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从草根到精英——大陆网络民族主义流变

2012-05-11 02:08:00 作者: 特约撰稿员/王家骏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反CNN网站的声誉鹊起,恰恰是以考证抓住了西方媒体戴着有色眼镜和涉嫌造假的证据。“四月青年”凭借反CNN一役,完成了大陆网络民族主义话语权的世代更替。他们凭借热情出手,但又迅速完成转型。中国大陆的网络民族主义,草根的色彩由此有了精英化底子。


凤凰周刊封面关注四月青年

像所有北京高档写字楼里的公司一样,进门第一眼是LOGO下的前台,浮在墙上的“四月传媒”LOGO虽然不大,但做工精细,灯光下给每个来访者留下深刻印象。

位于朝阳区元大都7号的四月传媒,办公区面积约300平米。白色为基调的装饰显得简洁利落,20多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在这里忙碌。

四月传媒CEO饶谨的个人办公室在办公区的最里边。这间40平米的办公室,装修简洁大方,一侧是大面积落地窗,透过玻璃幕墙俯瞰车水马龙的街道,让人有未来在手的感觉。

办公室的三面墙上挂满饶谨各种照片,甚至多到摆放在墙角。它们充分体现了这间办公室的主人的忙碌,除了在办公室不断用电话处理各种事务,他还要出席各种国际活动,接受各类采访,与各路知识分子交流讲座。饶谨乐于向来访者展现他每日忙碌的社交活动,这位青年精英的身体语言时刻在告诉世界,他正在铺就其未来事业的广阔网络。

只有在小小的公司会客室,你才会被提醒,这个洋溢着创业热情的公司,这头是商业,源头则是网络民族主义。那些满墙极具冲击力的海报和照片,是2008年海外留学生“反藏独”保卫奥运火炬运动时被抓拍的瞬间,它让时光定格在这一年的4月。四月传媒的名字即来源于此。

这里,是十余年来大陆网络民族主义由草根向主流精英,由宣泄到商业化运作流变历程的最佳写照。

1999:网络民族主义元年

大陆网络民族主义的源头,当追溯自1993年北京申奥失败、美国指控中国货船向伊朗运送化学武器强行拦截搜查“银河号事件”,大陆民间激起强烈的民族主义热潮,其最具标志性的事件,是1996年《中国可以说不》一书出版后风靡一时。

但是,大陆民族主义缺少发声平台,除王小东等少数人可以通过发表文章宣扬尚武精神和生存空间理论外,被民族主义热情强烈感染的其他人,最多只能在看《新闻联播》和《参考消息》时,独自生闷气。

互联网的诞生,使普通中国人第一次有了自由表达和交流的公共空间,有了网络,大陆民族主义才真正浮出水面。这种缺乏公共空间的特殊性,使得大陆民族主义一开始就与网络牢牢结合在一起。

1999年5月8日,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遭美国空袭,它强烈地刺激了中国人的民族情绪。此时中国已有了第一批网民,网络成为民间自发宣泄情绪的惟一窗口。炸馆事件次日,为方便网民表达愤怒,人民网开通了国内首个时事论坛——“强烈抗议北约暴行BBS论坛”,一个月后,论坛更名为“强国论坛”。

民族主义通过网络自由发声由此开始,而中国网民在网上表达时事意见亦由此发轫。1999年,不但是网络民族主义元年,也是网络政治表达元年。

随着炸馆事件日渐远去,强国论坛由一个集中表达民族情绪的平台,逐渐变成各种公共议题的声音广场。可以认为,正是1999年民族主义的汹涌激流,为中国网民冲决出一条公共表达的网上通道。

1999-2003:网络民族主义的成长

自1999年迄今,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起伏主要受三大因素影响:中美关系、中日关系、台海问题。从1999年到2003年,这三大因素的影响刺激交替上升,使得民族主义在网上获得发声平台后,处于不断升温趋势。

台海问题随着2000年陈水扁上台达到顶点,而中美关系则在炸馆事件后,又因2001年4月的南海撞机事件再度降至冰点,中日关系虽无大的冲撞,但历史问题、教科书问题、靖国神社问题的龃龉不断,使得民间反日情绪同样不断升温。这是一个网络民族主义情绪不断升温发酵的时期。尽管此时网络尚未普及使大陆网民依然带有某种精英化色彩,但民族主义观念和情绪具有压倒性优势。

这种情绪催生了大批民族主义小网站,其中绝大多数是针对日本。网络民族主义更多针对日本,主要是因为当时中国官方对美对台不吝辞色,但努力维系对日关系,故网络民族主义的矛头主要指向日本。

针对日本的内容主要可分如下几类:1.可激发仇恨的历史素材,如大量使用官方很少使用的渲染血腥残忍的图片和文字资料;2.各种警惕日本未来动机的素材,如钓鱼岛问题、靖国神社问题;3.激发对今天日本人仇恨的各种资料,如编造日本人图谋灭亡中国的方案等;4.宣泄对日本人的藐视和愤怒的各种段子、图片,如日本人是武大郎之后的故事等;5.呼吁抵制日货或抵制与军工相关的日本企业。

值得强调的是,刺激仇日网络民族主义情绪的因素,部分系网民自制,如曾轰动一时的长谷川弘一的辱华文章,据分析,即出自中国网民手笔。长谷川辱华文章开先河之后,各种反华程度不断升级的文章大量出现,其最终结果是令见多识广的网民逐渐有了免疫力。

假冒日本人辱华的转折点,是2003年2月,湖南农民梁少男冒充日本人,趁湖南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罗刚主持《心灵之约》时,打进电话背诵其早已准备好的辱华宣言。案件破获后,这类假冒日本人辱华现象大幅减少。

