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杂志 / 卢瑟经济学 / 正文

安生:卢瑟经济学——资本的危机(小结)

2013-05-02 09:25:57 作者: 安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对经济危机的解释,如同一面棱镜,折射出各个阶级的不同利益。市场的行为,显然不是看不见的手自动调节平衡那么简单,要分析资本主义的危机,必须从分析资本和市场开始。

卢瑟经济学(2.8)——资本的危机(小结):(本章概括总结)

“在各种阶级的社会中,各阶级的社会成员,则又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结成一定的生产关系,从事生产活动,以解决人类物质生活问题。这是人的认识发展的基本来源。人的社会实践,不限于生产活动一种形式,还有多种其他的形式,阶级斗争,政治生活,科学和艺术的活动,总之社会实际生活的一切领域都是社会的人所参加的。因此,人的认识,在物质生活以外,还从政治生活文化生活中(与物质生活密切联系),在各种不同程度上,知道人和人的各种关系。其中,尤以各种形式的阶级斗争,给予人的认识发展以深刻的影响。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实践论》

对经济危机的解释,如同一面棱镜,折射出各个阶级的不同利益。

第一派是神父、官僚和封建地主的解释。这一派的收入依据主要是土地所有权及其衍生出来的种种权力,他们的收入除了兼并土地就是挥霍掉。我们在后面会看到这一派的主要土地来源是战争,几千年来一直如此。所以,这一派最大的本领其实还是挥霍,挥霍是这一派的老本行。他们在资产阶级革命之后,逐渐丧失了经济主导权。他们一方面把劳动者当简单的提供电力的电池看待,一方面看不起资产阶级暴发户。他们的解释简单直接:工人失业是他们生孩子太多,就应该受穷;产品卖不出去需要有人来帮助资本家消费。解决方案同样简单直接:扔掉多余的电池,把失业的工人关进集中营饿死,实行强制绝育;神父、官僚和地主承担饭桶的角色,把多余资本家的产品拿过来,吃掉资本家多余的利润。——我们消费掉这些产品是为你们(资本家)好,你们应该眼含热泪,心存感激。

第二派是大资本家的解释。经过资产阶级革命的国家,表面上是民主的,实际权力掌握在他们手里。他们怎么可能承认自己管理社会的能力和被他们领导的社会有问题呢?稳拿豢养的经济学家,推崇萨伊定律。只要生产的出来,就能卖得出去。所以,没有经济危机,没有工人找不到工作的问题。按照他们的理论,资本主义经济根本没有危机,资本主义社会没有任何问题。产品卖不出去是个别资本家经营有问题,工人失业是他们要求的工资太高。专家的作用就是维稳、辟谣,或者说是澄清事实,教育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稳拿经济学家也不例外。虽然火车已经停了,但是不妨把窗帘拉上,继续装作火车还在走。这么明目张胆、厚颜无耻地否认危机的也只有这一派。不过,不论他们是否承认,事情摆在那里,周期性的商品滞销,小企业倒闭,工人失业。不承认不过是掩耳盗铃。

其实,对大资本家来讲,周期性的经济危未必是坏事。经济危机可以促进资本的汇聚,这些资本会自动汇聚到强者,也就是大资本家手中。保持一定数量的工人失业也是好事。“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滚。你不愿意干,有的是人愿意干。”这是老板常说的话。只要保持一部份人始终找不到工作,饱受贫困的煎熬,职员就会任劳任怨,不敢多说少道。

这一派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凯恩斯,提出贫富差距导致消费不足,经济危机由此产生。凯恩斯的出现是因为有革命的压力。

资本的属性就是牟利。不论是谁的资本,只要是资本,就要挣钱。挣钱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创造围城中的面包。别人饿死活该,我发财就行。不把你逼到饿死,你怎么能倾家荡产买面包?不让工人找不到工作,饿得半死,他们怎么能自愿去血汗工厂?所以,如果一切都交给资本,按照资本的意志行事,非弄出个对大资本有利的帕累托最优,然后社会底层不触动顶层大资本的利益就活不下去。这时,如果没有人主动约束,非天下大乱不可。

资本家不必考虑社会矛盾,政治家不能不考虑社会矛盾。资本家往往忘记了暴力是元要素,财产必须在暴力的支持下发挥作用这个原则。资本家可以不考经济危机带来的失业等社会不稳定因素:这个社会没有找不到工作的人,你找不到工作是因为你是卢瑟,饿死活该。你敢造反,小心资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但是,资产阶级专政对少量、零星的无产阶级反抗是有效的,对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的全面抗争是否有效则值得怀疑。毕竟历史上所有的统治阶级都是武装到牙齿的,但是被卢瑟推翻的数不胜数的。沙俄的例子证明“后膛枪时代无革命”只是一句空话,既鼓舞了卢瑟,也让政治家戒惧。政治家必须考虑,在大量劳动力失业的情况下,有可能发生什么事情。大批工人失业嗷嗷待哺的时候,给他们讲任何经济学的宏观大论都没有用。经济学家可以愚弄他们的头脑,不能愚弄他们的肚子。他们要吃饭,没有饭吃,就要出乱子。要么是面包,要么是子弹。减少饥饿的本国失业者,面包比子弹好。再说,暴力能否让所有工人听话,政治家没有大资本家那样的信心爆棚。

凯恩斯是这一派的叛乱分子,挽救了资本主义,却给了官僚权力。所以,凯恩斯是这一派的大魔头。虽然资本不喜欢他,但是官僚支持凯恩斯。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人人都为私利运动。官僚也是人,也有自己的私利。在官僚势力强大的西方国家,由于官僚和利益集团公器私用,凯恩斯主义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加剧了贫富分化,把问题复杂化。与之相应的经济政策,往往成为这些国家的经济毒药。这又给反对凯恩斯的人提供了充足的弹药。

责任编辑:魅影
来源: 四月网
1 2 3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