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一百年,不变的是那雄浑感人的主题

2011-11-01 10:17:51 作者: 司马南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各位青年领袖朋友,今年的全国高校社团会长年会暨青年领袖论坛,照例由我来做最后压轴的演讲。(掌声)

优秀的嘉宾都 在前面演讲,前面演讲的嘉宾都很优秀,两句话一个意思:成功人士有资格讲“如何成功”的主题。我知道,这个话题很对大家的胃口,因为你们现在充满成功的渴 望。加之前面的成功者,不无自豪地告诉同学们,成功很爽,成功很拽,成功很不容易,成功都有秘诀,高家庄赵庄马家河各有各的高招儿,大家更是希望立马成 功。呵呵。今天,与各位青年领袖谈谈,责任使命一类的陈旧话题,大概不受欢迎吧?(掌声)

刚刚从山东枣庄赶过来,乘坐的是高——铁——(掌声)。

我猜鼓掌的一定是来自山东大学的小老乡对不对?(台下喊:对。)

那我得用山东话再问候一句:山东老乡们好啊!(掌声)

学员:好!

从山东枣庄乘高铁赶回北京,高铁的平均时速,我看了一下,大约在310公里,风驰电掣,舒适平稳,极为便捷。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北京。下高铁,进地铁,瞬间切换四号地铁线,直接就到了国家图书馆的主会场。

“高铁”两个字,现在有点微妙。是不是啊?

容我大胆地说一句,中国高铁现在所遇到问题,或曰“中国铁路”所遇到的问题,或曰“中国速度”所遇到的问题,与现在中国所遇到的问题,大体是一样的。

为什么要这么说?即使有人不愿意听,我也得借着照实了说。

奥巴马上台之 后曾经有一次演讲,专门谈到中国高铁对美国所构成的挑战,他把中国高铁的发展视为生气勃勃来势汹汹的中国速度的具体标识。中国铁路建设取得了独具魅力的历 史性的伟大成就。人家奥巴马犯不着故意说中国铁路的好话吧,他即使不懂铁路技术,民主党的克林顿前朝的原班幕僚们也会告诉他,在湿陷性黄土地区上时速350公 里(郑西高速铁路),说明中国在特殊复杂地质条件下建设世界一流高铁,实打实地走到了全世界的最前面。幕僚们同样会告诉他,沪宁高铁是在深厚软土地区建设 速度最快运行速度最高的高铁。上海,本来就已经让纽约捉襟见肘,现在上海南京高铁一通车,长三角同城化、一体化,上海市会变得更大,更漂亮,更让洋人妒 忌,更让纽约简约。(掌声)

但是,与奥巴马总统不同,前不久,我们一些同胞却似乎更愿意把聚焦的目光与愤怒的情绪投向中国高铁存在的问题——因为温州铁路出了一档子我们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故。当然事故中有若干丑陋细节,其中的故事也很让人揪心,但是,沉舟舟侧畔千帆过,一叶障目很愚蠢。

在这要澄清一个小小的概念:我们大家前一段时间高度关注的那个事故,是动车组事故,是D字打头的,而司马南从山东枣庄过来坐那个是G字打头的,是高铁。高铁和动车的区别,不仅仅在于速度,还有设计上、设施上的若干重大不同。譬如,高铁是专线,高铁专线上是不大可能混入其他车组的。有人借动车事故问题,否定中国高铁,进而否定中国速度,这不合逻辑。

铁路出事了,当然存在问题。问题归问题,存在问题要解决问题。国务院调查组现在给出的初步结论是:事故可以避免的,也就是说倾向于认定这是一个“人为的事故”。

看到问题是对的,问题的确存在,问题很严重,问题不解决将引发更大的问题。但是,还要看到成就,看到光明,看到解决问题之后中国铁路的前途,看到与别人相 比,我们的长处与短处,不能一起哄就打退堂鼓废中国速度,不能一起哄就朝着根本政治制度下家伙,更不能动辄就改弦易张倒着走举白旗。(掌声)不能因为有问题就否定成绩漠视光明,看不到一代又一代铁路人艰苦奋斗的艰辛成果,看不到中国因此而扬眉吐气美国人因此而心存忌惮那一面。(掌声)

