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麦氏脸书”与“谷歌集中营”的启示(3)

2012-05-08 11:27:45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详述福山有关“防御现代化”的著名论点时,需要说明的是,在整个人类历史当中,技术推动力旨在满足安全(及控制)的目标;这种推动力很少(如果有的话)是希望(扩大可变因素并)使人类的存在更加轻松或促进人类解放及整个社会的解放。因此,除非由体系赋予可操作性,否则理智主义(人类的自主权、统治权和目的)以及技术突破在传统上都被感觉并视为一种威胁。

相应地,虚拟社会网络及相关搜索引擎将自身定位为分散化但统一的智力因素,被质量重力所吸引而非并受特定的地方势力所操纵;但实际远非如此。事实上,它们主要用于可预见性、效率、可计算性和控制的目的,只有这样它们才会为其他一切服务——如用户友好及大众服务的吸引力。对于具有操纵作用的拜物主义(概率)与自我平庸化(可能性)之间的社会现象学,在观察其形成的全新具有破坏性的动态时,网络社会平台——这些存在于意识的泥泞郊区、体现人类同理心的“垃圾桶”——显得特别有趣。 

“脸书”(Facebook)本身便是如何利用(模仿,而非促进及将心比心地活化)人类内在的完美例子。其工具包提供了高效、理性化、可预见、干净、透明以及使用非常方便(这是最有吸引力的)的工具,将两个个体之间的一切可能关系简化为“朋友”和“非朋友”。它设置了一种极其标准化和简单化的通用语言,甚至任何一台机器可以理解——这便是二进制代码: ‘1’ (朋友) ‘0’ (非朋友)[5],或者最终变成 ‘1’ (兄弟/姐妹), ‘1/0’ (朋友), ‘0’ 非朋友——只需两个数字便能提供精确的算法计算。记住,数字为王。亲爱的尼采说“上帝已死”——人类也是如此。

无论是被人占领还是被人围攻,麦当劳都会继续采用其菜单。相反,我们最终应该占领自身(例如减少我们周围因为吵闹/滋事而带来的巨大噪声污染)。[6]

街道上毫无概念的人潮是时候退却,让位于家中的沉静反思了。

对不起,加尔辛(Garcin),他人并非地狱。我们才是地狱!!

附言:

奥巴马总统在2011年12月发表了一段充满激情的讲话,他公开警告美国公民:“不平等扭曲了我们的民主。能够重金聘请议会说客的少数人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发言权(……)最富有的美国人在过去五十多年缴税却是最低的(……)有些亿万富翁的税率只有1%. 百分之一! (……)自由市场绝不是在任何人身上随意掠夺的自由许可。……

(2011年12月06日在堪萨斯州奥萨沃托米中学发表的讲话,摘自白宫新闻稿)。

在发表上述讲话的两个月前,备受推崇、奉行政治均衡原则并跨越党派的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发表了《1979年至2007年家庭收入分配趋势》的研究报告(2011年10月)。国会预算办公室发现,1979年至2007年期间,美国最富裕1%家庭的收入增加了275%,比较富裕19%家庭的收入增加了65%,接下来60%家庭的收入增加了不足40%,而底层20%美国家庭的收入仅增加了18%。如果考虑近30年研究期间的通货膨胀,几乎80%的美国家庭的实际收入将从名义增长变成负增长;最顶层19%的家庭获得单位数字的实际增长,而最富裕的1%人口仍然取得三位数字的收入增加。

根据现有的互联网搜索引擎计算,这一CBO研究发表三个月以来已被检索了74,000次。为便于比较,亿万富翁康拉德·希尔顿的曾孙女在YouTube上的普通视频被点击超过31万次。其中大约300万人可以代表美国最富裕的1%人口。而其他99%的人——不好意思,是2800万人——也对帕丽斯小姐的无聊视频感兴趣(这些视频往往附有隐晦但赤裸裸的标题:他们不能这样对我,我很有钱)。他们究竟是谁?

记住我在本文开头提出的问题:如果人类几乎从不质疑拜物主义或反对(自我)平庸化,那为什么随后的暴行会令他们觉得惊讶?

