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杂志 / 环球财经 / 正文

孙力舟:埃及“脸谱革命”

2013-05-20 10:27:52 作者: 孙力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2011年1月,当突尼斯的本·阿里摇摇欲坠之时,统治人口最多的阿拉伯国家近30年的埃及领导人穆巴拉克,也已坐在火山口上。在阿拉伯之春的网络战中,埃及与突尼斯不同,抗议运动发生之前并未采取严厉的网络管控措施,在抗议开始后,穆巴拉克试图全面中断网络,但他没有达到完全阻断网络信息的目的,最终因为经济难以承受损失而恢复了网络连接。在断网与开网左右为难的选择中,埃及的民族民主党丢掉了政权。

失业青年通过社交网站串联

多年来,埃及的政治基本稳定,但经济发展创造的教育机会和工作岗位赶不上人口增长的速度。造成大量受过相当程度教育的年轻人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笔者在北大阿拉伯语专业的师妹,曾于2010年秋季学期在埃及交流,她说,开罗的大街小巷经常可见到处游荡无所事事的年轻人。这些人往往通过网络交朋结友,抒发不满。提到网络对中东青年的影响,新加坡《联合早报》也认为很多“能打、能说、能想、能上网,而不能喂饱自己的埃及失业青年”在无所事事之余,混迹网络,而当网络上出现一些鼓动时,就会形成社会的动荡。

与其他一些阿拉伯国家不同,埃及对于网站和博客的政策比较自由。在抗议运动开始之前,埃及政府对网站内容并无正式的过滤,但安全部队成员经常骚扰网络活跃分子,甚至将其送进监狱。埃及很多年轻人把社交网站看作惟一能够自由表达政治观点的地方。由于埃及政府对传统媒体管束很严,而对因特网又持自由态度,两相对比,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在网上谈论政治,话语也越来越激进了。早在2008~2010年,埃及政治活跃分子、持不同政见者和一般青年就在社交网站上谈论政治话题。

“脸谱革命”推动青年上街

埃及的活跃分子早已策划在2011年1月25日(埃及的军队日)起事,突尼斯造反成功又大大鼓舞了埃及的抗议者。2011年1月18日,开罗大学商科的女毕业生阿萨马·马赫侯兹(Asmaa Mahfouz)在自己的脸谱页面上发布了时长4分36秒的视频,该视频很快被转到You Tube,她在视频中号召青年们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并且在网上发帖告知更多的人。Mahfouz的视频很快在埃及青年中广泛传播。2011年1月25日,大规模的群众抗议运动拉开序幕。

在埃及抗议运动的过程中,西方媒体和中东最著名的半岛电视台,逐渐越来越多地使用社交网站上的消息。谷歌中东和北非市场部的主任Wael Ghonim 在接受CNN采访时,强调社交网络技术在推翻穆巴拉克政权中的作用:“革命早在2010年6月既已开始,那时数以十万计的埃及人在社交网站上开始合作。我们在脸谱网上贴一个视频,在几个小时内就会有6万人分享。我经常说,如果你想解放一个社会,给他们因特网就可以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埃及政府都可以赢得舆论战争,现在有了因特网,他们赢不了了”。谷歌公司经理Wale Ghonim在2011年2月11日说,“如果你想解放一个社会,只需要给他们因特网。如果你想知道突尼斯和埃及革命之后要发生什么,去问脸谱吧”。确实,让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入狱的运动就被叫做“脸谱革命”。位于法国巴黎的一个市民运动组织的负责人本·哈桑也认为脸谱网对于传递民众的不满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让原本胆小怕事的普通民众开始打破沉默。

穆巴拉克断网失败

或许穆巴拉克吸取了本·阿里的教训,采取了全面中断网络、釜底抽薪的做法,力图切断抗议者之间的相互联系,也防止抗议者将埃及军警镇压的画面外传,给自己造成外交被动。2011年1月26日,在大规模抗议示威发生的第二天,埃及政府切断了埃及全境的互联网和移动通讯,但移动通讯于第二天恢复。表面上看,断网确实做到了。仅仅在8天以后的2月2日中午,埃及的互联网系统又恢复了,此时抗议并未平息,穆巴拉克切断网络的措施显然失败了。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当埃及政府切断了本国的互联网时,埃及示威者得到了外国势力的援助,方便他们用手机上网。来自世界各地的黑客一起工作,帮助埃及人恢复数字网络。在埃及断网后的几小时之内,志愿者组成的OpenMesh Project,就为埃及建立了辅助的无线网络连接,这个组织使埃及人能够把手机与私人电脑相连。一些网络技术公司提供了低价的迷你路由器,发明家们捐出了专利。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与推特对话”(speak2tweet),是谷歌、Saynow和推特三家公司合作的产物。这一技术使得没有接入互联网的用户也能借助电话线,在推特上发文。由“小世界新闻”(Small world News)组织的志愿者,启用一个谷歌文件账户,并开始集体翻译推特上的发言。这些人使用Skype网络电话举行会议,并把翻译的推特发言和原始的视频资料一起,贴在被称为“直播埃及”(Alive in Egypt)的新闻网站上。需要指出的是,作为穆巴拉克的老朋友,美国领导层此时还没有对是否继续支持穆巴拉克做出决定,因此没有证据表明美国政府直接参与了国外志愿者对埃及抗议者的网络技术援助。

其次,断网造成的经济损失巨大,埃及政府难以承受。埃及很多珠宝店、奢侈品商店的警报系统依靠互联网发挥作用,断网以后这些系统完全失效,导致多家商店被抢劫。经合组织(OECD)估计,埃及政府切断互联网8天,致使经济损失9000万美元。

第三,互联网作为交流平台,在抗议示威运动开始前的酝酿和串联阶段发挥的作用最大,在大规模示威开始后互联网的策动作用就较小了,抗议者们完全能够在街头相互熟悉,培养感情,并约定下次游行的示威地点。穆巴拉克看到局面难以收拾,就在2月1日晚发表电视讲话,表示自己无意竞选下届总统,将在本届剩余任期里努力保证政权平稳过渡。他还敦促议会修改宪法中有关总统竞选人条件和任期的条款。这样,重新开放网络表示善意,也就顺理成章了。

和本·阿里一样,穆巴拉克解除对网络的限制之后几天,于2011年2月11日被迫下台,权力移交军方,埃及军方为了表示对民众的亲近,也开始用脸谱发布信息。但是,埃及的网络战并未终结,而是变成了军方、自由派与穆斯林兄弟会等政治力量之间对新兴媒体的争夺战,并一直持续到今天。

责任编辑:魅影
来源: 环球财经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