好, 谢谢同学们,谢谢你们给我掌声,受到了鼓励,我有点意外。本以为,我这个讲法,在青年论坛主会场,会遭遇板砖横飞呢。刚才有个姑娘发言,讲到“要感谢失 败”,我这业已做好了“出身未捷身先死”众人起哄喝倒彩的精神准备,想不到你们意外地给我这么多掌声,让我连“感谢失败”的机会都没有。

中国的问题和中国铁路的问题很相像。

如果历数今天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说起腐败现象,说起教育问题,说起房子问题,说起看病问题,说起下岗问题,说起某些富人炫富张扬恣肆没边没沿的问题,说起个别官员上班时间上网评价某女某部位丰满不丰满的问题……我们都有一肚子的气话,大家说对不对?

学员:对。(笑声掌声)

司马南:这一肚子的气话,天天说,网上说,网下说,说得嘴都起了茧子,似乎永远也说不完。今天,大家听我说三句话好不好?(掌声)

“中国,让人不满意的,不高兴的,甚至气愤的事情很多”,这是第一句话。因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只有一个和执政党嘛。所以,这句话可以把它补足,完整表达为,“中国共产党治理下的中国存在很多问题”。我们可以这样说么?

学员:可以。

司马南:各种各样论坛,各种各样的会议,更不要说在网上的议论,人们只要说起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似乎个个气不打一处来,所有的人都会生出控诉欲,进而倒悬长江滔滔不绝。

穷人说:太不像话了,你们暴富,凭什么?富人说:太不像话了,中国就是民众仇富,我们是弱势群体;当官的说:我们很辛苦,天天被舆论盯着受不了;城管说:我们也是弱势群体,谁理解我们的苦衷?明星说,有的媒体下三滥,我们没有了隐私与人权……所有的人都在抱怨,所有人的抱怨加起来,无非是:中国问题很多,中国问题很严重,中国的问题你要给我解决。

我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这些事实上存在的问题,所谓问题中国,是中国的主基调主题词吗?

学员:不是。

司马南:对,有问题,我们不否认问题。但是,中国同时取得了伟大的成就,是成功的中国。这就是我要说的关于中国的第二句话: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取得了历史性的伟大成就,中共治国功勋卓著。

这句话大家赞成不赞成?

学员:赞成。(掌声)

司马南:这两句话加起来就叫“两点论”。

只讲前一句,眼里只有问题中国,人们会迷茫,会痛苦,会觉得没希望,会觉得没前途;只讲后一句话,眼里只有成功中国,只看到成就,甚至只玩味成就,只一味地自我欣赏,那问题怎么解决呢?

所以,今天的中国,两句话都要讲,两句话要同时讲。讲两句话,要一样的坦然,一样的真诚。要把工作重点落到第一句,要把对祖国的希望寄托在第二句(掌声)

讲完了两句话,紧跟着我要讲第三句话:经验证明,如果离开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必将陷入混乱和绝望。

大家同意不同意呢?

学员:同意。(掌声)

司马南:谢谢大家。

以上“只讲三句话”的论说方法,提供一个议论框架,是一个高度的抽象,正因为抽象,所以,大家鼓掌通过,取得共识不难。今天,我想利用一点时间,联系现在大家现在普遍关注的舆论热点问题,来跟各位做一点交流,看看我们是不是还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从现在开始,我们一起去四个地方看看。

第一个地方,利比亚的黎波里。

第二个地方,新疆的喀什。

第三个地方,山东滕州前张坡村。

第四个地方,黑龙江方正县。

【一】

先到第一站,的黎波里

的黎波里这两天枪声不断,死人不断,利比亚反政府武装攻取首都,取得决定性胜利,现正在全城搜捕卡扎菲。水遁土遁不知道,反正卡扎菲穿着奇怪的服装不见了,找不到了。

卡扎菲领导的利比亚,在地球上用王勇平先生的话说,“是一个奇迹”,“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大笑,掌声)

我曾经与中国 前驻利比亚外交官聊过,也比较仔细地看过一些专门描写利比亚及其领导人卡扎菲的书,我关注利比亚土地上所发生的一切。这个卡扎菲呀,他独裁不独裁,该不该 斩首,我们暂且不论,这个人特别有喜感,大家发现没有?(笑)利比亚那地方多大?相当于四个伊拉克那么大,人口多少万?小几百万而已,跟我刚刚去过的山东 枣庄的人口总数差不多。利比亚这个地方,沙子底下挖个窟窿就往外冒油,所以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法国要占那个地方?为什么意大利要纠缠没完?为什么美国要 打他,为什么北约、美国,全世界最富国组成的工业集团联合起来轰炸7000多次,鬼使神差地跟那个地方过不去(北京人说“跟丫死磕”)?

