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杂志 / 环球财经 / 正文

唐律疏议:谈“死磕律师”现象

2013-05-20 10:19:00 作者: 唐律疏议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当下的“死磕律师”现象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如果不加注意,这些问题会使死磕活动与法治建设的方向背道而驰,客观上延缓甚至阻碍建设法治社会的进程。

死磕律师是近年出现的一个法律现象。死磕派律师,即指那些在某些案件上(多为刑事案件)与检察院、法院“死磕到底”,为平反冤案或维护当事人合法权利的律师。笔者认为这种死磕律师现象不是坏事。一方面说明国家机器还是讲法治、讲道理的,正因为如此律师才愿意死磕,而非直接斩木揭竿。另一方面,那些较真的死磕律师的死磕行为,也确实能推动国家法治建设,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促使国家机关依法办事。如果我发现自己被政府冤枉了,肯定会希望自己的律师多少有点死磕精神,而不要轻易屈从或轻言放弃。

但是现在,死磕律师却在某种程度上被人们所讨厌。有人认为死磕律师只不过是千方百计给罪犯开脱,让坏人逃脱法律的惩罚;或是为了博人眼球而装疯卖傻哗众取宠。死磕律师对这些意见是不宜完全无视的。因为在进行死磕活动时,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如果不加注意,这些问题会使死磕活动与法治建设的方向背道而驰,客观上延缓甚至阻碍建设法治社会的进程。

死磕律师本身应该诚实

有时候,刑辩律师明知嫌犯或被告人确实犯罪,但却帮嫌犯或被告人隐瞒,然后仗着公检法缺乏相关证据,就替当事人做无罪辩护。这种现象在中国的律师界似乎还是被广泛接受的。因为大家普遍认为律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收了钱当然要办事。而且程序正义也确实有些与实体正义不大一致的特定要求。总之,律师自身只要不犯法(或者更极端一点,只要犯了法不被抓到)怎么着都行,只求为当事人打赢官司。

但是,首先须知法律是社会道德的最低限度。若达到最底线的道德要求,就觉得足够了,那未免太没追求。其次,如果律师自身在这方面不诚实,最终受害的是该律师自身、整个律师行业乃至你将来的当事人客户。一旦你丧失信誉,等你将来为一个真的被冤枉的当事人死磕之时,还有多少人相信你?还有多少人相信你的当事人是真的无辜?那这本来真无辜的当事人,在众人眼里反而真的被当成罪犯看待了,岂不是害了当事人吗?一旦整个律师行业都丧失信誉,岂非所有真正被冤枉的当事人,没被法院判刑,但最终却落得一个众人眼里过街老鼠的下场。又是谁的过错呢?

有人可能会说:律师为当事人说话,即使有所隐瞒,甚至开口说谎,不也正是现代司法程序正义的普世价值所在吗?

事实恐怕并非如此。事实上或许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被众人视为律师作用地位榜样的美国,这方面对律师的限制反而很严格。全美律师协会(ABA,American Bar Association)制定的《全美律协标准从业规范》(ABAModel Rules)3.3条规定:律师不得故意进行虚假陈述;若律师知道自己客户或证人提供假证据,当采取合理补救措施,包括必要时向法院坦白;若律师在从业中得知某人即将、正在或曾经进行与本案有关的犯罪或欺诈活动,当采取合理措施进行补救,包括必要时向法院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