Anis H. Bajrektarevic, professor 

Chairman Intl Law & Global Political Studies

Vienna, 12 JAN 12

contact: anis@bajrektarevic.eu 

[1] 大学教授最近面对着冗长而乏味的学期报告,其中的核心部分构成了“教师输入——教师输出”的问题,似乎他们所做的并非是向个人提供高等教育而是在生产汽车零件一样。 根据企业界所谓的商业模式,大部分联合国专门机构的最新趋势是公开声称要进行“工作人员轮调”(似乎谈论的是农作物而非个人),并在工作申请方面提出近乎警告的注意事项——“我们并非职业组织”——似乎诸如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CTBTO)、世界气象组织(WMO)和其他国际组织都是志愿消防者的业余爱好工作室,而非由拥有高度职业操守和资深阅历的专家组成的严肃实体。 

[2] 现在人人都能坐飞机……人人都能进大学念书了。 瑞泽尔在大约二十年前就断言,我们生活在一个大众化或“麦当劳化”高等教育的时代,许多学生将上大学看成是高薪厚职的敲门砖,而非为了燃放巨大的学习激情。 因此,学习背后的推动力并非探索知识,而主要是狭隘的、工于心计的实用主义。 在“麦当劳化”社会的劳动力市场需求促使下,学生在高等教育中得到的越来越多是他们追求的东西(像顾客一样),而非他们需要的东西(像有抱负的知识分子一样)。 

[3] 在这个星球上,任何生命有机体的各个体系都是通过机械的团结这一非认知的团体凝聚力作用而生存下来的。 早期的类人生物同样受到这一规则的约束。 在我们200万年的历史上,有190万年都受到前文明时代智人的习惯(代表了首个社会规范秩序)所约束,即对于不合群及不守规矩的个体进行控制并加以残酷的群体/集体胁迫——通过机械的团结实现集体安全,以满足生存这一基本需要。

[4] 古希腊的爱琴海剧院是聚集惊人启示和卓越智慧的地方——以其海纳百川和贴近大众著称,至今无出其右者。 我们今天所掌握的科学、哲学、体育、艺术、文娱、星体和地球等的知识,在彼时彼地已经被推测、探索和研究过。 简单地说,在彼时彼地,人类意识、纯粹推理和闪耀思维大获全胜。 然而,无论是欧几里德、阿那克西曼德、赫拉克利特、希波克拉底(无论是来自希俄斯岛还是来自科斯的希波克拉底)、苏格拉底、阿基米德、托勒密、德谟克利特、柏拉图、毕达哥拉斯、第欧根尼、亚里士多德、恩培多克勒、科农、埃拉托色尼,还是其他数十位杰出的古希腊思想巨匠,都没有任何只言片语提及他们的日常生活,提及他们在人生历程的每个角落播下的种子。 推动古希腊前进的是一个不道德的、不公正的、及其残暴的及充满压迫的奴隶制度。 (奴隶甚至不被看成是人类,而只是“有声音/能说话的工具”。)这种短视行为,这种对于明显及普遍存在现象的严重失语,是一种历史信息——非常令人不安、不言而喻,同时也是很严重的警告。  

[5] 最新的一项外交政策信条也是“麦脸书”化: “你要么是我们的朋友 (‘1’),要么是我们的敌人 (‘0’)”。  

[6] 在向各地输出“革命”时,“基地”组织——与早期布尔什维克类似——将国家视为一项革命事业,而非一个地缘政治、社会、文化和地缘经济的现实。 当“基地”组织在从事这些活动时,其领导者和斯特姆·法兰格斯(Sturm Falanges)将总部设在四周如石器时代的阿富汗洞穴,就像早期的布尔什维克者在充斥着严重饥荒、僵化的封建主义国家所做的一样。 希望“占领华尔街运动”不会遵循同样的“输出革命”的逻辑。 “脸书”的“裸闪党”具有国际影响力,但政治议题始终只是国家层面的。

*  本文是所谓的“脸书系列之三” (《“脸书”之后还有生活吗》之三——《网络“谷歌集中营”启示》)。初稿最早发表于2012年1月12日的《美国外交关系杂志》。

翻译人:吴莹婕

 

Anis H. Bajrektarevic, professor  
Chairman Intl Law & Global Political Studies 
Vienna, 12 JAN 12
contact: anis@bajrektarevic.eu  

 

责任编辑:宋歌
来源: 四月网
1 2 3
相关推荐: 中营歌集启示麦氏脸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