这不赖别人,赖你那个地方特别,谁让你沙漠底下埋石油?

这不赖别人,赖你那个国家位置要紧,谁让你资源太丰富了,谁让你战略地位太重要了?

利比亚确切位 置,大说在北非,具体说埃、苏、乍、尼、阿、突围成的圈儿里,斜横地中海南岸(与埃及、苏丹、乍得、尼日尔、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相邻)。这个国家,即使啥 也没有了,剩下的都是石油。所以,美国、欧洲各国、俄罗斯、连同后来勉强挤进去的中国在内,都是利比亚的贸易伙伴。

当年美国打伊拉克的时候,按照小布什的说法,不就那么几个理由嘛:第一,你支持基地组织搞恐怖主义;第二,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第三,你试图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第四,或者有石油……(大笑)

但是,很遗憾,这么说,会有一大批人不赞成。他们也许想知道,为什么挨打的偏偏是利比亚?

这涉及到利比亚土地上当年发生的系列奇迹,这些奇迹均与卡扎菲分不开。

17岁 的卡扎菲即涉足政治,人生目标是推翻与英国合谋的利比亚执政者,他那时向在座诸位一样,是一个很有号召力的学生领袖。它不仅是雄辩滔滔指点江山话语巨人, 而且善于行动秘组社团企图暗杀国王,他还组织游行示威,支持纳赛尔总统反对以色列。因为闹得太撒欢,卡扎菲被开除了学籍。

学籍被开除,但是人家卡扎菲有正事。请来听一下,卡扎菲辍学后筹建的地下组织的五条守则——努力学习,按时祈祷,不许饮酒,不准打牌,不玩女性。多进步,多上进啊(笑)

很多人不知 道,卡扎菲也是“海龟”哩。他班加西军事学院毕业后留学英国,主攻军事通讯,那时候,他就懂得设计和建立了一个庞大的通讯网,把一大批年轻的下级军官联合 在一起。美国中情局最先注意到这个人,为其提供了有价值的情报和物资,像拉登、萨达姆一样,卡扎菲也照例是美国中情局培养的。

1969年9月1日,美国利用卡扎菲 “发动了一场不流血的政变”,赶走英国势力,但是,卡扎菲这哥们上台之后,不顾美国大哥的栽培,竟敢立刻宣布收回美国在利比亚的惠勒斯空军基地,赶走6000多名美国军事人员。接下来卡扎菲又宣布废除了前国王与美国签订的9项军事、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并公开宣称美国是阿拉伯国家的“头号敌人”。后来的卡扎菲政治一直不受美国待见,根子在这里。

40年前的8月18日,美国第6舰队在距利比亚海岸不远的海域军演,目的是吓唬一下卡扎菲,没想到这哥们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还击,美国军队只好和利比亚军队空战交火。再后来,洛克比空难等几起针对美国人的恐怖事件,美国中情局报告总统:卡扎菲这孙子是主谋。

然而,中情局针对卡扎菲的7次以上的暗杀(已经公开的)都未能成功。

逼得美国没招儿了,26年前的4月15日凌晨2点,美国实行斩首行动:500磅的激光制导炸弹和2000磅重型炸弹扔到的黎波里卡扎菲城堡,15个月大的养女身亡,40余人被炸死,卡扎菲本人安然无恙。

再后来,黑哥们奥巴马当政,卡扎菲遂改口:“非洲人能够统治美国,我们将支持他,因为他是我们的孩子,是非洲的子民。” 这之前,伊拉克战乱,萨达姆被俘,卡扎菲决定承担对“洛克比空难”罹难者27亿美元的赔偿,并承诺放弃恐怖手段。

