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杂志 / 环球财经 / 正文

向松祚:理性审视全球资本主义

2013-04-08 13:26:00 作者: 向松祚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金融危机之后,全球中央银行一致行动,全力释放流动性,货币洪水就是流不到第四个池子里去,却主要流向另外三个池子,尤其是全球银行体系的超额储备急剧增加。各国银行累计了庞大的非信贷或非生产性资产,实体经济却增长乏力。

2008年的金融海啸和金融危机,是全球资本主义时代第一次系统性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对于危机产生的根源和扩散的机制,人们依然争论不休。许多具有根本重要性的问题,我们至今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以封闭经济体系为研究对象的主流经济学,难以揭示全球资本主义的运行规律和内在矛盾。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都是开放经济体系,是全球资本主义的一个组成部分。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宏观经济政策效果,皆不可避免地受制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宏观经济政策,皆不可避免地影响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政策。

封闭经济模型下能够成立的许多理论和政策建议,在全球开放经济条件下就会部分或全部失效。譬如,封闭经济模型下的汇率政策(以邻为壑式的竞争性贬值)、独立货币政策(利率调节)、扩张性财政政策(增加赤字和债券发行)等等,在全球资本主义的开放经济条件下,其效果将非常不同,部分失效甚至完全相反。

为什么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没能达到预期效果?我们确实需要新的经济思维。只有站到全球资本主义视角,我们才有可能回答上述问题。

以各国普遍采取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为例。在一个货币金融市场完全全球化的时代,某个国家中央银行所创造的货币洪水,并不能直接流入到实体经济里面去。他需要经过一个漫长和复杂的传导机制。

中央银行创造的货币流动性,至少可以流到四个池子里面去。第一个池子是债券市场和货币市场,第二个池子是股票房地产等资产市场,第三个池子则是银行体系(由此形成银行体系的超额储备和过剩流动性),第四个池子才是实体经济。

最麻烦也是最关键的问题是,货币信贷可能流入的四个池子都是全球性的池子。资金和信贷随时随地以光速在全球市场流转,任何市场的价格和利率变化,都可以产生巨大的“蝴蝶效应”,迅速波及其他市场,让单个国家的财政货币政策安全失效。

产业分工的全球化深刻改变了传统的投资和消费模式。凯恩斯-希克斯封闭经济的投资--储蓄模型,根本就无法帮助我们理解全球资本主义时代的投资和消费结构。消费和投资早已是全球性活动,各国紧密相互依赖。一国消费之疲弱,立刻转化为其他国家生产出口之萎靡。某个经济体系跌入流动性陷阱,立刻会改变全球债券价格和利率水平,从而遏制全球信贷供给和需求。“蝴蝶效应”式的传染机制,让货币政策威力尽失。

金融危机之后,全球中央银行一致行动,全力释放流动性,货币洪水就是流不到第四个池子里去,却主要流向另外三个池子,尤其是全球银行体系的超额储备急剧增加。各国银行累计了庞大的非信贷或非生产性资产,实体经济却增长乏力。

责任编辑:魅影
来源: 环球财经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