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薛涌:美国冠军的中国干爹——细说乔良

2012-08-17 10:02:38 作者: 薛涌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被中国的举国体制所打造的乔良,到美国创业后执行的是另外一套哲学。用他的话来说:“我在这里是为孩子们服务。我的目的是让孩子们感受到快乐。孩子们不是我实现我自己没有实现的梦想的工具。孩子们练体操,首先是因为她们自己喜欢。对于我来说,没有比帮助下一代、帮助自己的学生实现她们个人梦想更快乐的事情。”

乔良:这一黑一白的美国冠军的中国干爹

这届奥运会,美国最闪亮的新星,大概非体操选手道格拉斯和游泳选手富兰克林莫属。虽然两人都还属于未成年人,走的则是不同的道路,颇能说明美国的奥运体制。

道格拉斯的成长,和一位低调的中国教练联系在一起。这使她的故事更加色彩斑斓。郎平当年执教美国女排,楚材晋用,曾经在国内引起不少争议,但最终业绩不凡。其实,道格拉斯的“中国教练”乔良,在美的执教成就远远高于郎平。只是他出国前名不见经传,为人低调,你只有通过媒体对美国运动员的报道,才知道一点他的业绩。而他的业绩,和他那些奥运金牌学生一起,为我们展示了美国的“奥运基础设施” 。

现年44岁的乔良是北京人,从小在西城体校练体操,最后进了国家队,当上副队长。但是,他因伤错过奥运会,拿奥运金牌的梦想破灭,1991年退役,随后到艾奥瓦大学学英语,勤工俭学在学校里当体操队的助理教练,最后有点积蓄,和妻子一起在艾奥瓦人口仅五万人的小镇West Des Moines开了一家“夫妻店”,即乔良体操舞蹈学校。我想八九十年代留美的中国人一看这样的经历就知道:日子过得不容易。我曾说,乔良其实不过是开了个私人健身房,如果没人来就得倒闭,可谓摆摊起家 。即使今天名声大噪,你到其网站看看,也还要兜揽“生日聚会”之类的生意。这比起郎平接过人家的国家队,起点要低多了。

他的第一个学生,是当地一位6岁的女孩儿肖恩。肖恩从小好动,是块体操的料,但坚持普通孩子的生活,一周就练25个小时,而非常规的40个小时。就是这样,在乔良的悉心指导下,她在北京奥运会上拿了一金两银。

被中国的举国体制所打造的乔良,到美国创业后执行的是另外一套哲学。用他的话来说:“我在这里是为孩子们服务。我的目的是让孩子们感受到快乐。孩子们不是我实现我自己没有实现的梦想的工具。孩子们练体操,首先是因为她们自己喜欢。对于我来说,没有比帮助下一代、帮助自己的学生实现她们个人梦想更快乐的事情。”

正是乔良的敬业精神和辉煌的业绩,打动了另一位潜在的天才道格拉斯。道格拉斯从小已经露出体操天赋,但每每在大赛的最后一刻达不到顶峰,和世界一流差一步之遥。在迷途的苦闷之中,她听说了乔良,并在夏令营中接受过乔良的指导。她马上信服:“我必须有这样一位教练!”拉扯她的单亲母亲对自己是否有能力支持女儿的训练都感到怀疑,怎么可能为了她举家迁移到近2000公里外的穷乡僻壤?乔良也和母女两人开诚布公:你们来找我有些晚了。但我会尽力而为。最终,只有14岁的道格拉斯,顶着母亲的反对,千里寻师,离开自己的家庭,从南方酷热弗吉尼亚的大都市移居到北方荒僻冰冷的中西部小镇West Des Moines。