于是,赖斯国务卿访问利比亚,受到卡扎菲异乎寻常的欢迎。卡扎菲称她“我亲爱的黑姑娘”。在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老卡说,“没有永恒的敌对,也没有永恒的友谊。我们都犯了错误,最重要的事情是改正错误。” 那不认错的姿态颇让美国不舒服。不仅如此,卡扎菲野心勃勃,提出所谓“世界第三理论”(别搞错,不是“第三世界理论”)试图指导世界,并出版了3本阐述这一理论的《绿皮书》。大家想想看,一个排长,发动一次政变,夺取全国最高权力,年轻人,有点膨胀,可以理解,但是,敢耽误美国大老板的事那可就玄了——绿皮书叫板美国价值,麻烦大了。美国人容不下你。

卡扎菲的治理模式绝不是一无是处。

第一条,住房解决的非常之好,在利比亚,再有钱你也只能住一套房子里(住第二套房子非法),如果你家另外一套房子闲着,大地上随便一个老百姓进去就可以住,这是卡扎菲的住房政策。

第二条,上学,全国教育完全免费。

第三条,医疗。如果你生了病,国家担负所有的医疗费用国家给你治,利比亚治疗不了,把你送到旁边突尼斯、埃及、或其他国家如意大利去治。

第四条,不允许剥削,雇工是被禁止的,只能以合伙人的形式合作。

哈哈,就是说,现在中国,大家所揪心的教育问题、医疗问题、住房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在利比亚解决的非常之好。

利比亚大街上是不是真的没有乞丐?我认真的问过中国驻利比亚外交官。回答是,真的没有见过乞丐。

这个国家贫富差距不太大,国家治理的相当不错,人均一万三千多美元,在整个北非,利比亚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是最高的。但是这样一个国家怎么就被连续轰炸了几个月?

有人说因为独裁,独裁的国家又不是利比亚一家,怎么单打利比亚?

有人说卡扎菲讨厌,我也不喜欢卡扎菲,卡扎菲到联合国大会讲话,人家安排每人讲半个小时,他居然在那滔滔不绝讲100分钟还不打住。司马老师绝不会敢像卡扎菲一样任性,我最后一个演讲也一定按照预定时间结束。(掌声笑声)

但是,各位青年领袖,你们给我说说,老卡个性上的毛病如何够构成了多国武力讨伐的根据?那些无辜平民的伤亡找谁说去呀?

卡扎菲是一个传奇的人物,他曾经叫号,叫到一个亿美元,试图在国际市场买一颗原子弹,他反复强调说,利比亚拥有一颗原子弹就够了。但是,原子弹没有买来,卡扎菲决定自己造。造到了1996年 萨达姆被美国人给干了,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在美国、英国接受教育,回来就跟他爹说,说咱不能搞这个了,要抛弃核武,要拥抱普世价值。卡扎菲也聪明的人啊, 一看鼓捣出原子弹来啊,也不是闹着玩的。原子弹爆炸就是原子核裂变,氢弹爆炸原子核聚变,这裂变原理上网上都查得到,甚至工艺也都明白,但是搞出来着实很 不容易啊,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小国独立于美国主导的国际社会,搞出原子弹来相当难。那好吧,索性不搞了,全部图纸都交给美国人。

美国人高兴 了:只要你不搞原子弹了,我们就把你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名单里面删除掉。卡扎菲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把这个名单一交,自己变成了一个美国支持恐怖名单上没有的 一个人了,相当高兴,然后又把洛克比空难的钱又给了美国人,跟美国人关系表面上大有改善,甚至美国人还一度支持利比亚要进入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卡扎菲很 高兴,岂知伴君如伴虎,美国是今天黑世界老大,突然之间脸一变,说打你就打你,打你没商量。

我就此写过一段顺口溜:奥巴黑大哥,北约黑团伙,政治诈选票,发财卖军火,石油我控制,小弟要服我。老卡敢滋事,灭口再论说。愚人唱文明,不懂潜规则,丛林生态蕃,大兽我独个。纵我耍流氓,谁敢来除恶?(掌声)

有人说因为利比亚独裁,请问,沙特独裁不独裁?

