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杂志 / 环球财经 / 正文

黄涛:周小川的货币艺术

2013-05-20 10:26:35 作者: 黄涛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格林斯潘不是标杆,周小川的货币艺术。在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金融体系改革以及如何更好地发挥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等一系列问题上,周小川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任重而道远。

周小川连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消息一出,笔者首先联想到的是,61岁出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就曾在这一职位上连任5届,直至79岁高龄才退休。同样是全球举足轻重的中央银行掌舵人,同样是多次连任,将周小川与格林斯潘相提并论,并非完全无端。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中央银行掌门人,人们有理由期待周小川像格林斯潘一样,掌舵好经济航船的方向。

格林斯潘值得学习

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的18年时间里,美国经济多次经历风浪,最终却总能化险为夷。1987年格林斯潘任职美联储主席刚刚5周时,就经历了美国证券史上单日最大跌幅。随后的几年,房地产市场大起大落、储贷危机接踵而至,紧接着是亚洲金融危机、互联网泡沫破灭和9·11事件。也同样是这段时期,美国经济表现卓越,高增长、高就业和低通胀目标同时实现,屏蔽掉美国经济的风风雨雨,格林斯潘功不可没。

在多数时候,人们对于政策所要达成的目标存在高度一致的看法,但是对于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政策工具以及如何操作则往往分歧极大,有时甚至是针锋相对。有关中央银行的地位、功能以及如何发挥其作用的理论,早在19世纪初即由亨利·桑顿较为完整地阐述,并在日后经由沃尔特·白芝浩等人进一步发展。但直到20世纪中叶,中央银行理论才被中央银行家们所充分理解和广泛接受。即便如此,在有关货币政策操作和实践问题上,至今仍存在着巨大的分歧。

因此,在熟练操作货币政策,对经济实施逆周期调节并成功维持经济平稳增长方面,格林斯潘值得当代绝大多数中央银行家学习。周小川当然也不例外。特别是,相比有着300多年历史的英格兰银行和100年历史的美联储,中国现代意义上的中央银行历史要短得多,既对源于西方的中央银行理论缺乏充分了解,也在货币政策操作与实践上欠缺经验。

卓有成效的十年

熟悉和接近周小川的人士,一致认为其“儒雅、谦恭、执着和开放”。作为一个历史不太长、然而又在世界上具有相当重要地位中央银行的领导者,“开放”很可能是周小川最为宝贵的品质。毕竟,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学习和借鉴西方市场经济国家中央银行理论以及货币政策操作与实践的成功经验,对于领导中国人民银行不可或缺。而要具备国际化的视野,也非具备开放的心态不可。

在过去的10年中,周小川领导中国人民银行在制定和执行货币政策、推动金融业改革和发展,以及维护金融稳定和提供金融服务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绩。上任伊始,周小川即面临着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重任。在此之前,尽管国有商业银行已初步处置了不良资产,剥离了政策性业务,但财务状况仍然较差。截至2003年6月底,工、农、中、建4家银行五级分类不良贷款余额20070亿元,不良贷款率高达22.2%。通过创造性地利用外汇储备注资大型商业银行充实资本金,引进战略投资者,建立和完善现代银行治理制度,推动股份制改革和股票公开发行上市,周小川同其他人一起开启了中国银行业发展的春天。

从2003年下半年起,国际上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高涨。与此同时,中国的外汇储备迅速积累,外汇占款大规模增加,并成为我国基础货币发行的主要方式,国内流动性过剩的压力开始显现。面对国内外的双重压力,周小川领导的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05年7月21日起,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这一措施在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的同时,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既维护了广大出口企业的利益,亦有效减轻了国际政治压力。金融危机期间,根据国内经济发展需要,人民币再次钩住美元。随着国内经济逐渐走出金融危机阴霾,2010年6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重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

