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网友之声 / 正文

中国崛起:西方的凝视和中国的荣耀

2012-08-07 10:05:17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我们一方面处于一种新的东方热之中,另一方面西方尤其是美国对东亚则是期望与恐惧并存。就像20年前我们对待日本的经济实力一样,面对“中国的崛起”,我们既有钦佩和夸张,也有恐惧和厌恶。对美国人而言,中国从来都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隐喻。有人鼓励我们思考“中国”(奇迹或威胁)就好像它存在于真空中一样;正如关于“日本第一”的文献那样,那些关于中国的崛起和未来的看法尽管博人眼球,但却是一种荒谬的废话。

有这样一个国家,它的经济正在“飞速发展”,它“飞奔着进入我们的视野”,它似乎将要“大举战胜我们”,这就是中国。中国经济的确增长迅速——在过去30年里平均每年的增速约为9.4%。随便浏览报纸和杂志就会告诉我们中国正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现在,很多著作都认为,中国正在崛起,正在战胜美国,“正将美国排挤到一边”;它很可能成为21世纪的超级大国。我们一方面处于一种新的东方热之中,另一方面西方尤其是美国对东亚则是期望与恐惧并存。就像20年前我们对待日本的经济实力一样,面对“中国的崛起”,我们既有钦佩和夸张,也有恐惧和厌恶。对美国人而言,中国从来都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隐喻。有人鼓励我们思考“中国”(奇迹或威胁)就好像它存在于真空中一样;正如关于“日本第一”的文献那样,那些关于中国的崛起和未来的看法尽管博人眼球,但却是一种荒谬的废话。

西方的凝视和中国的荣耀

当把“想象的”中国崛起与它“已知的”过去进行比较时,我们的目光好像又回到美好的过去:当中国是著名文明中心的时候,“西方人”还穿着熊皮四处奔跑。中国正在崛起,不仅如此,亚洲正在崛起,西方(尤其是美国)正在衰落,可能不久就会完结。我们还应鼓掌欢迎,因为世界文明回到了它的原点。

马丁·雅克的《当中国统治世界——西方世界的终结和新全球秩序的诞生》,要求我们不仅要考虑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而且要考虑东方对西方即将到来的胜利和美国经济的崩溃。与很多其他人不同,雅克能看到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影响力,有强大的海军和基地可以牵制中国。尽管如此,中国仍然是东亚地区的“主导力量”。因为这点以及其他一些原因,中国“实现在该地区的霸权指日可待”。但是,任何认为美国霸权会被取代的分析,必须找到某个等待接过霸权的大国;1890—1945年的美国就是这样一个大国,但今天没有这样一个大国。然而,雅克说,中国正在慢慢成为“美国的替代模式”。这种模式包括多边主义、“和平崛起”学说、对发展中国家的大量援助和由平等主权国家构成的“民主”世界——国内不一定是民主政治,但彼此之间却实行民主。无论如何,我无法想起在哪一个国家或地区这种“模式”已经取代了美国。

戴维·康的《中国崛起》无疑是一本更出色的著作。为了解释东亚现在的复兴和未来可能的主宰地位,他试图认真地探索它的过去。他认为,关于中国和东亚的流行的学术讨论在解释力方面都存在过度的局限,因为这种讨论仍然囿于这样一种方法:分析少数关于世界运作的理论之间的差异,把东亚视同世界任何其他地区。美国的国际关系文献声称,所有民族国家都野心勃勃,大国获得了大多数的已有利益,其他国家要么参与 “平衡”,要么“跟着强者走”,国际社会是肮脏、野蛮和漫长的,正在崛起的大国即中国和霸权国即美国之间的战争将会不可避免地日渐临近。

康教授介绍了一些常识,他认为,今天在“中国惊人的崛起”过程中,东亚既不会结盟也不会跟着强者走。相反,中国无处不在的“和平崛起”口号又回到了不好战的1800年之前中国的世界秩序。他可能是正确的,但这一主张在当代世界中不可能经受住考验:美国火奴鲁鲁(即“檀香山”)的指挥总部监视着全球52%的地区,而且在太平洋上具有压倒性的支配地位,只有傻瓜——像20世纪80年代那些呆笨的苏联精英——才敢去尝试派出一支 “蓝色海洋”海军。“和平崛起”?当一个对自己的现代化征程完全不清楚的国家能够想在任何时候派遣三叉戟潜艇潜到你的海岸,或在精确的巡航导弹的扫射下损毁你的基础设施时,你要保持警惕。康认为,当30年前邓小平开始改革开放时,当代中国历史便拉开了帷幕。在此之前,中国是“一个衰落的和孤立的中等国家”。

戴维·康对美国政治学家的看法是正确的。两位更有影响力的人物约翰·米尔斯海默和已故的塞缪尔·亨廷顿都以关于21世纪中美战争的预言结束了他们的名著。他们以一种几乎随便的方式提出了即将到来的一场大灾难,好像任何人都会明白这种不测的可能性。在美国,这类书籍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中国观察家们的著作,但它们的轻率和不负责任的预言似乎很少遭到主流媒体的批评或反驳。理查德·布什和米高·奥汉仑在《一场与众不同的战争》一书中作出了更为谨慎的预测:如果战争来临,它将最有可能爆发在曾经以美丽而命名的一个小岛上:福尔摩沙(即台湾)。像米尔斯海默和亨廷顿一样,他们描绘了战争可能如何爆发的情景,最早在2012年。但是,他们更了解中美关系的现实,他们的真正意图是“管理”台湾,使战争变得不太可能。他们为避免麻烦提供了许多有益的建议,但是对问题的起源并不感兴趣,这让他们的分析显得肤浅。

责任编辑:魅影
来源: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1 2 3
相关推荐: 中国崛起荣耀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