学员:独裁。

司马南:独裁 不要紧,美国才不在乎独裁不独裁呢。我数给诸位:智利的皮诺切特独不独裁?西班牙的佛朗哥独不独裁?南越的吴庭艳政权(还有阮文绍、杨文明)独不独裁?菲 律宾马科斯独不独裁?罗马尼亚依利埃斯库独不独裁?南斯拉夫巴蒂斯塔独不独裁?印尼苏哈托独不独裁?柬埔寨朗诺斯里玛达独不独裁?巴拿马诺列加政权独不独 裁?伊朗礼萨巴列维独不独裁?韩国的李承晚、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独不独裁?晚晴的洪宪皇帝(袁世凯)、还有我们的委员长介公独不独裁?……

他们人人都是独裁者,个个血迹斑斑,屁股后面恶贯满盈,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美国的朋友,无一例外都得到了美国的支持。仅此一条,足以证明,美国的人权自由民主是何等的虚伪。美国利益第一才是一切诉求的核心,其他则视情况爱说什么就说什么。仅此而已。

美国不你独裁 不独裁,但是,他要管的是,你独裁而且跟我别扭,这不能容忍。你若独裁,但是跟我美国好,即保证我美国的国家利益。没关系呀,你尽管独裁好了,独裁政权不 稳,我来帮你维稳。美国约翰逊总统讲过一句著名的话在美国广为流传:我知道那是一只狗,但那是咱家的狗。(大笑,掌声)

反对派(在北 约支持下,尤其是最后这几天的的黎波里战斗,英国法国的两只特种部队不参战,照例拿不下来)毫无疑问,是赢了。后卡扎菲时代,利比亚会不会陷入内乱,战争 要打到什么时候,我们还不知道,爆炸自杀式袭击会不会像现在的伊拉克那样,因为实行美国大炮刺刀下的民主,每天爆炸几起,我们都听不进了,听进也都记不住 了,能记住我们也也不想记了。

1、利比亚人民到底在这场血腥的战争当中得到了什么?

2、假如利比亚当年真的搞出了一个原子弹又会怎么样?

3、“独裁”还是“群裁”,真的是导致战争的起因吗?

4、今天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利益,还是我们大家所喜欢讨论的抽象的价值呢?

以上几个问题作为思考题,布置给大家,希望大家有时间再作讨论。

【二】

第二个地点

前几天我在新疆,为我的新书《民主胡同40条》做签售活动,在乌鲁木齐有一个演讲。演讲当天,新疆喀什发生了爆炸。接待的单位同志问,司马老师想去哪玩玩?我说“我要去喀什”。他们大吃一惊:人家旅游团退票都来不及,您别去那了,真的有危险……我说,“我就要去”——我本是一个好事之徒,想去看看喀什那地方到底什么样。

到喀什当天,果不其然,“嘭嘭”地又发生了新的恐怖袭击。

那从阿富汗那边培训过的杀手,居然在夜市上偷一辆汽车开用起来就往人堆里撞。他们那个集市叫大巴扎人群密布,夜里尤其热闹,汽车突然启动大兽一样疯狂跑过,地上血肉模糊一片,撞出一条“血胡同”。

喀什,三面环山,一面敞开。东临塔克拉玛干,西靠帕米尔高原,南为喀喇昆仑山,与西藏阿里地区接壤。只要你记住“中国最西边的城市”。“90%以上是维族的城市”,那就是喀什。到了喀什,跟到了国外一样,因为汉人很少,所以充满了魅力的异域风情。

但是,恐怖分子把喀什变得冷冷清清戒备森严。

民族矛盾,因为恐怖事件,而越发激烈。

在当地最大的 一个清真寺的门口,一大排商店,有一个卖东西维族的老汉,我走过去我问他,“刚刚发生爆炸的事你们怎么看啊?”老头不语。我跟进一句:“搞爆炸的小混蛋连 维族小孩子都不放过,这种事你们怎么看?”本想跟人家聊天,结果那个卖东西的老汉就这么盯着我,眼睛狠狠地:“什么?什么?”我跟他重说了一遍,那个老汉 突然提高了声音:“什么?是你吗?是你吗?”…….