此一时期的网络民族主义今天被认为带有强烈狭隘、愚昧色彩,尤其是充斥大量造假失实资料,它往往成为辟谣对象。有些民族主义者虽用心良苦但颇难让人理解其心理,譬如为激发人们仇日,有些人不厌其烦地长篇编造赵一曼等抗日女英雄被日本人残酷性虐待的文字。

总体而言,这一时期的网络民族主义处于技术上低幼,组织上松散,行动和号召能力些微的阶段。

2003-2008:从高潮到低谷

2003年被认为是“网络民族主义的发轫年”,这一年,新华社下属的《国际先驱导报》在社论中最先使用“网络民族主义”一词,由此,它成为媒体约定俗成的一个正式称呼。

2003年的网络民族主义前所未有地集中指向日本,是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中美关系自2002年江泽民访美后大幅改善,而中国加入WTO也使得美国一年一度审核中国最惠国待遇的纠缠被化解;台海关系也因陈水扁上台后被震慑而有所缓和,但中日关系却因小泉纯一郎上台后不断降温,除了小泉顽固坚持参拜靖国神社,教科书问题、日本高官的历史态度问题,都在不断刺激中国的民族情绪,民间反日情绪也因一系列事件刺激达到顶点。

2003年6月,大陆民间保钓人士首次成功登岛,官方事先未作阻拦,事后亦未追究,这被认为是官方对民间力量的默许和承认。

当年7月,爱国者同盟网发起“反对京沪高铁使用日本新干线技术”网上签名活动,该网站在为期10天的活动中征集到了接近10万个签名。

同年8月4日齐齐哈尔的日军遗留化学武器泄露事件发生后,爱国者同盟网联合中国918爱国网、时事与国际法网、中国鹰盟网、918战争网等民间网站发起对日索赔签名。8月20日,搜狐网也正式加盟。9月18日,组织者把对日索赔《联合声明》和 4000多页的百万网民签名递交给日本大使馆。

接下来,日本某企业组织员工在9月18日的中国国耻日于珠海集体嫖娼,媒体披露后更是火上浇油。10月31日,西北大学的联欢晚会上,日本留学生的表演被误传为辱华事件,结果引发大规模学生游行。

由于连续密集的事件,以及网络民意首次实现了在线下的大规模集结表达,网络民族主义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不但成为传统媒体的报道热点,亦对现实社会产生了深远影响。虽然其线下活动的规模后来曾被超越,但其声势和社会正面关注度却再未被超越。

不过,传统媒体对“网络民族主义”的集中关注,不是推波助澜而是在起降温作用。

2003年后,各种民族主义发起的号召,再无门户网站放下身段参与。一方面是其纪律约束,另一方面,则是随着信息的日渐多元开放,以门户网站为代表的网络编辑群体观念在悄然变化。2004年,日本媒体曾对大陆门户网站进行技术分析,发现涉日新闻多为负面新闻,甚至与日本无关的国际负面新闻也会强调日本元素。但2006年后,这种现象已大幅减少到很难察觉的程度。

这种变化也体现在2005年中国多个城市发生反日示威时,门户网站的报道多持中立甚至否定态度。尤其是对反日民族主义而言,自2003年后,其精英人群迅速流失,草根化和边缘化倾向加速。

日本政局和中日实力对比的变化,也削弱了日本对中国民族情绪刺激性。2006年9月,小泉纯一郎辞去首相一职,继任者均未参拜靖国神社。大环境的变化,使得仇日情绪缺少题材和议程,民间反日网站很快被人遗忘,而各大门户网站和时事论坛中,涉日题材的流量比重也迅速降低。

相对日本的刺激因素不断走低,因为中国实力迅速崛起,美国及其盟友围堵中国的题材日渐增多,网络民族主义由2003年的高潮渐渐地回落到低谷时,新一轮高潮和网络民族主义内部盘整组合,终于在2008年爆发。

2008:四月青年崛起

在网络民族主义大众的愤怒集中指向日本时,各种民族主义理论的领军人物,批判的矛头素来就指向美国。毕竟稍具常识的人都知道,日本越来越不可能对中国构成现实威胁。只有诉诸仇恨情绪的人才会把矛头指向日本。

警惕美国的各种阴谋不但不缺历史素材现实证据,而且有无数深宏的理论支撑。甚至,价值观的取向也丝毫不会妨碍它——“国家利益的冲突决定了中美关系不会因价值观而改变”。

2008年拉萨“3.14”事件后,西方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使中国再度处于极为不利的外部环境,中国人的民族情绪再度高涨,但这次显然不同于以往美国炸馆、撞机,不同于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仅靠热情和愤怒完全无济于事。因应这种围堵压力,需要的是截然不同的技术和技巧,甚至可以说需要不同的智商。

于是,最直接感受西方世界舆论压力的海外留学生破天荒地成为新一轮民族主义热潮中的主力,高度相似的身份和受过良好训练的背景,使他们表现出截然不同的组织方式和技术能力。反CNN网站集中体现了这一划时代的区别。

此前,大陆网络民族主义者除了狭隘之外,最有杀伤力的恶名,就是证据资料上的恶意造假,某种程度上,网络民族主义由高潮渐入低谷,也是被这种顽疾不断自伤公信力的结果。而反CNN网站的声誉鹊起,恰恰是以考证抓住了西方媒体戴着有色眼镜和涉嫌造假的证据。

“四月青年”凭借反CNN一役,完成了大陆网络民族主义话语权的世代更替。他们凭借热情出手,但又迅速完成商业化转型。中国大陆的网络民族主义,草根的色彩由此有了精英化底子。

责任编辑:陆琳琳
来源: 凤凰周刊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