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杂志 / 卢瑟经济学 / 正文

安生:暴力的兄弟——资产与暴力的关系

2013-05-07 11:05:58 作者: 安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今天看到发达国家文质彬彬的时候,不要忘记顺便看看他们的祖先当年的文治武功。如此便能更全面地看待他们的发家史,而不必相信龙子太郎之类的鬼话。如此也可以更深刻地理解,保护私有产权加自由市场究竟意味着什么。

第三章  故事的主角:(资产的属性)

卢瑟经济学(3.1)——故事的主角(暴力的兄弟):(资产与暴力的关系)

“在历史进程中,掠夺者都认为,最好是利用他们硬性规定的法律,使他们凭暴力得到的那些原始权利获得某种社会稳定性。于是哲学家出面论证,说这些法律已得到人类的公认。”——马克思

阶级社会从来没有普世价值,只有普世规律。一部分人无偿占有其他人的劳动成果,这就是阶级社会的普世规律。

占有的方式主要是两种,一种依靠暴力,一种依靠产权。

看过《投名状》的朋友应该还记得,庞青云的手下高呼:“抢钱!抢粮!抢娘们!”这个是最赤裸裸的口号。刨除最后一项,前两项直接抢夺剩余产品。有的朋友说,他看到的版本的口号是“抢钱!抢粮!抢地盘!”这个是和谐版。不过这个口号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看,抢劫的范围更广,后面分析。

抢只能是针对敌占区的行为。小规模的是黑社会,骚扰周围地区,收保护费。大规模的是少数民族骑兵,骚扰中原。所到之处,钱、粮、娘们一扫光。中原地区,最后一次这样大规模的劫掠行为,是日本鬼子的“杀光、烧光、抢光”。

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坐天下。否则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没完没了的起义,镇压成本太高。连日本鬼子也感叹,华北的治安问题从来没有解决。所谓治安稳定地区,不过是交通线沿线几里以内。日本鬼子搞宣抚,宣抚也没用,只要不能改变这样赤裸裸的暴力,中国人的反抗必然此起彼伏。

于是就要把依靠暴力无偿占有剩余价值的行为规范化,不那么暴力。这就是阶级社会税收的来历。

尽管暴力退出前台,隐藏起来,但是阶级社会的税收,仍然具有暴力的属性。比如中世纪欧洲征收的十一税,名义上是教徒自愿的,用于供养僧侣,完成各种宗教活动。既然信教,就应该尽教徒的义务,天经地义。不过,当时在欧洲,异教徒虽然不会被要求征税,却要被送到宗教裁判所。所以,是缴十一税,还是火刑柱,自己选择。

有暴力作后盾的税收,很容易失去上限,最终失控。所以,现在世界主要国家的税收都经过议会的终审,而不能行政部门自行决定。林肯当年为了支持南北战争,开征直接税,美国有人提出来这样做违宪,就是这个道理。

依靠暴力获得剩余价值属于政治研究的范畴,不是本文的重点。本文提及这部分内容,主要是与靠产获得剩余价值做对比。如果说依靠暴力获得剩余价值是抢劫,那么依靠财产获得就是盗窃。

这里的产,与财产属于两个范畴。这里提到的产,不是个人家庭的电视、电脑、汽车、住房,而是用于获得剩余价值依据的物化的媒介。怎么理解这个概念呢?产品属于个人无非两个用途,消费或再生产。属于个人的产品,都是个人的私有财产,但是这些产品中,用于消费的部分,不能作为分配依据的财产,不算产。比如个人家庭的电视、电脑、住房以及部分存款。通俗而不太严格地讲,产是可以不断越来越多,可以“用钱生钱”的财产。绝大多数人的财产只能贬值,没有这样的功能。包括各种投资者,他们手中拥有的各种证券也未必能成为产。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中小投资者都是给庄家送钱的人。

在奴隶社会,主要的产,就是奴隶个人。到封建社会,主要的产,是土地。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一切生产资料,可以在市场购买,都可能成为产。金钱可以买到一切,金钱就是最主要的产,可以化身为不同的具体形态,比如设备、土地、证券等等。

责任编辑:魅影
来源: 四月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