与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等相对具体的目标相比,健全金融调控机制无疑更加系统和宏大。在过去的10年中,为进一步健全金融调控机制,周小川领导中国人民银行主要做了3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建立健全金融市场体系,进一步发展以同业拆借市场、银行间债券市场和票据市场为主体的货币市场,鼓励金融机构开发新的金融工具,大力发展直接融资,改善社会融资结构等;二是完善货币政策操作,增强货币政策的前瞻性、科学性和灵活性,根据宏观经济运行情况适时预调微调,货币政策从直接控制型逐步转向间接调控型,从数量型逐步转向数量型和价格型并重;三是大力推进利率市场化。当前,我国货币市场利率已基本实现市场化,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尽管仍存在管制,但浮动幅度均有扩大。

最后,金融危机以来,周小川领导中国人民银行大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取得了积极进展,在防范系统性风险,维护金融市场平稳运行和金融体系稳定上也做了大量工作。很大程度上,过去10年卓有成效的工作,正是周小川再次连任央行行长一职的基础。考虑到在过去10年中国改革总体进展缓慢,金融体系改革发展堪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格氏亦非标杆

不可否认,过去10年周小川在央行行长一职上,取得了一系列突出的成绩,然而,在这些成绩背后,也存在着缺憾和问题。总体上看,过去10年金融改革仍停留在“浅水区”,而并没有触及深层次的体制机制性问题。考虑到改革的顺序通常都是先易后难,这一点不难理解。无论如何,过去的缺憾和遗留下来的问题,正是周小川在接下来的5年任期中需要尝试解决的。比起过去10年更多地专注于具体改革任务的完成和具体目标的实现,在未来5年,周小川需要领导中国人民银行更多地专注于金融改革发展的顶层设计。为此,周小川首先需要处理好两个基本问题:

第一,提高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中央银行独立性是确保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前提条件,而独立的货币政策有利于经济在长期中保持平稳健康增长。大量经验研究表明,中央银行的独立性越强,宏观经济表现往往就越好——更高的经济增长率和更低的通胀。从中国的情况看,尽管央行完全独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提高独立性的空间仍然较大。《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三条规定:“货币政策的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未来,如果央行能够真正地将政策着力点放在维持币值稳定上,那么就不用像过去那样费力不讨好地在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之间艰难寻求平衡,广义货币天量增长、通胀压力挥之不去、资产价格飙涨的情况也难以得到显著改善。

第二,确立新的货币准则。人民币汇率改革的实质是放弃了之前以美元为本位的货币准则。问题在于旧有的货币准则被放弃,并没有确立相应的新准则。没有明确的货币准则,货币政策就缺乏内在一致的逻辑基础,往往会因决策者关注点的变化而变化,政策的随意性极大,不仅增加了央行政策操作的难度,也不利于货币政策效果的发挥。从维持币值稳定的角度出发,货币准则主要包括通货膨胀目标制、货币供应量规则和外汇本位制等三类。其中,货币供应量规则效果最差,已被采用过这一准则的国家先后抛弃,而以单一外币为本位的准则自人民币汇改以来也被放弃。余下的选项中,只有通货膨胀目标制或以一篮子外币为本位的准则可供采用。或者,也可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在已有准则的基础上创造出更加适用和高效的货币准则。

处理好上述两个问题,中国金融体系改革发展才能够趟过深水区,过去频繁发生和遗留下来的问题才能真正得到解决,中国经济也才有望克服中等收入陷阱,成功迈入发达经济体的行列。

然而,处理好上述两个问题,绝非易事,更不等于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所有问题。在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金融体系改革以及如何更好地发挥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等一系列问题上,周小川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任重而道远。

对周小川而言,新的任期既是巨大的挑战,更是难逢的机遇。一方面,所处的发展阶段特殊,面临的任务艰巨,压在周小川肩上的担子,岂不更甚于当年的格林斯潘?另一方面,如果能抓住机遇,在中国实现伟大转型的关键时期,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在中央银行历史的长河中周小川会比格林斯潘站得更高。是的,格林斯潘固然值得周小川学习,却绝非周小川的标杆。

责任编辑:魅影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