂伊始。甲午战败,八国联军,终于魂飞魄散。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荡然无魂矣!

自五四以至今日,中国读书人几乎人人皆曰中国历史专制、中国文化落后,解救之路只一条:全盘西化(美国化),美其名曰“现代化”。

中国文化“精英”自绝于自己文化,全身心拥抱西方文化,二十多年前的一套《走向未来》丛书,还有电视片《河殇》可谓登峰造极。西方即“现代”,西方即“未来”。中国的文化“精英”们西向而跪,口中念念“走向未来”,“走向世界”,痴痴然神往西方,魂迷西方。

被人打败了就认人家文化高明,问题未必尽然如此。中国历史上,汉家王朝两次被外族打败,读书人们并无文化自卑。西方历史上,德意志诸邦,当初被拿破仑大军横扫,那里的文化人也无自卑,反而激起了他们去文化寻根,唤醒他们的“民族”意识,甚至面对侵略者涌出一种文化自豪和优越感(赫尔徳等人的“文化民族主义”)。因此,纯粹的军事失败,不是造成中国读书人在文化心理上如此溃败的根本原因。

事实是,西历1500年以来,西方列强对非西方民族进行军事侵略、经济掠夺和种族灭绝(北美澳洲)的同时,还伴随一种“文化灭绝”政策。

这种文化灭绝,对弱势族群是直接剥夺其语言文化,代之以西方语言和宗教。而对中国和伊斯兰等更深厚悠久的文化,西方文化卫道士们采取了美化自己、污蔑对方的策略,诱使这些民族毁弃自己的文化,转而崇拜西方文化,心悦诚服地接受西方“普世价值”的统治。

整个一部我们今天在大学、图书馆和媒体读到的西方史或世界史,是西方人肆意打扮、然后向我们灌输的历史。一部几百年充满血腥的西方暴发史,被美化成自古就高贵、自古就理性、举世野蛮我独文明的历史。

这是一部人类知识史上最大的伪史,其笔法叫“进步论”,也就是中国知识精英迷入膏肓的“社会进化论”。西元1780年左右,社会进化论在西方出现之时,即是西方文人编撰伪史之始。

“社会进化论”衡量一个社会的标准,只论物质技术、经济基础或生产力水平。一个社会的物质经济水平高,其文化就先进。物质经济水平低,其文化也落后。根据“社会进化”的学说,西方文明上接古希腊文明,继而文艺复兴,“进步”最快,最先到达“现代”。全世界独有西方历史是文明正史,照耀着“文明”“理性”光辉,其余人类,包括中国,皆处于原始、野蛮的黑暗状态,需要西方“文明”去“普世”。这就是西方向全世界芸芸众生一直灌输的“正史”说法。

百年前,在中国被西方列强百般欺凌的悲风凄雨中,严复将社会进化论——“天演论”引入了中国。从此,社会进化论一统中国知识界天下。中国读书人开始自认愚昧、落后、劣根。中国物质既落后,文化必然“落后”,历史当然也“专制”。更有甚者,中国读书人还反用了社会进化论:是中国文化的落后,才造成中国政治、军事、物质经济的整体落后。(如今,这种“文化决定论”又时髦成了“政治制度决定论”,一切皆怨政制)

百年来,正是社会进化论给中国人带来的文化自卑感,根本地诱使中国人丢掉了自己的文化之魂!社会进化论已成为中国知识分子真正的精神鸦片,深度熏毒在朝在野的中国知识精英,致使今日中国在文化上依然跪着,没有站起来!

对这部社会进化论的西方伪史,一些有正义感的西方学者早已进行批判。五十年前,法国文化人类学家列维-施特劳斯,揭露社会进化论独尊欧洲文化“进步”,别人是“停滞不动”的文化,实质上是欧洲“种族中心主义”(《种族与历史》)。

最近国内出版的英国历史学家约翰•霍布森(John M. Hobson)的《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1),更是大破欧洲中心主义历史观,以翔实的史料告诉我们:西历500-1800年期间,是一个“东方全球化”时期。这期间,是东方文明主导世界。中华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在农业、工业、科技等方面长期领先于西方。

西方文明不是象孙悟空那样从石头缝里自己蹦出来,自生自长。被奉为西方历史文化源头的古希腊文化,并非当地原创,而是深受东方文化和古埃及文化的浸濡。毕达哥拉斯的数学和几何学定理,渊源于古伊拉克。后来意大利的“文艺复兴”不只是从阿拉伯伊斯兰文献中发现了古希腊文化,而是同时大量吸收伊斯兰科技知识。哥白尼的日心说,不仅古埃及著作早已有之,伊斯兰学者沙蒂尔(ibn al-Shatir)在哥白尼之前150年也已提出。

航海技术本是中华文明的发明,伊斯兰也做出贡献。伊斯兰航海家伊本•马吉德,早在葡萄牙人达•伽马之前就绕过好望角,沿西非海岸进入地中海。伽马去印度,也是一位伊斯兰人做领航员。近年更有英国海军领航员孟席斯(G. Menzies),考证出郑和不仅到达东非海岸,还绕过好望角,在西历1421年到达美洲。(2)

中国在宋代就发生了一场工业奇迹和军事技术的革命。中国的钢铁产量,甚至印度的钢铁产量长期领先欧洲。“1788年英国的钢铁产量,仍低于中国在1078年的水平。”(霍布森)西历1600年以后,随着西方耶稣会士来到中国,将中国发明的马颈轭挽具、铁制铧犁、风车、条播机等传回欧洲,引起了欧洲的农业革命。英国的“工业革命”,也有技术上的“中国起源”。

西欧地区长期作为世界文明圈的边缘和后发地区,大量吸收借取了中华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成果和科技恩惠。许多被当作西方独创的科技成果,其实都借取自中华和伊斯兰文明。只是在最近两百年,西方消化改进其他文明的科技成果,实现科技领先,尤其依靠对全球的帝国主义军事征服和殖民掠夺,才暴发起家。

西历1500年,西方“正史”称意大利发生了一场“文艺复兴”运动,复兴古希腊古罗马文化。其实当时的西欧,与古希腊八竿子打不着。时间上,古希腊文化湮灭已久,典籍流落在伊斯兰阿拉伯的图书馆里。地理空间上,希腊属于都城设在今日土耳其、信奉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至今“西方文明”还打压“东正教文明”)。显见的事实是:西欧与古希腊本无“历史”关系。古罗马文明虽然发生在意大利,但已彻底覆灭,只留下一些石头的遗迹。

因此,所谓的“文艺复兴”,实际上是一个“文化认祖”事件——指认古希腊作为自己历史文化的始祖。其风马牛,好比有胡人血统的唐朝李姓皇帝,硬要攀认一千余年前姓李的老子为祖宗,然后将从老子到李皇帝中间一大段空白叫“中世纪”。当时西欧最靠近东方的意大利人,从阿拉伯人和拜占庭人的文献里,惊奇地发现古希腊文化有“以人为本”这一说,于是借“复古”来要求“以人为本”,因为当时的西欧非常不“以人为本”,非常没有人权自由。

责任编辑:魅影
来源: 新法家
1 2
相关推荐: 河清中国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