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李筱薇:文化宽容不应让看客文化复苏

2012-06-10 13:45:00 作者: 李筱薇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文化自信和文化包容绝不等同于对看客文化的认同。新时期的看客文化将滋生出一批批对民族国家根本利益无所感知、对国家公民身份毫无认同感的青年团体。而更值得忧虑的往往并非某个人或某群人的错误思想,而是对于社会文化现存问题的忽视、和无感。

加藤嘉一的书籍《致困惑的年轻人》,是一本基于加藤的个人奋斗经历来为中国的年轻人传道授业解惑的励志类书籍。我一项少读励志类书籍,部分是出于对年轻时所面临困惑的清醒认识——在人生的时间轴上,每个年龄段都会有其不同的困惑吧,从混沌走向秩序再走向混沌不只是自然发展规律,怕也是人生绕不开的一环吧。除此之外,始终认为个体对于成功的定义应是趋多元化的。在中国古文法中,“成功”代表着成就功业或事业、代表着事情获得预期结果,同时也代表取得成效。古汉语中,似乎并没有对于个体人生成功的描述。

但随着一股西风刮来,成功学被植入了中国现代语境中,并一度成为热点,令无数民众、尤其是年轻人趋之若鹜。至今,我仍旧会听到有关成功学讲座的推介,这种近似于营销性质、对世俗财富及地位的追求之术,已然悄悄根植于部分国人的头脑中。我对成功学的一点质疑是,来自成功学的一些观点固然可以被普世价值观所理解和接受,但这种根植于商业诚信以及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价值观难以被上升到哲学层面,因此更难以成为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立足的根本-----在成功学对财富以及社会地位的追求中,看不到任何能催生社会凝聚力的信条。而这,恰恰是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所需要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成功学的流行一时属于正常和正当,但对成功过于单一化的定义则无益于社会发展。在加藤书籍的封面上,他坦诚自己是当今在华最具话语权的日本人。 这种世俗层面的身份地位标签无疑是其吸引众多青年追随者的利器----当中国的年轻人由追求金钱利益变为追求泛化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这种名与利之间的转化其实仍旧透着成功学的身影。

个体追求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本无可厚非,但当一种个体行为拥有了固定的社会族群认可,随之而来的群体效应便值得研究、甚至反思。

批判加藤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不知道”的言论和态度固然急切,但加藤粉丝效应的背后,到底是其用自己的思想与言论,还是由于其青年意见领袖身份所产生的“光晕效应”而吸引到大批拥趸的现象却值得反思与探究。在我看来,中国社会对这个日本青年学者的接受体现的并非社会文化的包容性,而是现代中国社会对于成功的浮躁追求。加藤的成名离不开FT中文网的包装和推介,说白了就是一种媒介效应,而追随在加藤身后亦步亦趋的众位粉丝们,到底是被媒体包装出来的加藤恍晕了眼睛,还是真的与其思想和理念产生了共鸣?

看客们曾在鲁迅先生笔下被描绘的栩栩如生。而我在加藤的某些粉丝身上,似乎看到了看客文化复苏的痕迹。 对于社会活动参与感的缺失、尤其是对于国家公民身份的漠视是导致现今部分年轻人盲目追求所谓意见领袖的一个原因。 加藤对于南京大屠杀的态度和言论也许不足以引起媒体围剿,对言论的包容态度并非出于对其外籍身份的姑息,而更应该被看做中国所具有的文化自信的一种表现。但文化自信和文化包容绝不等同于对看客文化的认同。加藤作为青年意见领袖,当然有权利就任何话题发表自己的意见,但粉丝们也应该对其言论中的立场和态度有所思考。如若不然,新时期的看客文化将滋生出一批批对民族国家根本利益无所感知、对国家公民身份毫无认同感的青年团体。而更值得忧虑的往往并非某个人或某群人的错误思想,而是对于社会文化现存问题的忽视、和无感。

责任编辑:godstear4u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