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樊纲批任志强怨妇:开发商赚钱最多不能捧着

2012-08-10 16:46:42 作者: 樊纲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樊纲认为房地产不仅仅是金融问题,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也是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这一次,当作政治任务在完成,不是当作经济任务在完成。那么,我们要用更大的视野来看房地产,因为你们太重要了,不管政府承不承受,一个人花钱最多买的东西就是房子,怎么可能不是支柱产业?房子要装修,里面要有家电,正是因为它太重要了,涉及的面太重要了,所以管的婆婆也多了一点,各种说法也会多一点,怨妇的情绪也会多一点。”

樊纲批任志强怨妇:开发商赚钱最多不能捧着

图中左为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右为任志强(图片来源:资料图)

2012博鳌房地产论坛于8月8日-11日在中国海南博鳌亚洲论坛大酒店[11.08 -0.18%]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平衡与发展可持续的中国房地产”。在今天上午的主题讨论《再论政策‘被抛弃’的房地产》上,“大炮”任志强再次抛出之前的“夜壶论”,称房地产一直被政府“抛弃”。

除任志强外,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香港恒隆集团[44.30 0.68%]、恒隆地产[29.50 1.55%]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启宗四位嘉宾也参与了这次讨论。

任志强再抛“夜壶论”:称政府把房地产当工具

“大炮”任志强首先开腔。他认为,2003年以后,政府基本上是把房地产当工具,从来没有定过房地产产业的发展政策。“就像樊纲说的,热的时候把房地产往下压一压,冷的时候就把房地产业往上提溜一下。中国某个人说过夜壶论,冯仑就把夜壶论引入房地产业,房地产业就变成了夜壶,需要的时候从床底下拿出来用一用,不需要的时候就踢到床底下去,让它待一会儿。”

任志强说“因为经济过热了,所以就有泡沫了,尤其是经济过热的时候,第一刀就砍在房地产上。但是,1993年朱熔基上台,那时候是副总理,也是做的宏观调控的措施,同样用的是砍房地产。但是,那时候还是计划经济时代。1988年的时候也是如此,用的是存款剑,计划经济时代就是用的这种手段。但是,现在看到的都是取消市场化的部分,要用行政手段把房地产调控当成工具来调整经济过热的问题。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现实现象。”

陈淮:房地产从未被“捡起过” 说抛弃像高中生

“房地产从来没有被拾起来过,本来没有捡起过,何来抛弃一说呢?”比任志强的“抛弃说”更犀利,陈淮此语似乎更加点出了中国房地产所处环境的“冷寂”。

陈淮说,朱熔基总理说住房、汽车是支柱产业的时候,房地产并没有发挥支柱产业的作用。“但是,我不想它成为支柱产业,要把它压回去的时候,也没有被压回去。千万不要高估政府优化选择的能力,产业结构升级、支柱产业这些词儿,都是从日本产业政策来的。房地产发奋图墙成为了支柱产业,日本的经验如此,别以为政府不能选自己的儿子是最优秀的,政府都选不对,抛弃你的时候,你要努力的研究市场才对。”

任志强表示同意陈淮的说法,认为房地产被政府抛弃反倒活得很好。

樊纲:开发商是赚钱最多的人 怎么现在和怨妇一样?

“我第一次参加博鳌房地产论坛就说了一句话,在座的房地产商是中国最幸运的一批商人。回过头来想想,这些年你们是挣钱挣得最多的一批人,怎么现在和怨妇一样?抱怨‘被抛弃’了?”一向沉稳的樊纲,面对任志强和陈淮的发难,语意中略带无奈和调侃。

“不抛弃的话,还要继续捧着?要继续再挣更多的钱?说到这儿,这次不管是抛弃还是不抛弃,这次这个政策和宏观调控关系不大,这次是因为社会问题,”樊纲说,“2010年4月之前的那几个月里面,当时各地人代会50%以上的提案是关于房价,当时的社会舆论整个是一个反弹。这个时候说政府抛弃不抛弃,你都不要想政府,你想其他国家,想另一个政府。你去南美看,在这种情况下,那个政府采取的措施就厉害了,各种社会舆论、社会利益团体、各种利益冲突会导致某种东西出现。”

樊纲认为房地产不仅仅是金融问题,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也是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这一次,当作政治任务在完成,不是当作经济任务在完成。那么,我们要用更大的视野来看房地产,因为你们太重要了,不管政府承不承受,一个人花钱最多买的东西就是房子,怎么可能不是支柱产业?房子要装修,里面要有家电,正是因为它太重要了,涉及的面太重要了,所以管的婆婆也多了一点,各种说法也会多一点,怨妇的情绪也会多一点。”

责任编辑:godstear4u
来源: 证券时报
相关推荐: 开发商樊纲任志强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