当道格拉斯看到艾奥瓦那一望无际的老玉米地时,心里直打鼓:“我把自己发配到什么地方来了?”更不用说这位黑人女孩儿一下子到了97%的人口都是白人的州,处处感到怪异。当然,她也在这荒僻的地方处处感觉到乔良的声望。她去修指甲,店里人一听她在乔良的体操馆里训练,马上白送她一次,还保证下次给她折扣。她买食品杂货,店里人一听是乔良的学生,立即给她军人的折扣。乔家闺女在当地是特殊阶层。不过,真到了乔良的班里,日子并不舒服。毕竟,这五万人的小镇,出一个奥运冠军就够惊人的了。肖恩是绝对的明星。道格拉斯对肖恩崇拜得五体投地,自然充当了肖恩的啦啦队长。但肖恩对道格拉斯却摆出冷面孔。用她的话来说:“乔良就是我的父亲,我本来是他的独女。现在新来一个。难道我得和她分享自己的父亲吗?”肖恩的眼神,让道格拉斯紧张,也督促她上进。她做每一个动作,心里都要提醒自己:“肖恩在盯着我。我得完美无缺。赢得她的尊重”经过了很久,道格拉斯才得以化敌为友。

在体操上,21个月的训练,可谓立竿见影。用道格拉斯自己的话来说:“我立即觉得我成为一个不同的人。我所有的朋友都说我变成了不同的人。乔良教练改变了我,他让我达到了一个新高度。”本来,道格拉斯并不被看好。肖恩一心准备伦敦奥运会,气势压人,可惜最终被伤病所缠,未能如愿。不过,即使如此,道格拉斯也一直被视为替补的角色,只有在其他大腕意外失败时,她才得以入选国家队,并且她从来没有在重要的国际赛事上赢得过任何单项。是乔良在她水平还远不如人时就向美国体操总教练力荐:“这孩子是美国队急需之人才“。也是他悄悄地告诉道格拉斯:你会成为奥运冠军!乔良的英语虽然已经大有长进,仍然有时言不达意,不得不用夸张的身体动作进行指导。但难能可贵的是,他能超越语言障碍激励学生们不断地挑战自己,从不在感情上惩罚她们 。乔良的哲学是:在世界一流水平上竞争,要点并不仅仅是技术。你必须让别人感受到你在竞争时的快乐。

这里最苦的,是道格拉斯的母亲。她和丈夫离异,有四个孩子。让孩子走这条路,实在风险太大。实际上,她一直在说“不“。但是,她永远顶不住女儿苦苦的哀求。去年道格拉斯进了国家队,并随队赢得了世界锦标赛金牌。她要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走职业的道路。这意味着她必须和赞助商签约,接受财政资助。但是,美国大学体育联合会不准大学生运动员职业化。所以,道格拉斯此时签约,意味着日后不可能获得体育奖学金。这让发愁女儿的大学学费的母亲举棋不定。直到经纪人警告:其他人都迅速签约了。你再不答应,钱都被别人拿走了,什么也剩不下。就这样,这位含辛茹苦的母亲才被逼上梁山。她为培养道格拉斯,已经花了15万美元,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得到回报。到了今年一月,她已经什么都剩不下了,不得不申请了个人破产。

幸运的是,这仅仅是黎明前的黑暗。道格拉斯在本届奥运会上大红大紫,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奥运新星。她刚刚拿到金牌,Kellogg就出手,要把她的形象印在爆米花盒子上,据说合同价值100到300万美元。道格拉斯也马上被加在P&G的“谢谢妈妈“的奥运主题广告中。当她在电视里说“妈妈,谢谢你!”时,不仅言之由衷,而且也会给妈妈带来一张还债的支票。这一广告主题之所以压倒一切,大概也反映了一个并不那么令人振奋的现实:许多奥运明星,是被单身母亲拉扯大的。菲尔普斯就是著名的一例。当美国人感动地看着这些骄傲的妈妈享受着回报时,很少还会想:这不过是极少数、极少数的特例。大部分人还是失败者。这些人的生活有怎样的着落呢?

金牌本身固然闪光,但其留下的阴影,则是又暗又长。

责任编辑:刘巧丽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