我一看这态度不怀善意啊,赶紧退出来了事。

各位,在新疆,50年代的时候,维汉族关系完全不是这样。50年 代,那些维族分得了土地与牲畜的老百姓与其他少数民族的群众载歌载舞欢呼解放,拥护大军与共产党,把毛主席叫安拉。那个时候,维汉通婚很普遍,维族姑娘嫁 给解放军,嫁给汉族干部是很荣幸的事情。直到文革,一直如是。那个时候,你们还小。嗨,什么小,世界上那时候还没有你们(笑)你们的父母那时还小。你们90后知不知道,听没听说过有一个库尔巴大叔骑着毛驴到北京见毛主席的故事?

学员:听过。

司马南:曾经 有一幅年画,画的就是库尔班大叔骑毛驴到北京路程见到毛主席的情景。当然,路途是太远了,所以,真实的情况是是,毛驴不善远路,大叔后来坐车来到北京,见 到了毛主席。后来回到新疆,人家问那库尔班老汉,“您老看到了什么?”他说,看到了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拿顶帽子挥手,“喂,帽子卖的有?”(大笑)这当 然是笑话,但是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挥动着帽子,全国人民,包括新疆老乡洋溢一种幸福感,那是历史的事实。

那个时候,汉 族和维族关系的确很好,大家聚餐都会敬酒,对不对?我们北方行酒令,山东汉子喊什么“哥俩好,五魁首啊,六六六”,还有“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 舔”。酒桌上的文化,最能代表民族个性。六十年代的新疆,维族的同志如果要敬你酒你得喝,你不喝他不高兴。但是,一般的敬法,你可以说“我不会喝”,“我 真的不行了”,“不能再喝了”。可是,如果维族同志瞪着眼睛,说“两个离不开,喝不喝?”“两个离不开,喝不喝?”你必须得喝。什么叫“两个离不开?” “两个离不开”对维族敬酒者来说这是最高原则。

两个离不开,是王震将军率大军进入新疆的时候,王震将军治理新疆讲过的一个原则:维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汉族也离不开维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这就是“两个离不开”。

如果敬酒的时候,讲到“两个离不开”的高度,你仍不喝酒,不买账,维族同志会理解为,你试图挑战王震将军所讲的关于新疆政治的最高原则,所以,到那时,不论是谁,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那就只有喝。(大笑)

直到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新疆的老乡见到汉人还跟他们说:你们一个太阳,毛泽东;我们两个太阳,毛泽东,赛福鼎。赛福鼎是维族的国家领导人,全名赛福鼎·艾则孜,新疆第一任中共书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新疆群众对赛福鼎同志有非常深厚的感情,他们说“毛泽东、赛福鼎两个太阳”,我们新疆还有一个太阳”。民族同志、老乡,他们的感情是非常纯朴的。

维族与其他信 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不吃猪肉,大家都知道的,这源于伊斯兰教信仰。但是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时候,有的维族的群众,他们养猪然后卖给汉人。想一想,那时 候,维汉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好到我们彼此尊重各自的民族习惯,我们大家相互帮助,维汉一家亲的程度。但是,现在,在喀什,在大街上,如果你在人家维族小 伙子面前,敢说这番话,他要听到你这番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为什么会这样?

我和一些新疆 的朋友探讨过,当年毛泽东路线为什么那么深入人心?为什么那么受人拥护?显而易见的结论是,当年毛泽东的路线叫阶级路线。我不管你是哪个民族的。首先,压 迫者、被压迫者要分开。压迫者剥夺你的东西,诸如土地、牲畜牛羊。共产党来了,就是要剥夺剥夺者——地主老财土地牛羊要分下去给穷人,被压迫者分到了土 地,分到了牛羊,变成了有财富有尊严的国家的主人,所以那些贫苦的牧民,贫苦的农民才非常坚定地拥护毛泽东,拥护共产党。他们欢呼“毛泽东是阿拉”,毛泽 东在他们心目当中,像阿拉一样神圣。

直到今天,仍然有牧民农民家里挂着毛主席的像,像供奉阿拉一样。

但是后来情况 发生变化了,新疆像全国一样,出现了穷人和富人,两极分化,当年翻身道情的贫苦农牧民,他们的生活状态,我们今天所描述的标准词汇叫“弱势群体”。因为他 们弱势,所以,有些势力开始强势了。譬如,有些富起来的人穷奢极欲为富不仁,譬如,有些人的作风傍大款、吃大餐、领着大姑娘。

大家知道不知道一个名字,一个女人的名字——热比娅.卡德尔?

