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现实与理念的博弈:透过叙利亚看中国式外交

2012-06-08 12:04:00 作者: 李筱薇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媒体作为第四权力,对政府的监督甚至批评本无可厚非,但在面对一些敏感的国际事务时,窃以为必须将国际舆论环境中一边倒的西方声音有所警觉。如若不然,不仅有沦落成为外媒传声筒的危险,更加助长了部分国人被西方意识形态洗脑的态势。近年来社会大环境对于经济发展的一味强调不可避免的导致了只重现实利益而忽视理念价值的结果,这对于中国外交路线、外交理念的形成以及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是极为不利的,甚至导致部分民众难以看清国家的外交思路。我认为,在这场现实与理念的博弈中,更多清醒、理智和独立的声音需要传达出去。

扑朔迷离的叙利亚问题可谓是近期国际政治领域的一大热点。 叙利亚地处中东咽喉地区,首都大马士革是历史名城,这块土地,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而在今天,小小的叙利亚成为了大国博弈的舞台。在持续了一年之久的叙利亚危机中,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相继就叙利亚问题表态,这其中,更有以法德领导的欧盟各成员国与英美之间的观点分歧、协调以及话语权之争,中俄联合与西方各国的对抗,如果再算上叙利亚周边国家以及阿盟的影响力渗透,可以说,大半个地球都在绕着中东上这个弹丸小国转。

一个小小的叙利亚何以引来各方势力逐鹿中原?从地缘政治学的角度考虑,叙利亚的确非常重要,但其影响力尚不足以掀翻大半个地球,此次的叙利亚危机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很有可能成为中东剧变的句点。从这层意义来说,巴沙尔政权是否被最终颠覆,对持续一年有余的中东动荡起到了定性作用。 

中东乱局的开端始于2010年底的突尼斯变局。 事实上,不论是西方各国,还是中俄等国,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阿拉伯之春”,都毫无预见。 因此,各国政府的外交路线和应对措施也是在逐渐摸索中完成的。其实,透过中东变局,尤其是叙利亚危机,可以观察到,各国政府的外交线路和外交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之中最终走向了清晰和明朗。前一段时间就叙利亚问题采访过一些学者,加上之前和叙利亚驻华大使的交流以及近期对中外媒体上有关叙利亚问题报道的阅读,我对于叙利亚问题的走向和发展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观点。本文也仅是提供一个角度,透过解读叙利亚问题中国的外交模式。

可以说,正是因为中国政府尤其是中国外交部在很多政策路线问题上的模糊表达,以及中国政务信息一向缺乏透明的特质,为我这种基于采访、对话以及媒体分析的解构式判断留下了一定的话语空间。中式美学较之西方美学有含蓄和内敛的特点,而中国政府在一些关键事务上的暗箱操作模式,实则为观者留下了更多的美感与思考余地,这未尝不是一件督促我勤学苦思的好事。

当然,一味的揣摩政府外交线路并非本文宗旨。这是因为,无论对叙利亚问题中的中方立场是褒是贬,毫无缘由的揣摩都可以被分为两类。一类揣测基于“政府在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另一类揣测则倾向于认为“政府糊涂透顶在硬装明白”。前者在结果上误读了政府的外交方针和成果,而后者从前提上就反映了其“妄想症”的本质。在笔者看来,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外交方针从总体来讲是成功的,保护了中国在中东地区权益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意义是,中国独立自主的外交方针及理念在叙利亚问题中得以展现。

首先,通过正式以及非正式渠道,中国政府表达了不在乎叙政权更替、而希望从最大程度上减轻叙利亚人道主义危机的理念。从正式渠道来讲,只要读者实际注意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叙利亚问题的讲话以及声明,就可以注意到中国政府对早日结束叙利亚危机以及反对西方军事介入的坚持。在这个问题上,西方舆论一直在误导舆情,试图证明中俄两国政府亲叙利亚政府的倾向。而事实上,西方发动的这场居心叵测的舆论攻势是希望借此渲染中俄重视自身利益而置叙利亚的“民主与人权”于不顾的形象,从而对中俄两国进行道德审判。事实上,只要稍加留意,就可以注意到中方在外交辞令上一直避免提及任何支持巴沙尔.阿萨德的辞令。

在采访上海国际事务研究所中东问题专家李伟健教授时,他谈到中国政府实际上并不关心叙利亚的政权更替问题,实际关心的是叙利亚的人道主义危机可以尽快结束。这种不介入他国事务、而完全从人道主义援助角度出发的外交思路实则可与西方从民主和人权角度出发而的外交理念的一次平等对话。

同全球化背景下各国的软实力展示一样,在现今的国际政治体系中,一国外交理念的输出作为意识形态输出的一种重要方式,可以从路线战略角度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正如西方国家屡屡以“民主和人权”理念,向其他国家施压或充当出兵借口,中国在未来国际事务中的立场和角色完全可以由此展开----中国一向不主动干涉他国内政,但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中国也反对任何形式的军事扩大化行为。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在叙利亚危机期间与叙利亚政府以及叙各反对派势力同时保持联系的做法也从侧面为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态度做了很好的注解。中国政府与叙利亚反对派的接触并未被国内媒体大肆报道,在我看来,很多媒体没有抓住或是误读了其背后传递的信息。同时接触反对派与叙政府两拨势力,并不是因为中国政府首鼠两端、一味关注国家在中东地区利益。相反,抛开政府阴谋论而从外交理念的角度出发,就会发现此举正彰显了中国式外交的睿智与冲和。

至于有媒体对中国政府在叙利亚危机中过多的躲在了俄罗斯身后、没有发出自己独立自主声音的指责,在我看来则是一种“鸡蛋里面挑骨头”式的话题制造方式。中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确有共识。从现实政治的角度来讲,与保护国家在中东地区利益的确相关。另一方面,我认为也应该看到,俄罗斯近年来在处理与西方相关事务时的强势态度与坚定理念。俄罗斯的这种姿态与正在逐步崛起的中国的确不谋而合。在国际事务上,中国的影响力的确在稳步上升,但在上升过程中,由于国际舆论长期被西方世界主导,才进一步导致了中国的声音不断湮没在了由西方政府与媒体发动的舆论战中。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本国的媒体都不从政府的角度出发,清醒的认识到国际舆论环境对中国话语权的压制和抢夺,而一味批评政府的不作为,不啻为对西方舆论战的一种助力。

媒体作为第四权力,对政府的监督甚至批评本无可厚非,但在面对一些敏感的国际事务时,窃以为必须将国际舆论环境中一边倒的西方声音有所警觉。如若不然,不仅有沦落成为外媒传声筒的危险,更加助长了部分国人被西方意识形态洗脑的态势。中国式独立自主的外交模式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提出开始就已经确立,中间几经沉浮。近年来社会大环境对于经济发展的一味强调不可避免的导致了只重现实利益而忽视理念价值的结果,这对于中国外交路线、外交理念的形成以及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是极为不利的,甚至导致部分民众难以看清国家的外交思路。我认为,在这场现实与理念的博弈中,更多清醒、理智和独立的声音需要传达出去。在黑暗中前行,光,往往意味着希望。

责任编辑:godstear4u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