学员:知-道-。

司马南:这个热比娅.卡 德尔就曾经很强势。亿万富翁,新疆首富,政经名人,威风凛凛。热比娅全名热比娅·卡德尔,像很多首富一样,藏垢纳污,权钱交易,经济犯罪,因危害国家安全 罪被批捕判刑。后来成了西方分裂新疆的一个头面人物,甚至还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很遗憾,这个“和平奖”的提名人,却摆脱不了残忍地杀害很多无辜平 民的“新疆7.5事件”幕后主使的指控。

这个大人物, 原来在乌鲁木齐大巴扎(集市)上干嘛的呢?卖瓜子的。后来改卖小商品、卖服装,然后就买卖越做越大,变成了商会会长,财富像滚雪球一样,荣誉像雪片一样, 得到了所有的荣誉,背叛了给予他荣誉的祖国母亲。她个人莫名其妙地被誉为“维族的母亲”。谁都不明白,、她凭什么当“维族母亲”呢?

所以,那有些维族群众在这个事情上就想不开了,你凭什么当“维族母亲”呢?“维族的母亲”为什么要让一部分孩子去杀害另一部分孩子呢?

事实证明,有些深层的矛盾的确是与我们的某些政策的改变联系在一起的。

新疆的国土面积极为辽阔,其面积相当于中国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大。全区总面积160多万平方公里,现在在座的,江浙一带的青年领袖,希望你们不要大惊失色,新疆一省之面积,比江苏、浙江两省加一起来还要大。大多少呢?大8倍,还要多出4平方公里哩!

题外话,新疆 土地之辽阔,不去你是不知道的,新疆是个旅游的好地方,不去新疆,怎知道歌舞之乡歌舞有多美?不去新疆怎知道瓜果有多甜?不去新疆,怎知道冰川雪岭戈壁瀚 海共生?不去新疆,怎知道天山、阿尔泰山、昆仑山等世界名山叠嶂雄峰?静静的喀纳斯湖水,美丽的天山草场,像心爱的姑娘一样,无论怎样的语言,都难以描述 其动人的美丽。所不同的是,看你心上的姑娘,别人未必如你一般浑身抽筋,但是新疆美丽的湖光山色,甚人见了,都一样地悦目赏心。兹郑重地建议在座各位年轻 的主席,一定要去一次新疆。好不好?

学员:好(掌声笑声)。

司马南:大家情绪高昂,我就再介绍一点情况.

新疆有几千公里国境线,与8个 国家为邻,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西南部最要命,分别与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接壤。那些境外势力一天也没有停止对新疆的 破坏,什么东突西突,都是一个意思,无非不肯承认和接受中国共产党人治理新疆,中华民族大家庭统一团结蒸蒸日上的事实。大家不要以为所谓“分裂势力”都是 中东摸样的缠着头巾名字很长大胡子拉碴的爷们,不是的,美国的中情局,英国军情某处,才是是有远见有韬略硬撑着中国新疆分离主义势力的杰出代表。(掌声)

在边境线上,在某些国家之内,分裂势力设立训练营,专门教授各种恐怖方法。而新疆喀什等地有一些维族小孩,从小不上学,一点学校的东西不接受,就在那个清真寺学习诵经(近30年 新疆的清真寺在落实宗教政策的名义下疯狂扩张)。长大之后,反正边境线很长,他“出溜”一下就跑到国外去了。在国外一些地方受训,回来之后,那脑子,那脑 子,你跟他讲什么东西,他都听不进去。那眼神儿,看什么东西,都阴森可怕。那些精心策划、蓄谋已久的暴力袭击活动,往往就是这样一些人干的。

某天早晨,喀什公安边防支队官兵正在出操呢,歹徒驾驶一辆盗窃来的自卸大卡车,从背后突然冲向出操队伍,同时引爆两枚爆炸装置,并且持刀行凶,尽管歹徒被当场制服抓获了,可是这一起袭击案就造成16人死亡,16人受伤。

责任编辑:王玉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相关推荐: 主题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